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举证责任在何方?

-100%+

近日因着王伟雄和刘创馥两位教授的《宗哲对话录》,引发了许多的讨论。我没有读过《宗哲对话录》,但对于智慧设计论的讨论,有一点想要回应。关启文教授在他对《宗哲对话录》的初评里,认为举证责任在于演化论者这一方,因为一些生物系统,似乎需要经过非常间接和迂回的过程,才能成功演化出来。如果没有足够的经验证据,那么我们就不能接受演化论对这些生物系统的解释。

刘教授特别写了一篇文章来反驳,其中一个重点,在于强调举证的责任不在演化论者,而在智慧设计论者那一方。原因在于,同侪评审的学术期刊从来没有刊登过任何支持智慧设计论的论文。简言之,目前的科学学术界丝毫没有支持智慧设计论,因此,智慧设计论者必须要举出大量压倒性的证据,才能确立他们的立场。

我对刘教授的最后一点有些许不同的看法。的确,目前的学界如果广泛支持某一理论,反对者通常都需要提出大量的证据才能推翻主流的观点。但说一个观点是主流的观点,本身虽然是一个不错的支持理由,却不是一个压倒性的理由,要我们相信这是绝对的真理。科学史其实也告诉我们,主流的观点不一定就是真理和完满的解释。

举个例子,物理学家过去只晓得传统的牛顿力学理论。当牛顿力学可以解释1000个物理现象中的999个时,我们是否就可以断言说:虽然各物理学家目前根据牛顿力学,只能提出不同的理论来解释第1000个现象,但各物理学家“绝对有理由假定”它们日后就会有牛顿力学的解释呢?这个“绝对有理由”,到最后被证实是错误的假定。

刘教授可以反驳说,牛顿力学最后被推翻了,正是因为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举出了实质的证据,证明了广义相对论的正确。也就是说,举证责任还是在反对主流观点的那一方。智慧设计论若想宣称自己是真理,并在学校科学课堂中被教导,就需要举出实质的证据。但现在他们只懂得要求演化论者提出压倒性的经验证据,智慧设计论又提出过什么经验证据支持他的创造过程,同时又是由谁所创造设计的呢?

然而,历史不正是要让我们从中学习功课吗?如果历史已经一再指出我们当前解释的局限,为什么举证的责任一定要落在反方的身上呢?如果演化论的确能非常成功地解释细菌抗药性的演化,但却还不能完满地解释眼睛的演化,更合理的做法,应该是保留判决,不能太快假定最后的解释必定也是主流观点的解释。如果出于实践上的考量,必须暂时假定主流观点的正确,这也许还说得过去;但既然是哲学上的思辨,不就应该更加开放吗?

理论上来说,虽然关教授确实维护智慧设计论,但他对演化论的举证要求,可以独立于智慧设计论来思考。也许智慧设计论的证据更加薄弱,但这不等同于演化论就自动地成为正确。就目前来说,我觉得要说演化论最终必定能够解释所有生物的来源,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 系列
  1.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举证责任在何方?
  2.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朝向真正的对话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ayPh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