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潔癖 之 「’R’ 癢」 與「消毒」

潔癖係強迫症嘅一種,即係個人判斷喺正常衛生範圍裡面嘅事物認為係污糟嘅,吾乾淨嘅,會因為咁而感到焦慮,強迫性自己要清潔、檢查同抗拒「不潔」之物喺身邊。症狀亦有分肉體潔癖啦、行為潔癖同精神潔癖嘅。而資料話症狀嘅成因可能係一啲吾係好科學同理性嘅成長教育而得嚟嘅:例如父母喺小朋友好細個嗰陣好嚴厲咁要求小孩子要經常洗手,吾好整污糟啲衫褲鞋襪咁;不過今次吾係就住咩肉體潔癖呀,行為呀精神呀呢啲症狀去分享,而係有另外諗到一個Term 嘅潔癖可以連貫倒以下落嚟要講嘅野,呢種潔癖叫做「意識形態潔癖」,係一種可能係社會文化同一啲指涉符號潛移默化咁影響緊我地意識嘅症狀,當然呢個字眼梗係未得到專家證實同驗證啦,只係嘗試想像一下呢一種假設性嘅潔癖究竟係點樣影響我地。

有晚帶一班參與者落去接觸街友(無家者台灣嘅稱呼),喺簡介嘅時候同佢地講左一啲探訪嗰陣要注意嘅事項,有位參與者就問:「我想問佢地訓嘅地方污吾污糟架,因為我有潔癖架(尷尬咁笑左一笑)。」咁我地同佢地講番街友訓喺街到咁就一定冇大家喺室內嘅環境咁好啦,灰塵就難免架啦,不過一班街坊佢地平日嘅生活都好整潔嘅,大家請放心。聽後有潔癖那位朋友仍然有啲擔心,咁嘗試問佢有咩令佢咁擔心,佢就講番自己細過嘅時候逢親經過一啲街友訓嘅地方,父母都會急急腳咁走,然後同佢講佢地好污糟架好多菌架,話佢地身上面有蝨,所以由細到大都有啲驚。咁我地就唯有特別陪住佢去探啦,同埋同佢講可能呢啲都係一啲吾熟悉吾了解導致嘅誤會,所以鼓勵佢正面啲去睇街友,用心去認識佢地。

咁幾個鐘頭之後我地就同參與者聚番埋一齊分享番感受啦,咁見佢呢段時間都冇咩野呀,同街友傾計都好順利啦,應該已經釋除左佢嘅憂慮,點知當我地最尾分享嗰陣,佢起勢喺到R 隻手同手肘,跟住想關心下佢,佢就話:「吾知點解,頭先坐喺嗰邊好耐,總係覺得嗰到有啲污糟,好似有啲野咬我,而家都仲好似好癢咁。」跟住一直同佢一齊探街友嘅隔離嗰位呢就出聲:「冇嘢呀,我坐得仲俾你埋佢張床到,我都冇俾嘢咬呀,可能你心理作用姐。」佢依然喺到R,直到我地完為止,可能佢都仲係覺得好癢卦,跟住我地一齊祈禱就完左活動,四散在即,佢突然好心急咁大叫一聲:「咁而家我地洗得手未呀?」…我地有啲冷汗直流,點解呢?因為由我地探完跟住圍番埋分享嘅過程當中,都有兩三位街友喺我地側邊坐喺到聽我地講嘢,竟然無視佢地嘅存在同突然「潔癖」起嚟,嗰一刻我只係諗倒兩個字 – 失禮…喺街友面前。

你諗下人地聽倒你講呢啲說話心裡會有咩感受?意識形態嘅潔癖吾係有真實污糟吾乾淨嘅情況出現喺佢面前,而係意識上佢覺得街友污糟,所以有關於呢類人佢都會聯想,感到吾舒服,由佢細過學到嘅經歷到嘅影響到佢。街友無奈嘅要接受你用呢種睇法去咁衡量佢嘅形象,佢嘅生活,吾單止污名化左街友,而且仲喺佢地面前用一些吾經意嘅反應(不停R癢)同說話(洗手未呀?)傷害左佢地…

喺戶外都有可能感覺上污糟吾緊要,都係個人嘅感覺嚟姐,不過有次喺一啲參與者嘅分享當中聽到一單係喺屋企裡面發生嘅,話說幾年前啦,我地已經搞緊300幾人同一日出去接觸吾同區嘅街坊,嗰次有組同學仔喺街上認識倒一個住劏房嘅婦女,個婦女好好,見佢地咁乖,於是肯俾佢地上屋企坐,同學仔於是學下聽下認識呢位婦女,其實住劏房就一定吾係好好環境啦,加上婦女係單親媽咪,照顧仔女就百上加斤,呢啲苦澀其實婦女都頂得住嘅,唯獨佢分享番有一次佢好記得有個媽咪帶住小朋友上嚟探佢,婦女都好開心佢地嚟,傾左陣計諗住行入廚房湛杯水俾佢地飲啦,點止咁啱喺廚房隔離有度鏡,婦女喺廚房見倒鏡嘅反射,係出面嗰位媽咪喺個袋裡面攞左張消毒酒精紙出嚟,然後幫個細路同自己好似抹手消毒。消毒?吾係話,婦女屋企好污糟咩?當然,你可以吾當係一回事,想消毒下吾係咩錯事姐,但好吾好彩俾婦女吾覺意見倒,婦女講到呢到都忍吾住喊左出嚟,呢份吾覺意嘅傷害,俾直接話佢屋企污糟嚟得更痛,呢種根本係意識上嘅潔癖影響探訪者點睇街坊,劏房係冇錯,係會焗啲,細啲,塵都可能多少少,空氣又未必好流通,但吾等於吾乾淨播。同學仔分享番佢認識婦女嘅種種,佢都不其然咁流下同情淚,反思點解我地要咁樣去睇基層,點解我地吾可以真心去關心佢地接納佢地呢?

當然啦,所講嘅潔癖未必係真係一種症狀,只係我地平時日常都會避忌嘅一啲關注衛生嘅情況,但回想耶穌時代嘅社會,正正有好多對潔淨同吾潔淨呀,有罪定冇罪呀,女人呀長期病患呀,通通都被權威視為污糟蹋塌嘅論述同傳統,令到猶太人互相嘅潔癖同排拒起嚟,亦正正耶穌嘅服侍,就係嘗試去打破呢啲嘅咒詛,想恢復番被標籤被壓迫者嘅尊嚴同身份,咁今日我地梗係話呢啲人咁迂腐架,咁吾文明架,而家就吾會發生呢啲野呢,但係其實標籤同歧視只係以另一個形式繼續喺我地嘅社會運作,而且透過階級同科層制不斷蠶食我地嘅價值觀,再加上新自由主義嘅推波助瀾,令貧富兩極吾單止係資本嘅比較上有距離,而且係喺人嘅關係同同理心當中不斷製做分化及分類,好似而家一啲中產家庭佢地根本吾明白基層生活嘅處境,而且連香港嘅貧窮問題都一無所知,因為喺生活當中根本吾會經歷貧窮同見倒佢地,呢個吾單止係有距離,而且係一個平庸嘅邪惡,將存在喺大家身邊嘅貧窮問題視而不見,任由佢繼續惡化下去,好多時到發生問題先去補救。其實潔癖真係吾係一個問題,人人都會傾向想自己係衛生乾淨嘅,而且意識上潔癖都係想像出嚟姐,只不過標籤同歧視成為行為之後,原來係會令人受到傷害,而且喺人地心裡面留低左烙印,永不磨滅。

但願有一種「覺醒(Awakening)嘅潔癖」能夠喺我地身上產生,駛我地喺就近基層街坊嘅時候,無時無刻都被聖靈同良知所提醒,因為知道自身所引發嘅標籤同排斥,令到別人受傷嘅禍害而及早醒覺,吾好將睇吾起人同歧視人成為日常生活嘅習慣,即使對某些群體已有前設嘅不滿及排拒,喺愛鄰如己嘅吩咐下,都嘗試放下偏見,擁抱別人,甚至擁抱耶穌叫我地都要去愛嘅仇敵。

關懷貧窮學校生命教育主任鄧永謙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