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介文

莫介文(Bryan Mok),於崇基學院神學院修畢神道學碩士,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博士候選人,主要研究公共神學與生態神學。除神學外,最喜歡飲食(尤其是酒、咖啡和茶)、旅遊和吹水。

浸信會的按牧神學 ——兼論女性承擔牧師職分的問題

相對於博大精深的東正教傳統和源遠流長的羅馬天主教會,浸信會的歷史不算悠久;但是,在基督新教云云教會中,浸信會卻肯定是傳統最深厚的宗派之一。故此,當我們論及按立牧師的問題時,便不得不首先借鏡自家宗派的經驗與傳統,以承先啟後,繼往開來,在廿一世紀的處境延續前人的智慧。

筆者認為,基於浸信會將按立牧師理解為信徒群體對牧者恩賜的確認,被按立者的性別在按牧上是無關重要的。本文首先追溯浸信會的傳統,藉回到歷史本源疏理浸信會的按牧神學,然後在此基礎上討論按牧之中的性別問題。

從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說起

加爾文(John Calvin)是基督教史上最重要的神學家之一,並且是改革宗教會(Reformed Church)神學的奠基者。1然而,他與浸信會有何關係呢?雖然浸信會(Baptists)的名字和部分傳統與信洗派(Anabaptists)相似,2但在歷史上,浸信會更多受清教徒(Puritans)的傳統影響,而加爾文主義正是清教徒傳統最重要的依據。3當然,當代一些浸信會背景的學者指出,不是所有浸信會信徒都認同加爾文主義。4但正如有學者指出,從歷史源流來看,浸信會的傳統與清教徒運動有深厚的淵源,5故加爾文本人的神學可算是浸信會不容忽略的參照點。故此,讓我們先從加爾文最重要的著作《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入手,探討我們應如何理解按牧一事。

對加爾文來說,牧者與一般信徒在屬靈本質上並沒有分別,因為上帝並沒有賜予牧者特殊的權利和榮耀,而只是藉他們的服事和傳道來建立信徒。6牧者最重要的職分是團結教會,使信徒在基督內成為一體,並成為上帝將各樣恩賜分予教會的管道。7牧師的職銜固然尊貴,但這份尊貴並不屬於牧者本身,而是信徒對上帝施予恩賜這行動本身的敬重。8我們需要留意,加爾文在這裡不是說信徒不須尊敬牧者,而是強調牧師職銜並沒有改變持有這職銜者的本質,而只是肯定牧者在主裡所擔當的角色。故此,不論是牧師還是傳道人,我們也當同樣地尊敬,因為他們是上帝的僕人(不是我們的僕人),為上帝的道和教會勞苦。

那麼,「按立」(ordination)又是一回怎樣的事呢?在處理這問題時,加爾文首先澄清領受牧職的條件。對他來說,重要的只有一件事:上帝的呼召。因此,牧者必須是領受並回應呼召的人,並因這呼召而承擔管理和照料教會的職分——不論這呼召是從隱密處聽見從上而來的聲音,還是藉由教會群體的推舉而被領受。9如此看來,在按立牧師一事上,我們基本上只須考慮一件事:教會群體是否能與該牧者一同認定上帝在他身上的牧職呼召。基於這個原因,加爾文強調按立禮必須在信徒群體共同認可和見證下進行。10換言之,教會群體的共識是按牧最重要的基礎,其他牧者的職分是主持和引導整個按牧的討論過程,免得信徒群體因偏差的觀念和情緒而誤解了按牧的意義。11至於按牧的形式,加爾文認為應沿襲聖經的傳統,以按手之禮來進行。12

浸信會傳統對按牧的理解

尊重聖經權威是浸信會重要的傳統之一,因此聖經在浸信會的按牧神學上有重要的角色。然而,按牧神學與聖經的關係並不如想像中地直接,正如眾多聖經學者不約而同地指出,新約聖經對有關按立的記述付之闕如,而且頗為含糊,故根本無法建立一套有關按牧的聖經神學。因此,浸信會只能透過建基於聖經傳統的教會觀來塑造自己的按牧神學,而不能單單引用某些經文選段便了事。13

如前文所述,浸信會的傳統與加爾文的思想息息相關,而在有關按牧的觀點上也是如此。按加爾文的理解,按牧不會使被按立者在屬靈本質上有任何改變,所以浸信會堅持信徒皆祭司(priesthood of all believers)的原則,排除了神職人員這教會階級。基於這原因,浸信會亦認為牧職制度(不是牧職本身)並非構成教會的必要部分,所以容許有一定的彈性。14簡單來說,浸信會相信,牧職並不單單屬於牧師和傳道人,更屬於每一個信徒。但在恩賜分配和教會分工下,領受呼召而全時間委身牧養教會的專職牧者仍是不可或缺的,但他們只在功能上與其他信徒有別。如此,上帝透過將恩賜賜予專職牧者來賜福整個信徒群體(教會)。所以,按立牧師也是整個群體的事,是教會對上帝在個別牧者身上所彰顯的恩典的確定。這樣看來,浸信會一方面肯定教牧同工的領導角色,因他們是上帝賜予整個群體的祝福;另一方面,浸信會同時反對以階級觀念來看待牧師職分,因這與信徒皆祭司的原則背道而馳。15

那麼,總體而言,在浸信會的傳統中,傳道人和牧師在身分與角色上並無二致。如此,為何仍教會仍然按立牧師呢?按牧還有何意義呢?首先,筆者必須重申,浸信會從來不視按牧為一種晉升。16當今的華人教會有一種非常普遍的文化,就是認為牧師比傳道人高級,甚至靈性更好、更蒙上帝的恩膏。這觀點在別的宗派或許有其道理,但斷不是浸信會的傳統。雖然這不涉及真理的問題,但這肯定是浸信會值得且必須珍而重之的傳統,好比我們至今仍堅持以全身浸沒的方式施洗。在浸信會的理解中,按立牧師與牧者地位的高低無關,而是關乎牧者與會眾的關係。意思是,按牧是會眾對牧者恩賜和領導角色的確認,並且是為上帝藉牧者賜福教會而作的感恩慶典。17簡言之,按牧是信徒群體確認牧者所領受的呼召與恩賜的行動,象徵會眾認同牧者與其所委身的教會職事,並肯定會眾與牧者之間的持久關係。18

從上述的討論之中,我們不難發現浸信會將按牧視為主要是地區堂會(包括牧者與會眾)自身的事,而不是整個宗派的事。的確,從一開始,浸信會便確立地方堂會自立自決(autonomy of local churches)的傳統,即以個別的地區堂會而非整體的宗派聯會為基本單位。在歷史上,浸信會從英國的國家教會(即安立甘宗〔Anglican Church〕,華人多稱之為聖公會)之中分離,一方面是反對國家干預教會選立牧者的情況,19另一方面是要擺脫教會的中央權力組織對地區堂會的掌控。這種傳統在浸信會的按牧神學中也明顯地反映出來。與許多其他宗派不同,在浸信會的傳統中,按牧的決定權在於地方堂會,而不是在於宗派總會或按牧團。雖然後兩者可以因應情況而參與在按牧的過程中,但它們的權責不能凌駕地方堂會及其會眾,反而需要尊重地區堂會的決定,因為地方堂會有責任分辨上帝的靈在牧者身上的呼召,並讓整個群體一同肯定上帝的工作與牧者的恩賜。20

按立女性牧師的問題

在上文,我們探討了浸信會傳統的按牧神學,而這讓我們有足夠的基礎來檢視按立女牧的問題。反對按立女牧最常見的論點,是聖經中的男性領導原則。《提摩太前書》指出,女性不能擔當教導的角色,而她們的權力也不能高於男性,因為女性是在男性之後才被造,並首先受魔鬼欺騙而犯罪(提前2:11-13)。另一方面,《以弗所書》也指出,丈夫是妻子的頭,妻子要順服丈夫(弗5:22-24)。因此,有人以為男性在家庭和教會的領導角色是聖經恆久不變的真理。21

可是,無論是否認同男性領導的原則,上述之論點也難以證明浸信會傳統是不應按立女性為牧師的。正如上文所言,浸信會從來不視按牧為牧者職位上的升遷,而牧師和傳道人的領導角色理應是沒有分別的。換言之,除非教會不接納女性為傳道同工,否則便沒有理由反對按立女性為牧師。同理,按牧也不會對被按立者的家庭角色有任何影響,故按立牧者的次序與其性別並沒有關係。

在顯恩二十多年的歷史中,女性領導一直是教會生活的一部分。我們不但有女傳道人和女執事,也有很多姊妹參與教會不同的領導工作,正如弟兄們為上帝的國而獻上自己的恩賜一樣。一言以蔽之,顯恩一直在教會生活中實踐男女平等的原則,而這亦有一定的聖經基礎(例如:加3:26-28)。因此,在堂會自立自決的浸信會傳統下,按立女牧是顯恩自然不過的信仰實踐。此外,在2006年,美國浸信會已有約1,600名受按立的女牧師。22至於亞洲地區的浸信會,以菲律賓為例,菲律賓浸信會聯會(Convention of Philippine Baptist Churches)也於1980年按立了第一位女牧師。23香港方面,首位浸信會女牧師要到2002年才出現。當年,沙田浸信會按立資深傳道人鄧美琴為牧師。24故此,參照顯恩的教會生活和不同地方之浸信會的經驗,按立女牧是非常合宜的信仰表達。

浸信會在近數十年開始按立牧師的做法,正實踐了尊重聖經權威的原則。我們相信,上帝的道活現於聖經之中,在任何時代皆能觸動和轉化人們的生命。故此,雖然聖經是古老的著作,但我們卻認為它不受制於往昔的文化處境,而是可以藉過去寫成的文字顯出適切當下的精義。那麼,若我們真的尊重聖經權威,便須虛心聆聽並認真理解上帝在經文裡面和背後的話語,而不能不求甚解地將經文的字面意思硬套在今天的處境上,將鮮活的聖經信息當成死的文字。聖經不是信徒和教會的說明書,也不是任人挪用的金句選輯,而是充滿生命力的聖言。因此,我們不能孤立地理解某些經文選段,而必須將我們的神學建基在對聖經的整體性理解上。25

在第一世紀的猶太社會中,女性在宗教生活之中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地位可言,可謂是男性的附屬品。但是,耶穌卻開創了新的信仰社群模式,在其中舊有的制度要被打破,新的秩序將要建立(太9:14-17、可2:18-22、路5:36-38),人類社會的地位與階級也會被顛覆(太23:11-12、路14:7-11)。在耶穌的眾多門徒之中,有不少是女性,例如是抹大拉的馬利亞。而且,在耶穌所創立的群體中,女性更有聽道與學道的權利(路10:38-42),因為他所傳的福音是解放受壓迫者的好消息(路4:18-19)。在這一點上,保羅書信與福音書是互相呼應的。例如,保羅在《加拉太書》強調信徒在基督裡的平等地位,不分男女,都在耶穌基督中成為一體(加3:26-29)。另外,在《哥林多前書》,保羅雖然部分地保留了女性服從男性的觀念,但卻更強調彼此相屬、唇齒相依的關係,更認同女性可與男性一樣,在聚會中帶領祈禱和講道(林前11:2-12),而這種解放思想的體現則在《羅馬書》的結語清楚地呈現出來,因為女與男在信徒群體之中皆一同成為主內的同工(羅16:1-24)。如此看來,女性在教會中的領導角色,其實有一定的聖經基礎。

那麼,最後,我們應如何理解明顯支持男性領導的經文呢?這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不可能用三言兩語便完全處理;由於篇幅所限,筆者在這裡只提出一些初步的方向。首先,聖經不是一言堂,而是包含了不同甚至彼此矛盾的觀點。同樣面對男女平等與教會秩序的兩難,《哥林多前書》和《提摩太前書》有不同的處理。前者嘗試在兩者中間取得平衡,後者則以秩序為優先考慮。但是,雖然後者嘗試透過壓抑女性在教會的地位以維持教會秩序,但它的重點是要打擊女人管轄男人的情況(3:12)。如果我們夠細心,便不難發現這段經文並沒有試圖高舉男人管轄女人的觀念,而是要求男女皆安分守己,免使教會混亂(3:8-12)。當然,兩封書信有各自的處境,在此亦不能詳談,但無論如何,在今天的教會,我們實在很難想像由女性領導教會在原則上會引起混亂。故此,在今天的處境中,前者的方案似乎較為可取。況且,相對於前者以萬有皆出於上帝(11:12)為神學基礎,後者以創造的先後次序和夏娃被引誘為基礎的理據便顯得不夠充分。如果以創造先後來論地位高低,那麼人類便須臣服其他物種了,而且沒有女人,世界根本就不會有其他男人。因此,前者的論述的確更為精彩,而且也與福音書的神學更為相符。26另外,根據《創世紀》的記述,在上帝眼中,夏娃與亞當皆同樣要為自己所作的承擔責任,不能推諉他人(創3:16-19)。27故此,在兩段經文互相衝突的情況下,按照從整體來理解聖經的原則,前者的觀點更值得參考。

至於《以弗所書》強調男人是女人的頭(5:21-33),又是否意味着男性領導、女性跟從的原則呢?在理解這段經文時,我們沒有需要深究「頭」這字在原文中的意思,因為無論它的意思是「元首」還是「源頭」,對整段經文的理解也不會有很大差別。按照上文下理,作者在這裡明顯地不是處理丈夫與妻子孰高孰低的問題,而是兩者之間的相互關係。既是強調相互性,那麼,妻子順服丈夫、丈夫愛妻子這兩者便不能分割地、孤立地理解。這裡強調的,其實是說夫妻之道,不外乎彼此順服、彼此相愛,兩人不要以為自己可以沒有對方。總意是,在婚姻和家庭之中,夫妻「要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5:21)。即是說,基督是我們最終順服的對象,在基督之內,夫妻則彼此順服,否則便是自以為是基督。故此,若我們以為這段經文是主張男性領導,其實是捉錯用神。這樣看來,如果牧者在被按立後便以為自己可以單向地領導配偶,不但違背了浸信會的傳統,同時亦誤解了聖經的意思。

結論

從上述的討論中,我們可以總結說,無論在神學、聖經以至實踐上,按立女性牧師不但沒有違反我們浸信會的傳統,更是我們合宜的信仰實踐。根據加爾文的思想和浸信會的傳統,按立牧師並沒有使一個人更神聖、更尊貴、更高等,而是信徒群體一同肯定和認同上帝在牧者身上的呼召與恩賜。換言之,按牧的意義並不在於領導地位的提升,而是在於牧者與地方堂會之間的彼此確立。無疑,這不是對按牧唯一一種理解,但卻是所有浸信宗教會應該珍惜的傳統。

基於這種對按牧的理解,只要浸信會肯定女性能夠承擔傳道人的職分,便是同時肯定女性能承擔牧師的職分。無論是否認同男女平等,按立女牧皆符合浸信會數百年的傳統。況且,在實際處境上,世界各地的浸信宗教會陸續按立女牧,而顯恩的教會生活亦一直認可女性的牧職呼召和領導角色,因此按立女牧可謂順理成章。在神學上,由女性擔任教會的領導角色也有穩固的聖經基礎,並且符合福音的解放精神。雖然沒有經文直接宣告男女完全平等,但從聖經的整體看來,男女平等已在新約聖經之中開始萌芽,等待後世逐步發展這種精神。如此看來,按立女牧不僅符合浸信會的傳統,更是對耶穌基督的福音的一個合宜回應。

(後記:抱歉先前沒有注明文章背景。本文乃筆者為自己堂會〔顯恩浸信會〕按立女牧師一事所撰寫的文章,目標讀者是堂會會友。後因認為或許對其他人也有少許價值,故在此發表。不過,無論如何,筆者不歡迎所有謾罵式回應,一經發現,定必刪除。)

參考文獻

張慕皚。〈從聖經看婦女的地位及事奉〉。載《建道神學院百周年紀念論文集》,梁家麟編,1-24。(香港:建道神學院,1999),

Brackney, William H. “Ordination in the Larger Baptist Tradition.” Perspectives in Religious Studies 29, no. 3 (Fall 2002): 225–39.

Calvin, John. 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Translated by Henry Beveridge. Peabody, Mas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2008.

Davis, Vernon. “Toward a Baptist Theology of Ministerial Ordination.” Perspectives in Religious Studies 29, no. 3 (Fall 2002): 295–313.

Estep, William Roscoe. The Anabaptist Story: An Introduction to Sixteenth-Century Anabaptism. 3rd ed. Grand Rapids, Mich: William B. Eerdmans Pub, 1996.

González, Justo L.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Vol. 2.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84.

Heim, S. Mark. “Improving Our Gifts: Ordination in Baptist Perspective.” American Baptist Quarterly 14, no. 3 (September 1995): 190–206.

Humphreys, Fisher. “Traditional Baptists and Calvinism.” Baptist History and Heritage 39, no. 2 (Spring 2004): 56–60.

McGrath, Alister E. A Life of John Calvin: A Study in the Shaping of Western Culture. Oxford; Cambridge, Mass.: B. Blackwell, 1990.

Miller, Ann. “The Ordination of Women among Texas Baptists.” Perspectives in Religious Studies 29, no. 3 (Fall 2002): 269–88.

Romarate-Knipel, Carla Gay A. “Angelina B. Buensucesco: Harbinger of Baptist Ordination of Women in the Philippines.” Baptist History and Heritage 41, no. 1 (Winter 2006): 8–17.

Thompson, Philip E. “Baptists and ‘Calvinism’: Discerning the Shape of the Question.” Baptist History and Heritage 39, no. 2 (Spring 2004): 61–76.

網絡圖片,取自http://zoecouncil.lpmw.org/wp-content/uploads/2015/06/zoe-ordination.jpg


  1. 香港沒有教會直接以「改革宗」之名來命名的教會,但改革宗的傳統在香港基督教有很大的影響力。直接傳承改革宗的香港教會,最重要的可算是中華基督教會,而另外還有不同的長老會教會,如金巴崙長老會。更重要的是,在眾多受福音派運動影響的教會之中,加爾文的神學思想可謂當中最重要的骨幹。
  2. 有關信洗派(又稱重洗派或重浸派)的扼要歷史,參Justo L. González,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vol. 2, The Reformation to the Present Day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84), 53–60。如有興趣深入了解信洗派的故事,參William Roscoe Estep, The Anabaptist Story: An Introduction to Sixteenth-Century Anabaptism, 3rd ed. (Grand Rapids, Mich: William B. Eerdmans Pub, 1996)。
  3. González,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2:224–26. 加爾文主義(Calvinism)不同於加爾文本人的思想(但兩者有密切關係),而是追隨加爾文的人將他的神學進一步系統化並加以鞏固,成為一家之說。有關加爾文本人和加爾文主義的分別和關係,參Alister E. McGrath, A Life of John Calvin: A Study in the Shaping of Western Culture (Oxford; Cambridge, Mass.: B. Blackwell, 1990), 175–94。
  4. 例如,Fisher Humphreys, “Traditional Baptists and Calvinism,” Baptist History and Heritage 39, no. 2 (Spring 2004): 56–60; Philip E. Thompson, “Baptists and ‘Calvinism’: Discerning the Shape of the Question,” Baptist History and Heritage 39, no. 2 (Spring 2004): 61–76。
  5. William H. Brackney, “Ordination in the Larger Baptist Tradition,” Perspectives in Religious Studies 29, no. 3 (Fall 2002): 225.
  6. John Calvin, 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4.3.1.
  7. 同上,4.3.2。
  8. 同上,4.3.3。
  9. 同上,4.3.10–11。
  10. 共同認可不等於需要每一名信徒都認同,這裡的重點是尋求和達成共識。
  11. Calvin, 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4.3.15.
  12. 同上,4.3.16。
  13. Vernon Davis, “Toward a Baptist Theology of Ministerial Ordination,” Perspectives in Religious Studies 29, no. 3 (Fall 2002): 297–98.
  14. S. Mark Heim, “Improving Our Gifts: Ordination in Baptist Perspective,” American Baptist Quarterly 14, no. 3 (September 1995): 190–91.
  15. 同上,192。
  16. 同上,199。
  17. 同上;Davis, “Toward a Baptist Theology of Ministerial Ordination,” 300–301.
  18. Davis, “Toward a Baptist Theology of Ministerial Ordination,” 306–10.
  19. Brackney, “Ordination in the Larger Baptist Tradition,” 226.
  20. Davis, “Toward a Baptist Theology of Ministerial Ordination,” 302–303.
  21. 例如,張慕暟,〈從聖經看婦女的地位及事奉〉,載《建道神學院百周年紀念論文集》,梁家麟編(香港:建道神學院,1999),2-3。
  22. “Women’s Ordination in Baptist Churches,” The Christian Century 123, no. 15 (July 25, 2006): 13.
  23. Carla Gay A. Romarate-Knipel, “Angelina B. Buensucesco: Harbinger of Baptist Ordination of Women in the Philippines,” Baptist History and Heritage 41, no. 1 (Winter 2006): 15.
  24. 〈浸信會首位女牧師〉,《時代論壇》784期,第8頻道,2002年9月8日。
  25. Ann Miller, “The Ordination of Women among Texas Baptists,” Perspectives in Religious Studies 29, no. 3 (Fall 2002): 276.
  26. 同上,272。
  27. 同上,273。

對於浸信會的按牧神學 ——兼論女性承擔牧師職分的問題有1個回應

  1. 曠野神僕 曠野神僕 說:

    這篇文章隨己意解經,我只問你一點,以弗所書5章說:「22 你們做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 23 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 24 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

    你卻說夫妻是彼此順服就好,是不是? 那照你的意、教會和基督也彼此順服就好,對吧?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