為什麼美國福音派人士會不惜一切去維䕶某類性道德?

-100%+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不久之前,筆者寫了幾篇關於美國大選的文章,之後我收到了幾位讀者的回應,很抱歉,那些文章有些不清楚的地方,在此我想澄清一些誤解。首先,我批評特朗普,但這並不意味著我認為希拉里‧克林頓是最理想和無可指摘的候選人;第二,我只是討論美國福音派,我絕對無意將自己對美國福音派的分析延伸到香港福音派。

正如我在前幾篇文章中提到,美國福音派將考慮總統候選人的準則簡化到與生育、性行為、性別有關的幾個議題上,例如墮胎、同性戀、跨性別者使用廁所,但他們淡化,甚至完全忽視所有其他議題。其實,這種狹隘的取向已有十分攸久的歷史。

例如,在二零零一年「九一一」襲擊之後,電視傳道人科威爾 (Jerry Falwell)公開宣布:「異教徒、墮胎人士、女權主義者,以及積極地試圖推動另類生活方式的同性戀者、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美國人民之路(People for the American Way)、所有試圖使美國世俗化的人,我指著他們的臉說:你令到這件事發生。」

二零零三年布殊總統發動伊拉克戰爭,之後,威斯特伯治浸信會(Westboro Baptist Church)的成員不時在陣亡美軍的葬禮上示威,說這是上帝正在懲罰美國容忍同性戀。他們的口號是:「為死去的士兵而感謝上帝」、 「上帝憎恨美國」。

另一個電視傳道人帕特‧羅伯遜(Pat Robertson)也認為九一一襲擊和二零零五年的卡特里娜颶風是天譴,其根本原因是墮胎合法化。德州超級大教會牧師約翰‧哈茲(John Hagee)、「晨星牧養中心」的領袖里克‧祖拿(Rick Joyner)、「美國異像」(Vision America)的領袖里克‧斯卡伯勒(Rick Scarborough)也異口同聲地說,卡特里娜颶風吹襲新奧爾良,是因為在新奧爾良有一場同性戀大遊行。

今年初,葛培里牧師的女兒,安妮‧洛茨(Anne Graham Lotz)聲言:「上帝已經離棄了美國,因為美國有變性人、教進化論、同性戀等。上帝允許如九一一和聖貝納迪諾攻擊案等悲劇發生,祂告訴人:『我們需要他。』如果美國不回歸上帝,我們將在社會的每個層面看到混亂,例如司法部針對北卡羅來納州的反LGBT法律訴訟。」

我們可以從上述言論中看到一個一致的口徑:上帝使用人為和自然災害懲罰美國,其罪行是源自墮胎、同性戀、變性……等。

首先,災難一定是神的懲罰嗎?這是值得商榷的。第二,若果要將災難與神的懲罰拉上關係,我會說,伊拉克的亂局和美軍陣亡是由於小布殊魯莽的決策;卡特里娜颶風破壞了新奧爾良,部分原因是人們未能有效地保護環境。環顧美國社會,我們可以看到人們犯了許多不同的罪,但是,那些福音派領袖從來沒有說過:「上帝懲罰美國,是因為種族歧視、經濟不平等、貪婪和消費主義;上帝懲罰美國,是因為白人仍然歧視其他少數民族;華爾街的肥貓利用投機和騙局而呑下百、千萬元,但同時無數美國人失去房子、養老金、畢生積蓄;大企業高層盤滿砵滿,但海外工廠的廉價勞工只有杯水車薪,不少人忍受不了工作壓力而自殺…… 。」但這一切鮮會在美國福音派的良心羅盤上出現。

不同的人對這種偏執有不同的理論。社會學家菲爾‧朱克曼(Phil Zuckerman)指出:「根據社會學開山鼻祖馬克‧韋伯(Max Weber)所說,大多數宗教都有一個根本特徵,就是對性懷有深刻敵意……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成為無神論者或不可知者的機會是異性戀者的三倍。」朱克曼又說,性是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共同主題。「簡單地說:異性夫妻之間的性經驗是美好的,而所有其他形式的性經驗都是壞的。」他引用電視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勞拉‧施萊辛格(Laura Schlessinger)所說:「聖潔的性行為是丈夫和妻子之間的關係……其他一切的性行為都是邪惡的。」然而,朱克曼的理論只是描述性質,而不是解釋性質。這理念的大前提是:聖潔的性行為對所有宗教都是極為重要的,宗教人士會反對任何超出這個規範的東西。根據這種推理,同性戀和跨性别人士當然是不聖潔的,而部分墮胎是由婚前性行為造成的,這亦是彌天大罪。因此,美國福音派會不惜一切代價去譴責這些罪惡。然而,朱克曼仍然沒有解釋首先為什麼福音派這麼強調性的聖潔。

亞蘇撤太平洋大學(Azusa Pacific University)神學教授當勞‧科臣 (Don Thorsen)有另一個理論,他直言不諱地批評那些福音派領袖是偽君子。在他看來,處理種族關係比反對同性婚姻更重要,然而,大多數美國福音派基督徒都是中產階級的白人,如果他們談論經濟不平等和種族歧視,這便會引火自焚。但在教會中很少人是同性戀者,於是他們選擇一個少數族群作為攻擊對像,使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

不過,我有另一個理論,也許,譴責性罪行的現象可以通過一個名為「投射」(projection)的「防禦機制」(defense mechanism)來解釋。投射是一個人把自己的思想掙扎當為別人的問題,投射通常是對自己的動機和感覺缺乏洞察與反省的結果。有點抽像嗎?我故意說得莫測高深,從而標榜自己是學者,不過,以下有一些具體的例子,可以令你很容易明白。

全國福音派協會的前領導人哈格德 (Ted Haggard)曾經宣稱,由於基督徒有更好的性倫理,故此基督徒可以享受更好的性生活。他公開譴責同性戀,並在華盛頓首府宣揚傳統的家庭價值觀。然而,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名男妓指控哈格德曾經跟他性交,他並且說哈格德服用毒品;後來一個教會的前會友又指控哈格德曾經在他面前手淫,並向他發送色情短信。起初哈格德否認這些指控,但最後他承認這些控告是真實的。

一九八七年,電視傳道人吉姆‧巴克爾(Jim Bakker)的性醜聞曝光而震驚美國,他的前教會秘書宣稱她與巴克爾在公幹外遊時發生了性關係,另一個電視傳道人史威格 (Jimmy Swaggart)大義澟然地譴責巴克爾為「基督身體的癌細胞」,他說除了妻子之外,自己從未吻過另一個女人。令人驚訝的是,一年之後史威格自己卻捲入了一場性醜聞中,他被人發現在新奧爾良的一間旅館中召妓。三年後,史威格又發生了另一起涉及妓女的醜聞。

你可能感到奇怪,當這些牧師正在犯下同樣的罪惡時,他們又怎好意思去指責別人呢?一個可能的解釋是:他們將自己的掙扎投射到其他人身上。當有些人面對某些心理困擾時,他會對其他人的類似錯誤非常敏感,其中一種舒緩困惑的方法就是自以為義。二零零九年,史威格在美國廣播公司的一次採訪中公開承認,他從前對同性戀的批評,其實反映了他自己的內心鬥爭。

請讀者不要誤會,我不是說所有反同性戀的美國福音派領袖本身都是同性戀者,但無可置疑,他們特別關注某幾個類別的性道德議題。我的猜測是:許多基督徒,包括那些教會領袖,都受過與性和婚姻有關的問題困擾。總體來說,美國離婚率為43%。而福音派基督徒的離婚率則約為34%;到二十歲時,75%的美國人已經有婚前性行為,根據「基督徒約會」(Christian Mingle)在二零一四年發表的報告,61%的基督徒說他們會在婚前性交。「巴納集團」(Barna Group)在二零一六年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57%的牧師和64%的青年牧師承認自己有看色情媒體的問題;「巴納集團」在二零一四年進行的另一項調查顯示:77%的18至30歲男性基督徒至少每月看一次色情媒體,36%每天至少觀看一次,而35%承認有婚外情。有趣的是,很少有美國福音派領導人會這樣說:「九一一恐襲、美國士兵在伊拉克陣亡、卡特里娜颶風、聖伯納多槍擊案之所以發生,是因為美國的離婚率偏高,是因為太多人有婚前性行為和婚外情。」事實上,在這幾方面,基督徒並不比非基督徒好多少,而緩解這種壓力的簡單方法,就是將我們的性問題投射到似乎比我們更糟糕的人。如果美國福音派領導人將矛頭由同性戀轉向異性戀時,那就會引火自焚。特朗普先後有幾段婚姻,又曾在電台節目中吹噓自己的婚外情,但這不打緊,特朗普反對同性婚姻。

現在應該是夢醒的時候了!現在是面對我們自己心魔的時候了!我必須承認自己在道德上並不比同性戀者和跨性別人士優越。在文章開首我提及天譴論,上帝會否因為墮胎和同性戀而懲罰美國呢?或者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三章一至五節的說話,能夠帶給我們一點啟廸:「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摻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耶穌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嗎?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G6ooh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