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教徒精神能夠防止拉斯維加斯的慘劇嗎?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昨天梁燕城博士在【國際觀察】中發表了《罪惡之城「拉斯維加斯」兇案解密,美國需要回歸清教徒精神模式》這段評論,但筆者認為這評論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先此聲明,我無意「追打」梁燕城,我只是以事論事,我也希望讀者的回應是針對事,而不是針對人。

梁燕城認為:在拉斯維加斯犯下冷血罪行的槍手有可能信奉了伊斯蘭教,伊斯蘭極端主義扭曲了人的世界觀,令他內心充滿仇恨。此外,擁有槍支只是犯案的外在條件,真正的內在條件是,美國過去的純樸道德精神在世俗化發展過程中逐漸消亡,美國人過去一直都很道德,但小布殊發動了伊拉克戰爭,奧巴馬無端白事重返亞洲,又擾亂中東,美國失去了其道德形象。克林頓搞女人,奧巴馬則容許任何形式的性關係,個人主義抬頭,道德倫理再沒有標準,美國的社會風氣逐漸走下坡,美國人失去了立國時候的銳氣。不過,這次災難再次激發起美國人的互助精神,回歸清教徒精神,美國才能從墮落中崛起!

梁燕城這番評論有過度強大的解釋能力,其實,幾乎任何社會問題都可以用「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清教徒精神失落」這論調去解釋。為什麼美國的未婚懷孕率高企不下呢?因為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個人主義抬頭,青年男女只顧性愛享受而不計後果。為什麼美國有那麼多人醉酒駕駛呢?因為道德淪亡,國家背棄了基督教愛人如己的精神。為什麼美國金融界那麼貪婪,造成了二零零八年的經濟大災難呢?因為人們背棄了清教徒的工作倫理,不擇手段地謀取暴利。為什麼有那麼多學生抄襲論文呢?因為社會風氣敗壞,人們追求急功近利,再沒有廉恥。

弔詭的是,當一個理論幾乎可以解釋任何事情的時候,其實它什麼也沒有解釋到。大部分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都不會用「世風日下,道德淪亡」的說法來作為社會問題的解釋,相反,社會科學家會考慮不同的變項(variables),然後檢查那些變項有較強的解釋能力和預測能力。

梁燕城認為槍擊案之所以發生,是美國人背棄了當初的立國精神。其實剛剛相反,美國立國時期遺留下來的第二修正案和小政府的理念,正正是今天槍支氾濫的源頭。自立國以來,美國人崇尚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主張的有限政府,和英國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主張的自由市場。基督徒歷史學家樂馬可(Mark Noll)說,這種基督教共和主義形成了美國最強大的價值系統,主導了美國的方向,根據這理念,神創造人是讓人自己管理自己(self-government),若政府以任何行動去干犯人民的自由,這就等同侵蝕了人的靈魂。現今人們反對槍支管制的理據之一,就是政府不應該干犯人民的自由。即使我沒有需要買幾十支衝鋒槍,但這是我的自由和權利。

梁燕城推崇美利堅立國之初的清教徒倫理,這種好古精神屢見不鮮,例如有些教會主張恢復初期教會的一切做法,但這種過去的烏托邦真的存在嗎?其實,任何時代都有道德上的缺憾,歷史學家大衛‧兆赫(David Sehat)在【美國宗教自由的神話】一書中指出:清教徒並不是來到新大陸發揚宗教自由,事實上,美國這個基督教國家是通過強制手段來推行基督教的教義和道德觀的。例如,在十七世紀安妮‧哈欽森(Anne Hutchinson)和羅傑‧威廉姆斯(Roger Williams)的宗教觀點與清教徒神職人員不一致,結果他們都受到驅逐。清教徒在波士頓建立殖民地之初,天主教徒和其他非清教徒被禁止進入清教徒的地方,由1659年至1661年期間,四名貴格派人士(Quakers)因為回到波士頓而被吊死。1777年,紐約州的憲法禁止天主教徒從事公職。簡單地說,清教徒社會並不是一個道德十分高尚的理想世界,當中亦充滿了仇恨和歧視,從包容這個角度來看,今天美國社會的道德並沒有退步,反而是更加進步!

筆者認為,要處理槍支氾濫和槍殺案瀕瀕發生這些問題,提出恢復清教徒精神是一個軟弱無力的答案。

2017.10.10

梁燕城評論的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1m7XlYFJgs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