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基督徒和共和黨不大重視環保?特朗普是世俗版的羅文彪和蕭律栢

-100%+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最近中國大陸再度受到霧霾困擾,受影響地區廣達一百萬平方公里,佔全國土地面積九分之一。雖然當局先後發出兩次紅色預警,並且要求工廠暫停生產,從而減少空氣汚染,但是在12月25日,亦即是第二次紅色預警結束三天之後,北京空氣質素仍未好轉,無奈地,中國人民渡過了一個灰色的聖誕節。

這情況令我聯想起1952年的倫敦霧霾,當時倫敦的空氣質素受到燃煤影響,四天內超過四千人直接死於空氣污染,隨後八千多人死於其他並併發症。但中國大陸並沒有汲取歷史教訓,在超英趕美之雄心驅使下,中國正在重蹈英國的覆轍。

百分之九十造成霧霾的汚染物是源自人類的經濟活動,發展潔淨能源已經是刻不容緩。然而,特朗普將會入主白宮,美國在開發環保能源上可能會放慢步伐,甚至會開倒車,今天的北京會否是明天的洛杉磯呢?2015年12月,一百九十五個國家代表簽署了「巴黎協定」,包括了奧巴馬政府,「巴黎協定」的共識是要竭力保持全球平均溫度的增長低於工業化前的水平。但特朗普卻考慮退出該協議,墨西哥環境政策規劃部副部長說:如果特朗普放棄「巴黎協定」,墨西哥可能對美國抽取碳排放關稅。

還有,特朗普的過渡團隊宣布選擇奧克拉何馬州司法部長史葛‧佩脫(Scott Pruitt)領導環境保護局(EPA),為了還擊EPA針對奧州石油和天然氣工業的法規,佩脫向EPA提出了無數次訴訟;此外,特朗普宣布提名石油業巨擘艾克森美孚執行長提勒森(Rex Tillerson)出任國務卿;他又選定前德州州長培瑞(Rick Perry)出掌能源部,2012年培瑞競逐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時,曾力主廢除能源部。這些人事安排顯示出特朗向傳統能源傾斜。

特朗普對環保的態度是不足為奇的,他的想法和共和黨的能源政策可謂一脈相傳。美國使用全球石油產量的25%,但本身只有世界已知石油儲量的3%,在面對大量能源需求時,共和黨傾向於開發傳統能源,而不願節流。例如小布殊總統上任之初,石油價格因供求失衡而開始上漲,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中,一位記者問白宮發言人政府會否鼓勵人民節約, 發言人說:「總統認為我們是一個受到祝福的國家。」言下之意是,既然美國得天獨厚,那又何必節約呢?2001年3月,布殊宣布美國不會執行關於減緩全球變暖的「京都議定書」;在九一一恐襲之後,布殊並不是呼籲人民節約和犧牲,從而集中國家資源去反恐,相反,他鼓勵人民繼續購物、繼續消費;布殊的內政部長羅頓(Gale Norton)指出:每天美國從薩達姆‧侯賽因進口數十萬桶石油,這是時候開始在美國生產這種能源了;共和黨參議員弗蘭克‧•穆爾科夫斯基(Frank Murkowski)說:「今年九月,我們被殘酷和惡毒地攻擊,然而,政府數據顯示,在九月我們每天從伊拉克進口一百二十萬桶石油。」九一一恐怖襲擊是本拉登發動的,但共和黨人卻對伊拉克制定了應對政策,不過,這是題外話。九一一事件促使共和黨推行減少倚賴中東石油的開源政策,於是布殊不理環保人士反對,決定開放亞拉斯加州的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予石油鑽探。

不少美國福音派基督徒認為共和黨的理念十分接近基督教信仰,其實,無論是小布殊還是特朗普,我都可以在他們身上看到「成功福音」(Prosperity Gospel)的色彩。特朗普在大選勝出之後發表了以下的演說:「我們有一個偉大的經濟計劃,我們將會加倍增長,擁有世界上最強的經濟……沒有夢想是過大的,沒有挑戰是太難的…… 我們希望未來會怎樣就會怎樣,沒有什麼是無法達到的……美國將不再滿足於次好的,我們必須重掌自己的國家的命運,大膽和勇敢地追求夢想 。我們必須這樣做,我們再次要為自己的國家追求夢想,追求美麗和成功的東西。」

簡言之,特朗普向人民保証,在他領導㡳下你會「心想事成」。這令我聯想起蕭律栢牧師(Rev Robert Schuller)所說的「可能性思維」(Possibility thinking),蕭律栢牧師是加州水晶宮大教堂的創辦人,他鼓吹,只要有神同在,凡事都可能成功,他的著作包括了【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你可以成為你想成為的人】、【艱難的時刻永遠不會是終局】、【 一天一次的積極生活 】……。這些信息十分迎合一般人的希冀,無怪乎蕭律栢走紅了幾十年,但諷刺的是,水晶宮大教堂因過度發展而䧟入財務困難,最後整座教堂賣給了天主教會。蕭牧師說得對,凡事都有可能,你可能會失敗,你可能會破産。

蕭律栢說他的「可能性思維」是脫胎自羅文彪牧師(Norman Vincent Peale)的「積極思考」。 特朗普在年輕時曾參加教會,他的牧師正是羅文彪,如今特朗普說他仍然記得羅文彪牧師的講道, 他說:「你可以聽他講道一整天,當你離開教堂時,你會不願意就此結束,他是最偉大的傢伙。」也許,特朗普就是世俗版的羅文彪和蕭律栢。

由此看來,特朗普和共和黨寧願犧牲環境而發展經濟是不難理解的。特朗普的選口號是「令美國再度偉大」,但這所謂「偉大」是什麼意思呢?是繼續令美國這全球最大經濟體系消耗地球四分之一的資源嗎?良藥苦口,一九七零年代美國面臨第二次石油危機時,卡特總統說,美國最大的敵人就是美國人的消費主義, 他敦促人們改變現有的生活方式, 不用說,他的信息是不受人民歡迎的,後來他無法連任。

2015年政治學家馬太‧亞畢奇(Matthew Arbuckle )和大衞‧康斯基(David Konisky)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認同猶太教和基督教傳統的受訪者比沒有宗教信仰者更不關心環境保護,我對這發現毫不感到意外,許多美國基督徒和共和黨在環保議題上站在同一陣缐,一來,許多基督徒與共和黨人都不相信近幾十年來的氣侯變化是人為的;二來,正如前面提過,不少基督徒與共和黨人都以成功發展為大前提,故此開源比節流更重要。

請讀者不要誤會,我並不贊同矯枉過正的修道主義,但毫無節制的發展卻是另一個極端。在【創世紀】中神將大地托管予人,但這並不表示人類就有權對大自然胡作非為,而不譲她有復原的機會。我同意法國神學家亨利‧布洛切(Henri Blocher)所說:【創世記】的要點是安息,而不是不停地工作。【利未記】 25:1-5說得更清楚:「耶和華在西乃山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到了我所賜你們那地的時候,地就要向耶和華守安息。六年要耕種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園,藏地的出產。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遺落自長的莊稼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 取葡萄。這年,地要守聖安息。」

我不是故意唱衰特朗普,我衷心希望他不會放棄「巴黎協定」,希望他能夠通過硏發再生能源來發展經濟。 我也希望基督徒能夠重新審視共和黨的立場是否真的合乎聖經原則,重新思考我們與自然的關係,重新考慮不同的可能性,你可能會成功,你可能會失敗,洛杉磯可能會變成1952的倫敦或2016年的北京。

大地要安息,經濟要安息,我和你都要安息。

2016.12.30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