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

塵世間一介無聊小傳道。

港豬懺悔錄(五):六四的思前想後2

我同意六四事件是歷史事件,人不當忘記歷史,忘記歷史的教訓。誤把小平當李鵬的同學,的確需要好好溫習,免得貽笑大方。我們這一代人大概不會錯這個問題,因為這是我們的經歷,但對於下一代,卻只是書本讀到的歷史。正如我們讀歷史,答題會錯,不一定能取得滿分。

曾有專修歷史的朋友告訴我,歷史是主觀的,沒有完全客觀的歷史,因為寫的人,總有自己的見解,會由他的角度讀入。若當一個人發生在某件歷史當中,其主觀成份也許更高,因為當局者迷,人並不容易抽離自己的處境,再客觀看自己的事情。若有人不在那段歷史之中,以第三身角度認識這件事,也許,就完全另一種感覺和想法。遍地開花,也非今日始。

六四正是上一代人的經驗,下一代人的歷史。上一代人身處其中,印象深刻、情感濃烈、更有當時最新、最貼近事件發生,甚至現場的資料,但由於身處事件中,那是一段深刻經歷,而非單單一件歷史事件,大多數會帶著濃厚的主觀理解六四。相反,新一代在書本、網上了解事件,那都是後來整理的片段和資料,他們沒有接收過現場的報導,上一代人,能勉強他們對六四有深刻、投入的感情嗎?那跟國情模式叫學生愛國的分別又有多大呢?我懷疑自己一路以來緬懷六四,是捨不得一份情意結,還是真正重視歷史。

回看歷史事件本身,維園並非天安門廣場,地點本身與六四事件並無直接關連,若是悼念,給了北京天安門廣場,並沒有任何地方比其他更具代表性。

若認為悼念六四有絕對的重要性,何不鼓勵其他團體、組織,百花齊放,而仍堅持一台獨大於維園呢?遍地開花豈不更深入民間,使人民更易理解和貼近歷史,達致當有人說要將深耕細作的效果嗎?保留這種大一統思維,真的有尊重過民運人士以血爭取的民主和自由嗎?

若回到民運人士的初心,除了高呼民主自由,還有「反貪污」、「反官僚」等口號,都是對政權的直接衝擊。歷史告訴我們,集會不是目的,而是為了凝聚群眾,對不義政權的挑戰。在當時的中國,群眾遊行、靜坐、佔領天安門廣場,是有創意,對政權具挑戰性的行動,豈料政府不作讓步,寧捨人性、棄生命,都要保貪腐、護官僚,才致慘劇發生。

當年,中港並不在同一政權下,尚可獨善其身,可惜時移世易,官僚、貪腐隨政權移交入侵香港。而辦了二十多年的集會,叫了二十多年的口號,非但對爭取民運人士的初心毫無吋進,更看著香港在不住倒退。

古語云:「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所謂尊重歷史,不單是知道發生何事,過時過節行禮如儀,而是在歷史吸取教訓,明得失、知興替,從其正而改其歪,廿七年過去,我們真的有重視歷史,吸取當中教訓嗎?還是只在因循守舊地,每年做著相同的事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