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火星

Autumn

重力

一步一步的,我攀上這堂梯子。離開地面二米,不再是熟悉的高度,平日在屋前能看到的視域。我很在意離地面的距離,對攀爬者來說只有忘記自身高度才能無畏無懼的前進。我想這是把注意力轉移的自欺方法罷了。真正的攀高者,需要對處境有全面的掌扼,找尋下一個支撐點,選擇攀升的路徑,身上各肌肉的狀態,天色風向的變化和距離地面的高度。這應該是身心意志整全的運動,不可能只靠一般蠻勁就能直達雲宵。世上只有能直正戰勝高度的攀高者,和被高度心魔迷惑的凡人,而我絶對是被這恐懼俘虜的一羣。

「趁著放假又天氣好,今天要把它清理好啊!」

離開地面三米,她正專注的扶着梯子。在她的視角來說,這絕不是了不起的高度,但我心卻已怕得要命。我左手扶着梯頂,右手拿着擦子作伸延,向屋脊邊沿的雨水管打橫掃。雨水管上堆積的枯葉與塵土向地上散落。手法苯拙,掃不了兩下,連擦子也握不穩,拋向兩米外,與落葉重聚。

「你姐手姐腳,不如由我來吧!」

蘋果在樹上跌下,成為了重力存在的象徵這陳腔濫調。人要攀升到某高度,要感受到其破壞和危險性,才感受到重力的存在。從高處墮下,血肉之驅抵擋不了,骨骼也抵受不了那狠狠擊中地面的撞擊。人四處也能見到,順利的活着七、八十年不會是大問題。但只需要一個危機,一個巧合,生命就會無情的被重力扼殺。我們這皮囊下精緻又脆弱的血肉結構,只要稍有差錯,就整個崩潰。然而活著靠的只是這團血肉!

太空

自少我就對死亡感到害怕,當意識到人不能永遠留在世上。晚上獨個兒的瑟縮被竇內,感受時間的盡頭在逼近。意識到夜風中保護着我的混形土牆,躺著的床舖和之下的地板都不再存在。人就是沒法想像自身不存在的境况。當感到身邊的一切消散後,我想像到的就只有我和空蕩蕩的"沒有"。但其實這所謂"沒有"只是不再受制於無情重力的渴求。只要向遠處張望,我看到的是繁星。

近日新聞在報導着 Elon Musk "SpaceX"的火星移民計劃。更預計乘客只需付二十萬美元就能完成旅程。回想當年還是小孩的時候,NASA 的太空探索計劃新聞不絕於耳。當時尚在冷戰時代,因政治宣傳的角力,美蘇兩國投放在軍備和太空科技資源非常龐大。一次放學後看到新聞報導,NASA 宣佈他們剛發射的太空船,將在二零一零年後登陸火星,到時能近距離揭露大氣層內的真面目。年少的我對着未來懷着不小憧憬,那時我決心一定要記着這新聞,直致實現那天。

有說笛卡兒的心物二元觀所描繪的人,就如困在黑暗的隧道,人從牆壁上僅有的小孔向外窺探世界。但這刻我閉上雙眼,仍感受到的是這軀殼。不能想像自身的不存在,躺在這裏的我除了血肉之軀外,最自然而言的就是佔有的空間。想像着肉身的消失,剩下空蕩蕩的。我與四週不分彼此,沒有了我,失去重量,彷彿有一刻,我是無限。

風悠然的吹着,沒有了我,空氣自然地取替了肉身的位置。當我離開大氣層,向火星進發。這一刻,我也想像不到沒有空氣的狀況。越過這刻地球與火星相距二百四十四點六百萬公里的距離。差不多是兩行星軌道上,相隔最遠的時候。我回到兒時想像着沒有重力的晚上。我發現在浩瀚的宇宙中,獨個兒面對繁星,原來是如此孤獨。

存在

在冰冷無情的繁星下,我在瑟縮着。沒有空氣,我發覺我是如何地依賴大地而生活。但閉起雙眼,我仍然感覺到,我肉身所佔有的空間。太空的寂靜,叫心跳聲也聽得很清楚。血液從心臟泵上,竄流全身。這聲音從體內傳來,叫我更感受到肉身機能的運作。但這一切也不重要,我不能因此已分神。因沒有這一切,我便能面對着我所欲求,更根本的事物,意識的最底層的本源。

這一刻我渡日如年,心物二元及不上肉身的實在。我就是這軀殼,而軀殼就是佔有的空間。而也是一種錯覺,所謂空間就只有我與其它物件的距離,沒有其它。也因為我身在太虛之中,也沒有可量度的事物。二百四十四點六百萬里外的火星與我腳下遠處的地球均超過我可掌握的量度。這一刻,我正在面對着自己的存在這事情上,然而這是我最底層最根本的概念,沒有再根本的了,再往下找也找不到。

帶着人類存續的使命,帶着開啟新世界的宏願壯志,來到這真空的穹蒼之下,原來變得沒有意義。我就這樣單純地感受着我這身肉之中的空洞。引力叫行星跟隨巨大的恒星盤旋著。星系再受引力的牽引各自地跟着軌道運行。跟着銀河系再與其它銀河系互相牽制遷移。置身其中,我其實身不由己。每一分、每一秒我也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位置,不同的空間之中。我就這樣向着火星緩緩進發,直致到達火星地上,再次與一些甚麼聯系着之前。直致那近在眼前,卻比哪一個國度更遙遠的家不再存續之時。

這一刻,草坪上被割短了的草,散發著芳香。在不為人所覺的速度下,根在用力抓著泥土,一面地向着天空擴展。再過數天,草還是會被修剪割短。但無阻草向着天空伸延,在大氣中釋放種子。種子漂泊四方,直致再次長出新生命來,這是萬物生長的意志。然而,自太初混沌,生命誕生開始,直到太陽把燃料用盡膨脹之時,也永不會停止。

Illustration “Autumn” by Daniel Tang

Medium account

文學創作 系列
  1. 天雷
  2. 夜風
  3. 擁抱
  4. 火車
  5. 白光
  6. 火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