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土


Pakkin Leung 2017年11月30日

好多人話,同信徒的仔女講聖經好難,因為佢哋乜嘢聖經故事都聽過晒。

我反而覺得,問題不是他們有沒有聽過,而是他們聽了什麼。所以我給自己的任務,就是去幫手排毒,還原聖經信息的力度。有些教會導師聽過我講道之後,會回應話我講得太深。或者啦,係咪唔中意我用社會角度講呀,我心諗;但係要我繼續餵奶,我唔想,班十幾歲嘅後生仔女,都未必想。呢種情況,通常去多次見我「無改善」,就唔會再搵我。其實無所謂嘅,我唔需要受歡迎,我只係要同上帝交代啫。

有一次到朋友教會講道,對象是那些由細聽聖經故事聽到大嘅信徒二代,而經課的編排剛好去到撒種的比喻,正好說明了低B信仰的禍害。

撒在石頭地上的,就是人聽了道,當下歡喜領受,只因心裏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馬太福音13:20–21)

我的講章大部分都直接用廣東話寫成,方便我不用分神去轉換語言,可以最原汁原味保留思考的心情。當日我就講了以下的一番說話。

信仰嘅嘢,有時唔明白,望兩眼走咗去,可能仲好,起碼知道自己唔識。更大鑊嘅係初初好似好明白,自以為明晒,唔再用腦,停咗喺信仰嘅起點。

一般而言,人係會大個。你細路仔時中意嘅嘢,大個就未必同樣中意。例如細個中意粉紅色中意公仔,着衫着到好似棵聖誕樹噉樣;但到你升中,你可能會忽然低調,無以前咁中意粉紅色。呢啲,就反映緊你慢慢變成大人。

一個人,如果幾多歲都只係睇到眼前嘅嘢,佢對信仰嘅理解,就只會停留喺眼前。

聖經故仔,或者你從細聽到大,聽到識背。但聖經唔係童話故事書,佢係關乎宇宙永恆,關乎大地萬物,關乎歷史興衰,關乎民族衝突,關乎政治攻防,關乎個人修養,關乎公共利益。不過你細個時,就只係講小朋友明嘅部分噉啫。

有尐人,喺社會打滾得耐,累積咗金錢權力,即使老咗,但都只係有小朋友嘅視野(甚至智力),將個人嘅喜好放大,就當係造福社會,有時甚至貼兩句聖經金句就當好有道理。呢種,都係淺土,都係小朋友信仰。

種喺淺土嘅信仰,對人世間嘅事情唔明白,於是唔能夠深入去到信仰嘅核心。外在環境一旦轉壞,例如政治環境改變、人生陷入困境,佢嘅信仰就消失到連渣都無得剩。

如果你唔想成世做屬靈BB,請你進入呢個世界,聽多啲其他人嘅人生經歷,甚至同佢哋一齊面對。然後你會漸漸明白耶穌真係好堅,你會好慶幸自己唔再係BB。

有時,碰到一些社運的行動者,細個時有返過教會,但人開竅了,就受唔住教會文化的封閉視野。離開教會後,讀了好多理論書,見識增長了,但與他們對話的信仰視野,仍停留在小時候聽過的教會言訓,以為那就是信仰了,以為信仰只是這種程度,雖然追求公義的心是培養了,但信仰判斷卻是差之毫釐,其實是很可惜。

500年前,馬丁路德那個時代,打開了宗教改革的新路,提出唯獨聖經來對抗教會組織的權力架構,對抗以人的權力佔領聖經信息的解釋權。然而人性始終如一,撤換了教廷的權力,換上的只是眾人的獨裁,教會的無形文化成了新的枷鎖;甚或異化了理性,催生出理性包裝的論述和權力,失去理性思考的初衷。

進入聖經不同層次的處境,會體會到信仰的血肉和靈魂,看見歷代信徒對抗權勢的堅忍和掙扎,看見手握世俗權力者的囂張氣焰如何害人害物,中間的鼓勵和警惕,實在提供了許多面對當下處境時的參考。

Pakkin
https://medium.com/@pakkinl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