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波斯請辭 又一巨型教會「甩轆」

原刊於教會這江湖,2018年4月12日

波斯辭職,繼Mark Driscoll之後,又一位美國超大型教會巨頭下台,不用提全球最大的教會創辦人趙鏞基的醜聞。一個給「色」字拖挎,一個因「權」字幹不下去,一個負上「財」責而被責。

巨型教會發紉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韓國。韓戰後,南韓的長老會變得愈來愈大。南美洲也有些超大型教會出現,但美國反居其後。當時波士頓運動(十字路教會,ICOC),柳溪社區教會尚未崛起,馬鞍峰教會(美南浸背景)還要晚一點。馬蓋文一本《教會增長原理》打響了「教會要變得更大」的鑼鼓,美國教會紛紛去看看韓國長老會的風景。

長老會堂會大極有限,趙鏞基的細胞教會好像可以變得無限大。一間教人會七十五萬人。美國Ralph Neighbour給細胞教會另一個名字一「雙翼教會」。他這一套是向星加坡堅信浸信會學的,堅信浸信會是向趙鏞基學的。細胞教會的賣點在教會可以變得很大很大,和它的名稱恰恰相反。

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教會為應付九七問題,曾提出化整為零,停止申辦學校和社會服務基構以植堂的建議。結果又恰恰相反……巨型教會相繼出現,其他想一樣變大的教會,又去取經,學習其教會變大的「模式」。

我從不相信這些成功變大的巨型教會變大的「模式」。那些巨型教會之有今日,不是靠模式,而是靠牧師。

「模式」是那些巨型教會變得太大,産生許多實際難題。例如趙鏞基,會友太多了,不可能再蓋一間更大的教堂,去容納每個教友每個禮拜都來做禮拜。細胞教會為了「解」這個「難題」。你不能借別的教會去解決變得太大的難题的答案,來回答自己教會變不大的難題。

巨型教會之有今天,因為從前有一位有恩賜,有魄力的牧師把它帶大,而教會順服那位牧師的領導和教導,才有今天。如果你想你的教會做到那位牧師的教會那麼大,就要找一位有能力又能幹的人當牧師,給他二十年時間,並一心一意跟著他。

我不相信巨型教會的原因,也是領導問題。蚊型教會也好,恐龍教會也好,牧師都是人,都會「出軌」。但巨型教會的牧師出事,兹事體大,比小型教會的影響更大。

巨型教會領導人下台或退休,誰去接班?以前寫過一篇,巨型教會繼承問題,不重覆說了。Robert Schuller退休,「水晶宮教堂」殘喘不久,教堂給賣掉抵債,人數驟降。

巨型華人教會,出現至今,二、三十年,正經歷傳承的過程。今時今日,香港社會環境面對著九七後的急劇變遷,在傳福音和牧養上,一些大型教會漸失去活力。以往由魅力牧師架乘的管理架構「列車」,因車卡太長,耗油量太大,尾大不掉,會不會「甩轆」呢?

我很擔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