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

塵世間一介無聊小傳道。

港豬懺悔錄(三)生命的重量

這學年開學以來,多名學生自殺身亡,今天再有一踪,若由八月起記,是第二十個,幾乎全城震憾。

(《立場新聞》記錄2015年8月至2016年3月8日的自殺學生)

形成今日的情況,豈不是成年人一直以來的所建立的呢?所以,如何改變目前的教育制度,為學生提供生存希望,減少年青人要承擔不必要的壓力,都是成年人的責任。

身為青年人的牧者,感到心痛,也感到無力。平日看著身邊的青年,面對來自學業和家庭等壓力;若家境不好,十多歲就得面對經濟壓力,賺取生活費和學費。易地而處,一個成年人也不易應付。在他們身邊,只能盡力協助、鼓勵、同行。對於那些不認識的年青人,我想,能為他們做的不多,令更多人明白他們的境況,鼓勵信徒關懷青年、為他們代禱,是基督徒最起碼的責任。

想不到,我以為是最基本責任的,也有人認為做得太多了。

早幾天聽到,有一堂會在年初時,將學生自殺一事放在崇拜代禱事項,請信徒留意和代禱。可是,隨後卻有教會信徒因此而發難,由於發難的信徒資歷深厚,引起的回響不少,同工、執事得回應,以後代禱事項要再寫得更小心。

我看過有關禱文,內容只是直述近月有多名學生自殺,為香港學生禱求平安,求有更好的教育制度;寫得很禮貌,並無指責任何人、團體或政府。我不知那位信徒以甚麼理由發難,也不知最後要怎樣「小心」,希望該堂不會只顧存自己堂會和諧,而選擇冷漠對待生命。

信主多年的信徒,對社會漠不關心,甚至二十條人命仍然無動於衷;堂會的領袖長執,為平息個別信徒感受而退縮,卻不以真理施教。堂會看生命的重量,比個別信徒的感受還要輕。身為教牧,聽到也有種墮落的感覺。

最難受的,並不是聽到這件事情,而是這正反映出堂會重維繫組織多於實踐使命,對社會甚至生命的輕視和冷漠。「生意唔係大晒,道德大,人嘅價值更大。」是一田CEO莊偉忠的金句,這或許更反映,教會對道德和生命的承擔,連商營企業也不如。上述那教會只是個別例子嗎?我不禁自問,在教會打滾這麼多年,究竟做過甚麼?教會今天的境況,我這等港豬要負上甚麼責任呢?

對於港豬懺悔錄(三)生命的重量有1個回應

  1. […] 15年底至16年初,一連串學生自殺成為熱話。當時惋惜年輕死者,亦慨歎教會看待生命嘅冷漠,有感而發,寫咗篇文章。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