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德漢

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傳道人,卻以另類角度分享信仰的體驗。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更好的教會

原刊於德看生活事,2016年6月8日

早前看完了台灣總統蔡英文的就職演說全文,有感而發改寫了其中一段:

「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就是改變教會的處境。教會的年輕人沒有未來,教會也必定沒有未來。幫助年輕人突破困境,實現世代使命,把一個更好的教會交到下一代手上,就是我們這一代的重大責任。」

急於交棒給下一代的危機

隨著香港整體人口老化的影響,如今教會也著意「加強青年信徒領袖的培訓」,逐漸將教會領袖的崗位一代傳一代接續下去。當然在上位的領袖們有此想法並不稀奇,然而問題的關鍵卻是:若是我們只關注教會的事工能否接續下去,大於青年人的信仰成長及需要,恐怕只會帶來欲速則不達的反效果。

二十年前,小弟曾以「事工怪獸基地」形容自己的宗派--「架構多、事工多、會議多」才是宗派真正的「三結合」策略。面對著宗派的事工、會議和架構不斷地增長,今天教會的青年群體已經差不多代替了上帝,成為了推動和承接各堂及總會事工的Magic Word:

  • 「聖誕節報佳音?搵年青人啦!」
  • 「學校福音晚會要幫手?搵年青人啦!」
  • 「教會旅行幫手?搵年青人啦!」
  • 「找堂會領袖?搵年青人啦!」……
  • 「入總會事奉?搵年青人啦!」……
  • 「負責總會各委員會嘅活動?搵年青人啦!」……
  • 「教會領袖老化了。搵年青人啦!」……

「事奉為本」的牧養

多年來在教會感受最深的是一種揮之不去、以「事奉為本」的牧養文化:一味無窮無盡地開展事工、同工固然不斷勞心勞力,核心弟兄姊妹也忙過不停,只為證明教會的存在意義。彷彿我們必然地要在教會的事奉中身兼數職、成為星期六、日的馬大。我們以為這樣才是教會興旺、信徒忠心服侍的常態,但一切否只是對著空氣打拳?

弟兄姊妹為了營運大大小小的事工、聚會而死做爛做,結果教會的事工數目越來越多、行政架構越來越複雜、核心弟兄姊妹背上更多事奉名銜。這種「永不止息、有出無入」的教會生活對基督徒的影響是好還是壤?彷彿已成為弟兄姊妹的不歸之路,直到有一日選擇離開為止。最後教會變成了「事工怪獸基地」,整個宗派也在忙碌的信仰中迷失了。直到今日,我仍然記得李清詞牧師曾經分享過的一段文字引以為鑑:

…教會(宗派或單位堂會)最嚴重的失敗是『不以人為本』的潛意識,往往真正關心的是財政和人數的數字,真正重視的是傳統性,過時過氣,可有可無的例牌活動(何止五十年不變)!更誤把『多』和『大』視作成功準則,浪廢人力物力。由於不以人為本,於是忽略了信徒也是人,漠視信徒要在家、在工作崗位、在社會要負責任、重人情、關心他人的重要性。…

李清詞:<教會須「以人為本」>

接續上一代建立的框架?

今天教會需要更多的青年信徒領袖,但教會的領袖對於今天青年人群體的處境及需要又了解多少?還是只以我們「那些年」的信仰成長經驗來了解他們的狀況,認為不同年代的青年人也走在相同的軌跡中?然而時代的改變、不同年代的香港人背後秉持的信念、核心價值、意識形態和作事模式已經不再一樣。

身處於今天這個過度競爭的社會,我們對青年人的要求卻越來越多,表面上他們有「更多」向上流的機會,實際上卻面對著更殘酷、競爭更劇烈的環境:他們從幼稚園開始已「被安排」接受各樣裝備增強競爭力,一直至完成大學為止。以往「過兩關」的公開考試競爭模式變成一次定生死的文憑試;職場上學位與非學位(副學士)的收入差距不斷拓大;不同行業「資歷專業化」的要求間接地限制了青年人嘗試轉行的機會,同時對低學歷青年人的社會處境也越來越不利……若我們再以幾十年前社會的狀況作解讀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再看近十年香港爆發的社會重大事件,除了政治的因素以外,不同年代價值觀的差異卻是彼此出現矛盾的主因:八、九十後的青年生活在一個由五、六十後操控及主宰的世界。當兩者的社會地位及權力處於不對等的狀態,彼此的差異卻因著政治及社會議題而激發起一連串的矛盾對立,也形成了今天香港主權移交後的主要格局。

以人為本、一切從簡約開始

教會作為現代社會結構的一部份,同樣不能避免社會問題引伸的影響。由五、六十後組成的教會領袖,他們也要面對青年信徒帶來的新衝擊--背後承載著不同的信仰解讀及意識形態。當日他們從二、三十後的長輩手中承傳了教會,恐怕也不能只按著二、三十年代的方式繼續幹下去罷。

今天青年人需要的卻是與他們同行,將生命和生活與基督連結,並且靠著上帝面對生活的挑戰。過去我們以「事工為本」的模式培育青年人的成長--甚麼事工發展、計劃藍圖,說的總是又大又多的目標,甚至我們以為推行甚麼有形的宏大事工就行了。然而2014教會普查的結果已說明了近年教會流失青年信徒問題的嚴重性。

或者我們要學習將複雜的事奉「還原」,以最基本的東西建構青年信徒的需要:簡潔清晰的目標、心意更新而變化、集中資源用心做好基本的事情,比起那些大而無當的「歡樂今宵」活動,實在是來得更有意思。

傳承背後的賦權

另一方面,賦權(Empowerment)也是培育青年信徒領袖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元素。除了使命、知識及經驗的傳遞,透過賦權的過程,讓年青一代可以「全方位的參與」--不只限於實際的執行,也包括參與決策、事奉的制定及安排、與其他弟兄姊妹合作共同完成目標,那才是真正給予下一代成長的方式。

在上帝的帶領下,青年領袖藉著學習、參與、彼此合作、經驗分享等過程,逐漸在教會事奉中被賦予權利。在決策上有份,讓他們的意見和想法得到肯定和尊重,提昇個人事奉經驗及生命成長,使教會「不離地」去實踐福音使命--適切地回應不同信徒群體的需要,實踐跨代平等、公平公正等信念。

記得三年前有人曾經問我:未來希望自己的宗派成為一個怎樣的教會?今天我的回答依然是:期望我們的教會成為一間簡約、實而不華、建造生命的教會。

對於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更好的教會有1個回應

  1. […] 剛睇到「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更好的教會」,當中有關事工上做死弟兄姊妹的內容,深感贊同,筆者認為「做死」是因為「牧養」上出現問題,牧養者唔應該只懂推動弟兄姊妹去事奉,也應適時鼓勵其拒絶和協助分析利弊。始終在教會內服侍的機會何其多,「做到死」是常見的教會文化,我稱這種牧養為「恐怖牧養」。其實牧養本身應是美善的,但為何會變成恐怖?不少教內高層用牧養作為名號,但卻反其道而行,比「無牧養」更可悲和恐怖。我曾親歷其境,也安慰過不少因此而受傷的領袖,在此想分享一些個人所見所聞。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