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朝向真正的对话

《宗哲对话录》以对话的形式探讨个宗教哲学的议题,我也尝试使用对话的方式来勾勒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的争论。基本资料主要根据关教授刘教授的两篇文章,但加上了我对这两方阵营一直以来粗浅的观察。

智信:演化论者都不能在实验室中复制出眼睛的演化过程,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这真的可能发生呢?

演怀:现在生物学家已经发现许多简单的感光细胞,有些生物学家也对其演化过程提出一些颇细致的解释。

智信:这些怎么能算是充足的证据呢?既然科学课本都写着演化论是事实,那么这理论必须要有更强的经验证据才行。

演怀:可是,生物科学界都广泛地支持演化论。话说回来,你又能够提出什么经验的证据来支持智慧设计论的创造过程?

智信:设计的过程是很难找到经验的证据的。就像考古时挖掘到了一把小提琴,很自然地会被认为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虽然我们完全没有证据知道这把小提琴的制造过程,也不晓得是谁设计制造的,但由于没有可信的经验证据告诉我们,小提琴可以借由自然途径自动被制造出来,我们都会假定这是人类文明的产物。

演怀:演化论的过程经历几千万年,同样很难找到你所谓大量的经验证据。而且,宇宙和生物不见得可以和人类文明的产物进行类比。两者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我们看见生物的眼睛,并不会像考古挖掘到的文物一样,自然就联想到这是由有智慧者所创造设计的。

我希望上面的梳理能公正地反应双方的论点。也许双方还有更强的逻辑和经验的理据,是我所忽略的。然而,这样简单的梳理只是想带出,很多时候演化论和智慧设计论之间,并没有像上述对话一样,真正进行有意义的交流。我认为问题出在,双方常常以为对方带着严重的隐议程来参与辩论。智慧设计论者常常批评,演化论的无神哲学思想在科学界成为霸权。而演化论者也一样批评,智慧设计论者其实带着基督教的有神哲学思想,背后的目的只是要论证基督宗教的合理性。

怀疑对方的隐议程,其结果就是对于举证的要求出现严重的落差。面对生物学家提出的各种基因、生化、化石……的“证据”时,双方的评估往往相差甚远。我谦卑地建议,双方能减少考虑对方的隐议程,单就各种生物系统的过程进行理性的讨论,才能使我们对真相的了解有所进步。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 系列
  1.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举证责任在何方?
  2.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朝向真正的对话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