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淺尋以聖戰之名對抗暴政

圖片來源:良心媒體

圖片來源:良心媒體

香港近日面對緊急法和解放軍入城的威嚇,不同陣型的人也在討論此事。面對極權暴政,基督徒如何自處?愛與和平這個傳統是否唯一出路?然而舊約中有不少聖戰,這些戰爭背負上主之名,出師為義,多年來為教會合理所用,本文嘗試與士師記3章12-30節作對話,以淺尋基督徒面對暴政的聖戰。

經文的敍事背景為以色列人行惡,因此耶和華要罰他們,以色列人就被摩押王伊磯倫暴政下統治十八年。因著以色列人在困苦中呼求,耶和華就興起士師以笏,以笏是便雅憫人,學者認為他們能左右手靈活運用的。及後,他刺殺了摩押王及,國中太平八十年。

傳統上教會不會譴責之事,也冠以「聖戰」之名,若細心留意經文會發現當中有不少道德問題需待解決。

  1. 以笏行刺摩押王之事,明顯是一場刺殺和充滿暴力的行動。
  2. 若以時代和背景不同為由去淡化,那士師記全書內容與信徒的現代關係是否都應淡化?
  3. 若因為聖戰之名而可抺去污名,那引發聖戰有什麼條件?
  4. 以笏是耶和華興起的人,但是否就可以去施行任何暴力?
  5. 士師記中也有不少士師是耶和華興起的,然而他們都有作惡事、犯罪和不聽命於神,最明顯的例子是參孫。
  6. 以笏行刺前用盡計謀;以宗教或軍事重要情報引誘摩押王(19-20節),這涉及道德的問題。
  7. 行刺過程也充滿暴力,基本上對方手無寸鐵,而以笏行刺方法是必殺和狠心的(21-23節)。
  8. 雖然最後以色列人得勝,但在這情意結前要提出「這樣合乎道德嗎?」對統治國「殺王、殺民,奪權」。
  9. 在聖戰和暴政之下就可以行使暴力嗎?兩者是否有必然關係?

筆者認為士師記內充滿著與香港現況的對話,香港人面對暴政、警暴、黑暴,基督徒能否說之為「聖戰」?「聖戰」對基督徒好像遙不可及,可是香港的現況不是正在內戰之中嗎?面對中共的統治,香港基督徒能以以笏的方式去行動嗎?拉近一點,當我們決定參與社運,甚至走在最前線行使暴力時,我們需要更深了解「聖戰」之義,否則就會過分聖化行動。但在此之前我們也不應輕視士師記內的暴力,我們需要梳理文本和現實間的距離,以至我們作決定時能夠較為接近聖經指向,否則我們只會越走越遠,好像希伯來書說的「隨流失去」。

執筆之時,民陣召集人在日間鬧市被伏擊,此等事情現在已屢見不鮮,面對不公不義之事,社會道德價值衰落之時,我們除了禱告,更應反思聖經如何回應和運用暴力,深盼我們在亂世之中都能站在基督一方,背十架,跟主行,抗暴政。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