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活在威權與恐怖,行出自己的路……

昨午在臺灣曠野雜誌社蘇南洲社長陪同,到了「景美人權文化園區」,這是臺灣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轄下的園區。教我震憾的,是這原來就是戒嚴時期許多政治受難者被羈押、起訴、審判及代監執行的地方,好幾個地點,均令我想到中國及香港,幾乎要掉下眼淚……

「公正廉明」的軍事法庭

軍事法庭

軍事法庭

首先,是軍事法庭。戒嚴時期許多政治案件,都在軍事法庭審判(當然是不公開的)。從「軍事法庭」的設計,可見審判官與檢察官並排,高高在上,被告與辯護人則處於下方,控辯雙方根本就不是平等……對照法庭外牆刻有「公正廉明」四個大字,步入法庭的政治犯,真的相信自己會得到公正審判嗎?

公正廉明

公正廉明

《醜陋的中國人》的作者柏楊就是在此受審。自1960年起他撰文抨擊時局,批判中國傳統文化。1968年將「大力水手」漫畫譯成中文,提及Popa父子買了一座小島,命名Popalania(卜派國),父子在島上建國,各自競選總統,又將卜派演說開頭的Fellow Popalanians 譯之成「全國軍民同胞們」。當局認為他在影射蔣氏父子,以「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罪名判刑12年(後因蔣介石離世減刑為8年,但刑滿後又被迫留在綠島,合共在獄中長達9年)。另一位崔小萍被捕後,日夜疲勞偵訊,被迫寫下認罪自白,同樣以「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罪名判無期徒刑,後改判14年,至1977年出獄。

昔日的「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罪,不正是今天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嗎?昔日的以言入罪、被認罪,不正是在彼岸另一國度重現嗎?也許,大力水手Popa變了小熊維尼,「軍事法庭」進化成公開提審,但「依法治國」卻與「公正廉明」四字一樣,仍是何等諷刺。今天,被認罪者還要感謝「文明辦案」!導覽員(師大歷史系畢業生)說:「臺灣的過去式,成了中國的現在式」,平行時空的兩岸三地,歷史在這邊進步,卻影照出那邊的倒退與沉淪。

美麗島大審判

第一法庭

第一法庭

1977年增設的「第一法庭」,著名的「美麗島大審判」(1980年3月)就在此進行。美麗島事件是「二二八」後,臺灣歷史的重要一頁。網上資料對事件的簡述如下:

1979年12月10日舉世各國慶祝人權日,台灣卻爆發美麗島事件。當晚六點鐘《美麗島雜誌》人員聚集在高雄市遊行,朝向新興分局前大圓環前進。黃信介演講,要求解除戒嚴與言論自由。國民黨預先收買地痞流氓冒充支持者,手持火把攻擊憲警。八點半,鎮暴部隊未暴先鎮。他們包圍群眾,扔擲催淚彈,投射探照燈,逐步縮小包圍圈,故意挑起警民衝突,然後再鎮壓民眾。媒體濫肆謾罵黨外人士,例如「剷除國賊、人人有責」等。御用打手學者也在中央日報連署,譴責美麗島叛亂份子、暴力份子。

地痂流氓、未暴先鎮、催淚彈、媒體謾罵與攻擊、御用打手連署譴責……是歷史在重覆嗎?還是這是強權者技窮,除此以外,他們還懂甚麼?

第一法庭展示了兩張相片,其中一張見到七名被告:張俊宏(後任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後任民進黨主席)、陳菊(現為高雄市市長)、姚嘉文(後任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後任民進黨主席)、呂秀蓮(陳水扁時代任副總統)及林弘宣(長老教會牧師)並排。其中施明島而對政治審訊,更毫無懼色,展現了笑容。另一張見到時任辯護律師的謝長廷(後任民進黨主席)。當然,照片中未見到的辯護律師包括:陳水扁、尤清、蘇貞昌、張俊雄等人。美麗島事件是二二八後,國民黨最大規模逮捕黨外人士的衝突事件。 沒想到,竟與七名被告那麼接近……37年前面對審判的時候,他們對臺灣的民主進程,是樂觀還是悲觀?

美麗島大審判

美麗島大審判

是的,美麗島大審判某程度上,代表威權統治者的強權勝利。不過,黨外運動並沒有因此而被打垮。打壓與牢獄沒法阻止黨外人士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壟斷的政治權力無法再抑止民間醒覺的時代潮流……親身站在第一法庭,望著七名被告的相片,不期然會想起劉曉波、「七○九大抓捕」的維權律師;還有香港正在或即將身陷囹圄的抗爭者。黑暗的勢力與強權,只有赤祼祼的強權與暴力,在法庭內看似掌控一切,但政治被害者的意志沒有消沉,抗爭者的精神與靈魂不滅,歷史與公義,一定會站在強權者的對立面,黑暗終會過去,迎來民主轉型的黎明。

牢獄中的政治受害者

仁愛看守所

仁愛看守所

園區除了法庭外,另一個教人震憾的是「仁愛看守所」,即是白色恐怖時期的拘禁地。諷刺的是,這個羈押政治犯的地方,竟以「仁愛」為名。「仁愛」、「信義」、「和平」、「忠孝」相信是昔日國民黨政權的「三民主義核心價值觀」,對照現實,何等虛偽與荒謬!戒嚴時期許多政治犯(如黃信介、柏楊、呂秀蓮、施明德、李敖、陳菊等)皆曾羈押於此。看似是強權得勝的監獄,其實禁不住民主、自由與人權的信念與價值。我想起前一晚聽周保松兄在道南館地下室分享小王子,「非如此不可」、「在乎」、「自由」……再想起劉曉波在法庭無法讀畢的「告白」:「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殺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窒息人性,壓抑真理。為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昔日在看守所的眾多政治犯,對自己所「在乎」的信念,也是「無怨」的。

押房

押房

走過押房、放封區(一直以為是「放風」,原來是「放封」)、洗衣工場、家屬面會室、圖書館……這些都是昔日政治犯活動的地方。腦海裡沒法不想起幾位在牢的香港年青人的面容;又想到剛讀到健民兄、耀廷兄及朱牧的訪問……。看守所承載著許多政治受害者的生命,充滿著眼淚與悲憤,也見證今天更令人要珍惜的人權、法治與自由。剛好一群高中生來參觀,這些生活在民主轉型時代的臺灣新生代,沒想到今天享受的一切,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其實是許多人付出生命的代價。導覽員說不少被牢者不想回到這裡,但是黑暗的牢室,已成為臺灣歷史記憶的一部分,也是對新生代國民教育的最佳場地。

政治犯名單

政治犯名單

在參觀醫務室時,聽到一個感人的故事。1968年被牢的陳中統,因參加「臺灣青年獨立聯盟」被捕。由於他是醫生,故獲調至醫務室任醫官,他利用為新牢友作身體檢查的機會,每隔一段時間便整理出政治犯的名單,再冒險放到外面,令國際人權組織掌握政治犯的資料,得以向國民黨表達關注與施壓。每一個受害者的名字,需要被人知道,需要牢牢底記住。

行自己的路

遇到一位在英國大學讀博物館研究的臺灣博士生,為其博士論文作田野,訪問我參觀後的感想。我跟她說:臺灣走過白色恐怖與威權時期的歷史,在在為中國及香港的抗爭者賦予盼望。是的,我心底是多麼期盼在有生之年,能見到六四的紀念館及人權紀念碑在天安門廣場落成,還有囚禁中國政治犯的北京秦城監獄,也能成為中國的人權文化園區。當然,六七暴動及雨傘運動也應記入香港史的書寫,在金鐘、維園,甚至西九文化區,需要建構作為香港新生代公民教育與人權教育的記念空間,提醒大家,獨立精神、思想自由、人權民主的重要性。

離開時,收到導覽員送的小禮品,上面寫著:

天光啦,振起自尊心
熱擁崇高的理想
大步用力行出咱家己的路

這是被判無期徒刑的政治受難者郭振純所寫的「行家己的路」,後來譜上曲,在在道出政治受難者的心聲。

2017年是臺灣解嚴三十年。想到中國與香港的現況,只有痛心。威權與恐怖,竟然就在咫尺之間。痛心之餘,我們也要振作,懷著仍相信及堅持底信念,一步一步行出自己的路……

後記:除了景美外,臺灣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也在綠島──百色恐怖時期最大規模的政治受難者監獄──規劃了「綠島人權文化園區」。

我的下一站──綠島……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