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灰心?但不絕望!

2019/10/11 浸會大學基督教週「主佑我城」音樂祈禱會

(路加福音十七章5~10節;十八章1~8節)

面對今天的處境,有時內心真感到不知可以有甚麼信息可言。再加上事態的發展,日日都可以不同。所以,想了很久後,想過不少經文,但都不知選擇哪一卷聖經或哪一段經文最合適。當然最後都選擇了兩段經文,一會兒與大家解釋一下為甚麼我會選擇這兩段經文。不過,在此,也想先分享一下我曾經考慮過的一些經文。

先知的信息

我曾想過講《耶利米哀歌》,書卷中有五首哀歌。吸引我想起這卷聖經的原因,是這五首哀歌中的第一首和第四首,兩首歌的開始,都用上了「為何」(一1),「竟然」(四1)。這兩句開首語,與我們今天唱的「香港之歌」的開始很相似,「何以這土地淚再流,何以令眾人亦憤恨⋯⋯何以這恐懼抹不走,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今天我們為香港這城流淚、憤怒、恐懼⋯⋯。昔日先知也一樣為耶路撒冷而流淚、憤怒和恐懼。在流淚、憤怒和恐懼中,先知甚至說:「我的力量衰敗,在耶和華那裏我毫無指望!」(三18),不過,他最後心回轉過來,並且指出,「因耶和華的慈愛,我們不致滅絕,因他的憐憫永不斷絕,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信實極其廣大!」(三22~23)因着這信念,他指出,他「就有指望」(三21),並且明白,「人在年輕時負軛,這是好的。」(三27)。意思是,雖然經歷流淚、憤怒和恐懼,不一定是不好,反而是好的。今天人如果生活在安逸之中,其實更容易是「死於安樂」。所以今天的處境,雖然帶給我們流淚、憤怒和恐懼,但也帶給我們願意去追求公義的心。如果是安逸的生活,我們反會在成功中失郤對公義的追求。這是耶利米找到的答案。

第二段我想講過的經卷是《哈巴谷書》。哈巴谷書一開始時,先知便問:「暴力要到幾時呢?」(一2)其實這也是我們今天要問的,「暴力甚麼時候可以停止呢?」這經卷結束時,先知仍沒有得到回覆,究竟暴力何時停止。不過他作了這樣一首詩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也不收成,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又使我穩行在高處。」(三17~19)為甚麼他能這樣說呢?原因是他得到耶和華對他的回覆,就是公義必會有終局,必會臨到,「惡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二4),但必會遇到他們的惡果(二5~19)。現在重要的,是人能行義。「惟義人必因他的信得生」(二4),上帝的信實的,但人要行義,人必得着生命。

第三段經文是耶利米書二十九章1~7節。這段經文,應該很配合大家的主題「主佑我城」。耶利米先知寫信給被擄至巴比倫的猶太人,勸他們「要建造房屋,住在其中;要開墾田園,吃園中所出產的;要娶妻生兒養女,為你們的兒子娶妻,使你們的女兒嫁人,生兒養女。你們要在那裏生養眾多,不可減少。我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向耶和華祈求,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着得平安。」

雖然是巴比倫將耶路撒冷城毀壞,又將百姓擄至巴比倫,雖然猶太人只會在這被擄之地居任約70年的日子,便會歸回,但耶利米仍請猶太人為自己所住的城求平安。這亦提醒我們,我們雖面對社會中種種的敗壞,但也要為這裏求平安,而不是攬炒。當然大家今天都高叫要攬炒,對抗不義的政權,其實我深信能攬炒香港的,只有特首,現在她就是要攬炒緊香港。所以我們不是,也不能攬炒香港,反之,要為香港求平安。

這三段經文,我都思想過,作為我與大家分享的主線,但最後我改變了,想用以下兩段經文,作為主線與大家分享。其實這兩段經文,是這幾星期傳統教會所用的福音經課。(第一段經文是我於剛過去主日講章所用的經文,「一雞幾食」都是教牧在忙碌時所用的方式。)

路加福音十七章5~10節

經文最後的一句:「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是我過去40年擔任牧者的感受。我是由1978年開始擔任牧師至今,41年的時間。

想起讀神學的初期,覺得自己應該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因40年前,大學畢業,甚至拿取了理學士一級榮譽的學歷,去讀神學,在教會中去擔任牧職,在當時實在是少有。但畢業後,回到教會事奉,實在遇到挫敗之多,實在難以計算。

在過去40年的時間中,我除了在堂會中擔任牧養的工作外,也要擔任一些社區服務中心,和管理幾十間中、小學和幼稚園的工作。

我畢業後兩年,被調派到觀塘一間細小禮拜堂去事奉。除了堂會工作外,亦要負責一個社區服務中心的工作。

當時的觀塘,可以說是中下階層的社區,不少工廠,所以大部份住在區內的都是勞工階層。他們所面對的,是勞工的權益問題,長時間工作也引起家庭的問題。要為他們解決實在是談何容易!例如勞工權益,大家都知道,經過了幾十年的今天,勞資關係仍很惡劣,最低工資、標準工時、公會的權力,仍是沒完沒了的有衝突。最近更因政治原因,在一間航空公司忠心服務的員工都要被解僱。所以回想起過去社區的工作,有甚麼成果呢?

在管理學校教育的工作上,不知大家覺得學校教育在過去20多年年的發展是怎樣呢?我個人覺得教育的改變,政治化多於教育原則。例如學校法團化,中學的教育語言改革,國民教育,通識教育的爭議等等,究竟提出這些改革是因教育的原則抑或是政治呢?政治實在比教育的原則更重要,所以今天的學校教育,教育界非常的擔心,但似乎是無法對抗。

又談到教會的牧養工作,我常常問:「究竟每星期的講道,能教化信眾多少?真的聽到你講又願意去實踐的又有多少?要來得到教訓的人多,抑或來瞓覺的人多?」當然你可以說,因牧師講道太悶,所以才瞓覺。

不過,這是事實。不少基督徒信仰上帝,目的多是希望內心得到平安,生活蒙上帝的祝福,最後可以上到天堂。但基督教的信仰核心是否這樣呢?耶穌說:「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可十45)耶穌又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究竟信仰是推動我們去服事人,抑或是生活成功,受人服事呢?我們的信仰是要我們保守和賺取自己的生命,抑或要願意付出,甚至是犧性?

耶穌又說:「健康的人用不着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不是來召義人悔改,而是召罪人悔改。」(路五32)最近的幾個月,因發生這個反修例運動,在不同社區中教會開放給示威人士,教會中有人也發出這問題:「教會應否開放給他們,因他們可能是暴徒?」但我想,耶穌為甚麼與稅吏、妓女、甚至是激進黨的西門,與他們同席呢?

牧會差不多40年,能讓多少教友明白這些道理?

回顧過去40年,在社會服務、在學校教育,甚至是堂會牧養,能做到多少呢?

不過,我今天來不是要為大家帶來負面的感覺。我曾閱讀過關俊棠神父所寫的《步入紅塵》,在他其中一篇文章「願作人間雨」,他也談及他事奉的心路歷程。我們大家都感到真的好像做不到甚麼那樣。但在這篇文章中,他這樣說:

「一天,暮春三月,外邊下著毛毛細雨,似有所悟。⋯⋯能真正滋潤大地,使萬物欣欣向榮的,並非洶湧澎湃、驚心奪目的急流大川,而是這種不起眼,不爭妍,不澎湃,不傾盆,密密綿綿的絲絲細雨。忽然間,我發覺,我雖未能為基督贏得全世界,我能為中國同胞所做的又是那麼小,我連自己教會內許多不理想的情況都束手無策,但至少有一樣事情是我可以做的,那就是:如果每天這世界上,至少有一個人能因為我的緣故而活得快樂一點,有多點做人的信心,那我也不算白活!從那一天起,我把過去的大志統統除下,為自己換上這份小志,幾年下來,漸漸感到倒也不枉此生!

人有大志,要去改變,改變國家,改變社會,改變教會,可能都是一事無成。但一份的小志,有人因我們的鼓勵,能活得快樂,有信心生活,那豈不是更加重要。或許就是這個緣故,過去幾年發生的雨傘運動和現在的反修例運動中,能夠做的很小,但能夠打開教會的門,接待在這些運動中有需要的人,給予一杯涼水,給與人洗手間和休息的地方,就是我甚或教會能作出最微小的工作。

路加福音十七章5節,門徒對耶穌說:「請加增我們的信心。」很多時候,我們會以為信心越大,能力越大,能為上帝做的事越多和越偉大。但這完全是錯誤的,這就正如耶穌所講的「僕人的本分」的比喻那樣,不是僕人可以影響主人,只有主人吩咐僕人去做事。我們的信心也不能影響我們能為上主做甚麼。

耶穌說:「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棵桑樹說:『你要連根拔起,栽在海裏』,它也會聽從你。」(十七6)只要一粒芥菜種那麼小的,便能將一顆高大的桑樹連根拔起。很小的信心,耶穌從來沒有輕看小的信心,因為這細小的信心,是一顆自覺一無是處的信心,但也是一顆能完全擺上的信心,一顆不是要來操控上主的信心,因為當我們自覺有大的信心時,就會覺得上主應給我做更大的事。

小的信心,作小的事,很多時候是很有意思的。還記得我神學畢業時,在一間大禮拜堂工作,跟一位長輩牧師學習。我以為應該可以大展拳腳,怎料他沒有叫我做甚麼,只是叫我去收拾士多房儲物室,有用的留下,沒用的拋掉。另一件工作就是去抄寫教友紀錄。當時我都很不高興的,這些工作都可以給工友文員做便可,我是堂堂大學生,又受過神學訓練,做這些工作是否大材少用?但今天回想起來,這都不是沒有意義的,就正如考古學那樣,歷史的資料都是從垃圾堆中去尋找的。過去前人留下的資料,有時我們覺得沒用,放在士多房儲物室中,但當你有心慢慢整理時,你會發現有很多寶貴的歷史資料。另外,抄寫教友資料,令我對他們的認識更多和能記得更多,反之,現在用電腦,就沒有那麼深刻了。

所以不要以為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是沒有意義的。只是當你覺得自己是有用時,你就會覺得這些工作是沒用沒有意義。但當你覺得自己是無用的僕人時,樂意去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很奇妙的,在上帝手中,會結出你意想不到的果效。豈碼在你自己身上,也會顯出奇妙的恩典。

分享個人的事奉,與今天的情況有何關聯呢?我想說的是:反修例風波已超過百天,但看來仍不知結果如何,有人甚至認為將會悲觀收場。但我覺得,香港人已盡力自己的力量,雖然都是微少,但香港已改變了。香港人不再對社會的不公不義冷漠,不只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所以也請大家不是悲觀,相信人盡上綿力,上主會繼續看顧香港。這正如先知們所說的,上帝的恩典和慈愛仍存在,今天我們所面對的困苦,是我們的磨練。

路加福音十八章1~8節

這段經文教導我們禱告。在這段經文中我看到有兩點與大家分享。

第一,禱告的學習。當我們看這段經文時,會有這解釋,我們恆切的禱告,必會蒙垂聽,甚至逼使上帝回應和行動。這解釋的錯誤,就好像前面所說的,我們的信心會影響上帝給我們所做的事。我們的信心和禱告並不是操控上帝行動的武器。比喻中所說的是一位「不義的官」(十八6),但我們所信的上帝是「公義的神」,只是上帝在甚麼時候能給人伸冤,上帝有他的時間。我們的禱告,是一個宣告,我們信賴這位公義的上帝。

當然禱告,很長時間的禱告,仍看不見上帝的行動,上帝好像沉默那樣,的確令人灰心。因為有灰心,所以耶穌才鼓勵大家,不要灰心。

第二,比喻中提及一個不義的官,在寡婦不斷的訴求下,會有所行動。當然世上都會有這些不義的官,但亦有不少麻木不仁的官,在人不斷的訴求,但仍不會有任何改動。所以我們所相信的所祈求的,不是這些官,而是上帝,他才是我們禱告和信心的依靠。

但祈禱外,人的行動仍是重要。婦人的訴求仍然不斷。中文聖經多這樣翻譯第3節:「我有一個冤家,『求』你給我伸冤。」但聖經的原文只是「你給我伸冤」。這是訴求,不是乞求。對於不義的官,我們不是求乞,而是據理力爭,要伸張公義。無論他是否不義或是麻木不仁,這仍是我們要做的事。

禱告,是倚靠和信賴上帝,但也不表示我們不行動,等待上帝,人人仍要繼續的努力,特別是在自己的崗位上努力。

經過了4個月的抗爭,繼續如何?和平方式不能,勇武又似乎已到一個不能再繼續的地步,怎樣走下去?我相信不單我沒答案,很多人都沒答案。不過,我想說的,除了剛才已說的,香港已有改變了,(這當然不足。)另外要講的,就是或許有點灰心,但不要絕望。要繼續用不同的方式去訴求,對基督徒而言,仍然繼續禱告,我們要相信上帝是公義的上帝,不過他有他的時間,但也要我們現在盡上我們的力量。這也是我對耶利米先知所說的「為這城求平安」的意思。

總結:

我想用開始時幾段舊約經文作結束。

《耶利米哀歌》的作者與我們一樣,為何這城會有眼淚,有憤怒,有恐懼?雖然如此,但作者看到「上帝的憐憫永不斷絕」。今天的困境,只是不斷鍛練我們而已。

《哈巴谷書》質問:「暴力何時停止?」他也沒不知道最終的時間,但他相信那時間必臨。惡人必被咒詛,義人因上帝的信實得生。

耶利米書二十九章:先知提醒人民要為居住的城求平安,要繼續建設。今天,我們也要向上主不斷禱求,讓公義與平安臨到這裏,但不要忘記,禱告還要帶着行動,我們不要放棄我們對公義和平安的追求。繼續努力。

「光復香港」,不單是「時代革命」,其實是每一時代的人都要的參與的革命,因為每一個時代,社會都有崩壞的情況,需要改革。

「願榮光歸香港」,阿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