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活出同一教會同一身體的見證

最近數月,香港基督教善樂堂的人事糾紛(有關該堂解除創會牧師職務)不單備受關注,而且雙方衝突更趨白熱化,甚至有對簿公堂之勢。由於關注這堂會的教內牧者和肢體越來越多,以至不同立場各方在社交媒體上常常互相攻擊,當中更充斥著詛咒、仇恨、侮辱的詞句,和醜化、妖魔化對方的說話,其惡毒程度令人咋舌,情況令人扼腕嘆息。

我這幾個月來也有留意事態的發展,心裡感到萬分難過和傷痛。難過,是因為看到一位開荒建立教會並且在該堂服侍二十多年的牧者,竟要面對與堂會全面決裂的狀況;傷痛,是因為看到肢體間的互相攻擊,看到整個基督身體的支離破碎,看到基督的名受到羞辱嘲諷。

不少主內同道都說,事情去到雙方完全翻臉決裂這個階段,已經不能再做什麼,外人加任何意見,都只會令事情更複雜,惟有把一切交託給主。所以我也曾想到,不如置身事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反正日常工作已非常忙碌,何必浪費時間在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上?但後來我心裡仍是忐忑不安,難過憂傷。面對一間堂會的傷痛,當中有些肢體也略有認識,我們真的可以袖手旁觀嗎?使徒保羅不是教導我們說「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嗎?難道這間小堂會的眾弟兄姊妹和他們的牧者、領袖不是我們的肢體嗎?自宗教改革以來這五百年,基督新教其中一樣備受批評的缺失,不正正是宗派主義所帶來的各自為政和只顧自己嗎?

著名神學家巴特多次提出,教會必須視宗派主義和堂會間的各自為政為教會的一件醜事、惡行,並必須悔改,竭力持守真正的教會合一。當我們只顧自己堂會或宗派的發展,而視其他堂會、宗派的糾紛和需要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甚至抱持一種「花生友」的態度的話,我們其實正參與撕裂基督的身體,我們正對我們的肢體說「我用不著你!」

有朋友說,如果個別堂會的長執領袖不接受任何第三者的介入或調停,那任何人都無法介入該堂事務。網上也有文章認為「從來沒有統一或獨立組織,有公權力可以凌駕在任何宗派、堂會之上作調解、審判」,因此,若有關衝突問題在堂會內部處理不來,雙方就要分道揚鑣。我明白這確是事實。但這也正是最令我難過的地方,就是對某些堂會領袖來說,整個基督教會內都沒有兩三位他們能信任的牧長,能分擔他們的重擔,並協助他們處理這次嚴重的人事糾紛,以至這間堂會面對的一切艱難,都要由他們的領袖自己解決。令我更難過的,是其實很多堂會(不論大小)的處事手法和教會觀,都跟這些堂會領袖一樣。

我認為即使基督新教在過去五百年,在組織架構上不斷分裂,結果造成了宗派林立和堂會眾多的現象,但這不應成為堂會領袖只顧自己和彼此間不相往來的藉口。最重要的問題仍是,我們是否相信我們同屬於那一體、聖潔、大公和傳承自使徒的教會?我們是否同屬基督身體而身體只有一個?當一個身體上的大部份肢體,都是自己顧自己及自生自滅時,這個身體還能有力地運作嗎?這還是一個身體嗎?這還不是我們痛定思痛,重整我們教會觀的時候嗎?

為了讓眾堂會領袖能在近期的堂會糾紛中汲取教訓,並藉此更新和校正教會觀,讓整體教會得到建立,我在三個月前曾撰「從堂會糾紛反思堂會本質、領袖角色和合一見證」一文,對堂會領袖們作出一些提醒和提出一些具體建議。我覺得其中幾個重點到今日仍然適切,所以修訂了部份重點並摘錄如下。

首先,每間堂會作為非牟利慈善團體,有其公共性質,理所當然應接受社會大眾(當然包括主內肢體)的監察。因此,即使是堂會的內部運作例如人事管理或財務管理,也不應被視為純粹堂會內部事務,而是應面向社會,嚴守程序公義,保持高透明度,和確保所有堂會運作在公開、公平和公正的情況下進行。

其次,堂會領袖必須了解,當代堂會確是一間有限公司,受公司法規管,當中長執具有義務董事角色,教牧具有受薪僱員角色,這體制本身存在很多需要克服的內置矛盾,極容易引來衝突。所以,努力處理好彼此關係,實踐真誠相交和彼此相愛的精神,應是堂會領袖的首要任務。

第三,堂會領袖若確信所有耶穌門徒屬同一身體同一教會,便必須視個別堂會為整個基督身體中的一個肢體,並甘心樂意接受其他主內同道的勸勉和提醒。堂會領袖優先效忠的對象,應該不是堂會,而是耶穌基督。堂會應重新被視為工具,為了服事那一體、聖潔、大公和傳承自使徒的教會。所以,我建議所有不隸屬於宗派的獨立堂會,可主動邀請資深牧者成為顧問牧師,定期與資深牧者溝通,接受牧者守望。在我近年接觸和支援的獨立堂會中,不少都主動邀請教內有聲望的牧者作為他們堂會的顧問牧師,並且不只是掛名的,而是有定期接觸,彼此相交的,我認為這是一個健康的趨勢,以至當有一日該堂會出現人事糾紛時,可讓資深的牧者或長執介入支援。

願意使徒保羅的勸勉常在我們心中:「所以,在基督裡若有什麼勸勉,愛心有什麼安慰,聖靈有什麼交通,心中有什麼慈悲憐憫,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立比書二章一至五節)

我盼望有一日,不同宗派不同堂會的教牧和長執之間,能更多彼此勸勉、安慰和提醒,各人不會單顧自己宗派或堂會的事,也會顧別的宗派或堂會的事。大家之間也不會結黨分爭,貪圖虛榮。我盼望有一日,香港所有惟獨忠於基督的堂會,都視大家屬同一身體,也視彼此間為主內肢體的關係,願意彼此結連,資源共享,互相守望,在這個混亂撕裂的世代中,活出一個基督身體的見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