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涼薄的指控─回應a_seed柴玲的公開信有甚麼問題

筆者日前在網上看到作者a_seed在討論區1對柴玲性侵事件的言論,和之後她在個人網誌與信仰百川刊登的文章2内容感到失望。雖然在法律上疑點多是歸於被告,而性侵事件本身多是在雙方獨處下進行,加上事隔多年更加顯得是一面之辭,所以事實真相公眾實難以定斷 。縱然事隔二十四年,尚存証據不多會對柴玲的証辭不利,但筆者認為公眾仍需對可能真的受害之事主作公平評論。但作者a_seed 對柴玲文章閲讀疏忽及對性侵的事件涉事人感受缺乏敏感,言辭涼薄,實叫筆者不得不出文指正。以下是筆者從其文章和留言中找出的錯誤 :


錯誤一,

…大家卻得到印象,好像柴很了解遠,所以指控他的現在,仍然有其他婦女受害,柴煞有介事地呼籲她們出來揭發。只是你若細讀那封信,就知道柴並不是說:遠志明你現在還在強暴婦女,某某人告訴我了,你趕快悔改,不要再害別人云云。她只是說「如果你現在還有性侵犯的事情,你要立即停止…」3

 

…為了繼續搞清真相,柴玲在6月30日給遠志明很熟的朋友蘇曉康通了個電話︰得知在1989后當遠志明和蘇曉康來到巴黎時,也有一位女士指控遠志明強奸她。萬潤南和蘇曉康收到這個指控。但是沒有給予調查處理4

作者在討論區聲稱要用釋經的勁頭來分析柴玲的文章5,其實她很可能没有仔細看完文章。柴玲已道她聽聞有同樣指控遠牧性侵的受害者。但作者卻斷言柴玲在作無跟據的指控。這已看出作者没有細仔讀事主柴玲的文章內容就糊亂批評。


錯誤二,

可惜她這樣一影射,遠志明就好像現行的強姦犯了。雖然她並沒有明確指控遠現在是罪犯,聲勢卻有了。這很不負責,我的一個慕道朋友就誤以為遠牧師怎麼這麼假,一邊佈道一邊幹這個事?柴玲為甚麼非要把現在的事工和過去的經歷聯繫起來呢?6

 

…我希望你能跟我正式道歉,并跟我講你當時為什麼那樣做。我也希望你跟其他所有受害者道歉。

如果你現在做了牧師還是繼續行走在淫亂,暴力,謊言和欺騙中,你必須立即停止。認罪忏悔,撫恤受害者。7

正如上文已指出,柴玲已聽聞有其她受遠牧侵犯過的受害者。而柴玲已明言遠牧”如果”現在仍有犯這罪行的話。如一般讀者誤會,這不是事主柴玲的責任,因這只是基本閱讀理解問題,何來影射之有?如果沒有明確證據顯示柴玲文字有誤導,則作者怪罪事主是無根據的,這會是是非不分。


錯誤三,

…遠為甚麼在強暴了她之後要和她提起中國計畫生育政策的醜惡種種?說明遠那時就已經特別了解和痛恨那個政策?可是柴指責遠沒有想為那些墮掉的胎兒做任何事,「你這算信的是什麼基督教???」8

 

…你當時提起褲子時,似乎像個沒事人一樣,為了轉移我的注意力,你隨意地說︰柴玲,他們的天安門屠殺算什麼。你不知道中國的計划生育,那血淋淋的強迫墮胎,很多小孩墮下來還是活著的,護士馬上把他們的頭按到水桶里,小孩掙扎几下就不動了小孩子這樣被墮掉的多的不得了。他們認為小孩的眼球可以做葯,就把孩子的眼球挖出來,堆得像小山一樣9

提到中國墮胎孩子是涉及柴玲述履受害經過的細節。假設事主在覆述實情,她提起是因為遠牧在犯事後以此與六四屠城比較,没有字面上看出遠牧對這些事情有同情或痛恨之意。作者a_seed卻不能讀出文中之意,令人擔憂作者帶有偏見閱讀事主的文章。事主不過是質問遠牧既説受害孩子們比六四死難者更慘,那有否為他們做過甚麽,是可以理解的質問。


錯誤四,

柴玲的文筆不流暢,扯東扯西,重複囉嗦,又想傳道,又想勸人饒恕,又想讚美主,甚至包括解經,寫得太長,很難抓要點。10

柴玲的文章大部份只是記錄她與遠牧就事件聯絡的經過,未算是一篇完整文章。内容包含大堆痛苦回憶 ,文中涉及個人感受實可體諒。作者對事主的文字挑剔要求過高,期望性侵受害人能寫出井井有序,主題清淅的文章實强人所難得不近人情。


錯誤

…而且饒恕是必須有溝通對話作為前提的,哪有單方面一廂情願的饒恕?我專門查過新約中的饒恕,斷定柴玲並不懂得怎樣是真正的饒恕。11

既然作者認為柴玲的單方面饒恕是對原諒的誤解。但現在受害人已挺身出來要求對方悔改及承認罪過,這就不再是單方饒恕。作者對事主翻舊帳,批評她之前對中共罪行的取態實在是不相干。既然她正多次嘗試溝通,要求遠牧先認罪才饒恕,這不正是作者對寬恕的要求嗎12?在這性侵懸案上批評她的寬恕觀,豈不是自相矛盾


錯誤

柴玲把作證牧師的名字都記錯,她似乎有心理創傷,可能也有人際關係方面的嚴重問題,以致把不同時候發生的事件都混在一起了吧?這位姊姊需要得醫治!她這種現身說法式的借題發揮顯得相當不負責任,但她恐怕不知道。13

 

…我沒有攻擊柴玲。柴玲需要有親近的朋友勸她去找醫生檢查一下。其他人可以試圖去和她作朋友來了解和支持她。14

只憑忘記一個名字就説事主有問題需要醫生檢查,似在説她有精神問題,實在是缺乏根據的指控。與她文中指責柴玲的所謂無責任指控(本文已否證)没有分別,是没根據的抹黑。雖然作者仿似在關心事主,但實際是更顯其對柴玲言論的涼薄。


錯誤七,

…粗粗看了一遍,她似乎認為自己沒有地方說話了,所以把事情交給「教會」。這其實不是交給教會,而是交給世界看好戲。15

會談結束后,柴玲給在德國的云牧師做了個簡短的匯報。柴玲跟云牧師的共識是︰衹有真理才能讓我們得自由。真理衹能有一個版本16

柴玲已嘗試把事情私底下處理,但得出兩個故事版本,求助無門下公開事情,期望公眾壓力能助她求個公道。這如何有交給世界看好戲之意?難道為了教會名聲,連為受害者討公道的權利也要犧牲?難道公開自己被强暴的細節是好受的事嗎?


 

總結以上作者的各錯誤,筆者認為a_seed 應收回其言論,及從此對公開發言更謹慎。而筆者更認同另一百川作者蔡昇達的呼籲,遠牧要是清白的話,為挽回已再遭損害的基督教名聲,理應走出來面對測謊17,向公衆交代。

對於涼薄的指控─回應a_seed柴玲的公開信有甚麼問題有8個回應

  1. a_seed a_seed 說:

    “柴玲已道她聽聞有同樣指控遠牧性侵的受害者。” 她聽聞的是1989年的事件,不是現在或做了牧師以後的事件。

    忘記名字代表記憶有問題,或者她不懂得這種證詞需要小心查對再發表。錯誤的證詞discredit 她自己。徐牧師懂得這一點,所以指出來了。

    對正常人,公開自己被强暴的細節是不好受的事,但柴玲很可能心理並不正常。

    我沒有”要求”柴玲文章風格應該如何,我只是觀察評論。她在網上發表這樣的證詞,至少說明沒有人幫她整理修改建議。她很可能沒有親近信任和了解她的朋友。華人教會可以試圖和她的church community溝通來了解和幫助她。

    接受您指出的第五條錯誤,也許現在她願意溝通就說明是在跨向饒恕,只是她的證詞寫的不好,沒有達到效果。

    • Susan Ko Susan Ko 說:

      “公开自己被强暴的细节是不好受的事,但柴玲很可能心理并不正常”

      你错了, 不说出来, 别人不知道, 自己却要一人承受痛苦, 把别人在自己身上犯下
      的一切罪压自己身上, 受害人会有负疚感. 一个把持不住, 真的会变态.

      你是正常基督徒, 应该明白, 神要人悔改,认罪, 向受害人道歉. 不是让你责备, 再
      次伤害受害人. 你觉得受害人应该隐瞒真相, 让更多的人受伤害吗???

  2. Susan Ko Susan Ko 說:

    “華人教會可以試圖和她的church community溝通來了解和幫助她。” 會吗???

    唉… 我也很想原谅伤害我的宣道会长老和潘国华牧师. 但, 容易吗? 我的前夫不幸生 癌,这班长老和潘国华牧师让他的 karok 新女友和他到处制造爱情伟大的见证, 说 成可跟 Toronto 的“云中的约会”相提并论。继而故意诽谤, 诬蔑供他念大学,独 力照顾孩子的前妻,把前妻抹黑成了抛夫弃子,夜夜笙歌的浪漫女人。 害得她和儿子心灵 破碎, 长达十五年.

    他们从不悔改或者认罪, 不肯道歉, 还利用母亲对儿子的爱来, 诬告母亲想血洗教 会, 报复她去法庭讨回一千块钱. 牧师和长老的诽谤和诬蔑比强奸更伤害人。

    因为受害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有勇气说出痛苦的伤害. 一邦长老和牧师刻意诽谤,诬蔑一个妇人的名节, 其痛苦不下于轮奸.

    我曾经过这种 痛苦,十五年了. 居然有知道这事的基督徒若无其事说, 都已经是很久的事. 所以二十年, 柴玲没法放下. 你不是受害人, 不要再伤害受害的人.

    的确是牧牧相卫, 包容他們的罪惡 宣道会的长老和几个牧师合力诽谤,诬蔑我, 报复我讨回一千元, 他们骗我重回宣道会, 然后告我上法庭. 说我想血洗教会, 用restraining order 求法官禁止我回宣道会. 他们不肯认罪, 更不肯认错.

  3. a_seed a_seed 說:

    最新消息,從劉彤牧師那裏傳出來,從一個人的臉書上貼過來:

    劉彤牧師今(1/24/15)在靈糧堂的內部小組長集會時談到他為什麼選擇對柴玲的控訴不作任何的處理。
    “這不但是一件發生在二十多年前,雙方都還沒有信主時的事件。柴鈴還沒有辦法拿出任何證據;反而是 遠牧師方面還有一些旁証。”
    “柴玲在事件之後,在遠師母到美國和遠牧師團圓後還送給遠牧師香水,和遠師母手鐲等物件。遠師母至今還保留著那手鐲。”
    這真的想起來很奇怪,哪有強暴受害人還送給加害人禮物的?反而像是做了虧心事虧欠遠師母的行為。
    “此外柴玲說周愛玲牧師去勸說柴玲老公的美國牧師不要管這件事。事實上周牧師並不是要那美國牧師不要管這件事,而是去說明情況。那美國牧師還以為柴玲在二十年前曾經遭一位華人牧師性侵。但是他一聽說這是雙方受洗前的一件羅生門,他就立刻決定不再管這事。”
    柴玲說這事是在侮辱兩位牧師。一位是周牧師會去跑去關說,另外一位是那個美國牧師,被人關說了以後甚至會放棄主持’正義’。
    劉牧師還提到,他當時見柴玲的時候感覺很不好。因為遠牧師已經跑去波士頓向她道歉,但是柴玲就是一味地想公開此事,甚至要求遠牧師到美國國會去向他道歉,並且堅持在網上公開此事。有炒作她正在從事的「女童之聲」的嫌疑。為了避免讓人拿來當槍使,劉牧師才決定不處理此事。

  4. Susan Ko Susan Ko 說:

    你脑袋进水, 心里变态阴暗,言辞凉薄. 只会对受害人指责诬蔑, 跟你这种人说话是浪费时间!

    “因为远牧师已经跑去波士顿向她道歉,但是柴玲就是一味地想公开此事, 并且坚持
    在网上公开此事” 远牧师为什么向她道歉??? 她被强奸过, 有权选择如何处理, 对
    吗?

  5. Susan Ko Susan Ko 說:

    唉!!!!! 还是柴玲厉害!!!

    我这位母亲什么时候才能洗雪冤情, 让宣道会的潘国华牧师, 罗志强牧师, 还有当年的长老们还我一个清白, 让我儿子重见天日?????

    上帝请你让你的子民不要再昧着自己的良心!

    致教会弟兄姐妹的信

    远志明

    2015年3月2日

    一、我承认自己是个败坏的罪人,后来成了何等人,完全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对于1990年我信主前的婚外性过犯,我再次公开地向神认罪,向当事人道歉。对由此引发的目前这场风波给教会弟兄姊妹造成的伤害和困扰,我表示深深的歉意,请求大家原谅。

    二、我承认蒙恩后也有软弱的时候,是靠主恩的保守才得以站立的。

    三、在神在人面前,我虽然可以默默承受不实的指控,但我不能承认我没有犯过的罪。对于针对我的强奸、诱奸未遂和性侵指控,我一概否认。

    四、对于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进行的相关调查,我会积极配合。

    五、我已辞去我的一切侍奉和事工,专心在主里安息,更新自己。

  6. Susan Ko Susan Ko 說: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很感动!!!

    18位华人教会牧者能面对罪恶, 清除罪恶,洁净教会。决不高举某人和高举事工为借口来牺牲弱势妇女. 更不隐蔽罪恶, 埋没真理与圣洁。

    盼望卡城宣道会的现任牧师和长老也以神的圣洁与公义为首位, 向我母子三人道歉认罪!!! 相信神是掌主权的神。

    18位华人教会牧者联署发布《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
    借着这个事件,我们再一次看到我们的神是掌主权的神。他掌管历史,鉴察人心;他清除罪恶,洁净教会。

    我们相信,神借着这个事件,提醒我们决不能在他的教会中,或在人自己心中,建造“巴别塔”或大大小小的“巴比伦”;决不可高举人和高举事工,而忽略真理与圣洁。

    我们相信,神借着这个事件,提醒我们信仰与生活不能割裂,使我们更愿意来到基督的十字架前,叫圣灵借着十字架治死我们旧人中那种根深蒂固的假冒为善。

    我们相信,真正属主的人会从困惑、软弱、绊跌中,靠着神的恩典重新站立,更加追求圣洁,更加维护教会的圣洁。

    我们相信,神借着这样的“恶性事件”,使华人教会更加儆醒,使我们对教会的圣洁更加看重,对发生在自己生命中或教会里的罪恶更加敏感

  7. Daniel Tang Daniel Tang 說:

    不好意思,我因忙於學業所以遲遲未能回覆。但遠牧近月再有新聞,可以留意一下。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