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洛桑會議後的反思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今次有機會參與「東亞洛桑青年領袖會議」(EA YLGen 2019)於3月25-28日在濟州島舉行,大會主題為「福音的本質」。我的心情十分期待,原因是過去在香港很少聽到有關洛桑運動的事情,甚至在教內的討論也不多。我相信在香港很少信徒能夠聽過洛桑運動的歷史,並了解洛桑是怎樣的一回事。其次,在會議當中能認識其他東亞地區的領袖,包括中國、韓國、朝鮮、日本、台灣、香港、澳門、及蒙古地區。今次能夠親身參與了解,這四日的會議中實在很寶貴。在討論的互動中讓我有以下的反思:

1. 能自在地與青年領袖分享(Network Group)

在這次會議中,其中一個目標是『擁抱差異走向合一』,大會安排每天有兩個時段讓來自不同地區的成員一起小組分享及討論。透過對話揭示彼此的不同,但同時透過分享理解彼此的難處。其中我的小組在討論未婚單身在教會中的壓力,已讓我發現香港與台灣在這論題上已有一定差異。在小組分享中讓我認識到每個地區在福音上及教會的發展上,的確有自身的限制與難處。我們各人在訴說自己的故事,並且彼此看見上帝在當中的工作,讓我們學習聆聽並學習別人。透過分享讓我們彼此了解及守望,學習擁抱差異、和而不同、走向合一。最後,我們小組每次用各自地區的語言一起禱告及彼此守望。其中一位成員是來自日本,當他以日文禱告的時候,我體驗到基督裡的合一,彼此語言不同並不是攔阻。

此外,各小組成員可以坦然地說出個人的看法,能夠投入地及沒有包袱地參與討論。反思香港教會,或許我們仍未能製造一個安全的平台,讓不同世代、不同宗派、不同教會、不同立場的人可以有對話的空間及學習擁抱差異。

2. 能了解各地區的困難與需要

大會安排一個時段讓各地區介紹他們的處境及需要,並且讓全場為該地區一同守望及禱告。而第一晚關注的地區就是香港。帶領者鼓勵在場所有香港人站起來,其他地區的弟兄姊妹就開始祈禱。那一刻好感動我,很難想像其他地區會記念一個細小的香港。此外,相對其他地區如日本,日本的基督徒與天主教徒佔全國只有1%,日本教會每年平均受浸人數少於一人(0.96)。大部份牧者也是年齡頗高,四十歲以下的牧者卻極少。日本確實是一個很不容易的地方。我想像在日本當一位牧者的難處,由失望至絕望,以上的數字可能對香港的牧者來說會感到極大的沮喪,因為付出任何努力,最後也有可能徒勞無功,日本的牧者就是在這種土壤中竭而不捨的將福音傳開。為日本祈禱那天,當我回頭觀看日本領袖站起來時,發現與香港參加者人數差不多,還有他們都是很年輕的領袖。我不禁流淚,因為看見神的工作,祂在興起日本年輕領袖為祂作工。此外,聽到北韓及中國的難處,宗教在該地區備受打壓,但他們仍不至絕望,原因是他們確信”God is in control, God is at work”。

香港牧者享受的支援的確相對比以上地區多,作為香港牧者比較以上地區沒有那麼艱難。香港仍享有宗教自由,我們會否仍珍惜並且反思信仰的踐行。反而一些創啟地區(Sensitive Nations)的信徒卻珍惜信仰自由的可貴,竭力的成為見證。

3. 每天信息及工作坊的再思

今次洛桑會議製造了一個平台,讓不同地區青年新一代的領袖彼此結連。是次會議中,大會提供多個工作坊給與會者選擇並參與,例如:宣教中的藝術、東亞地區復興的歷史以及新一代的異象、真正領袖的培育等等。各人用上自己的恩賜在一個共享的平台上互相啟發,並想像當中的可能性。今次大會每晚的信息也是環繞『全體的教會,帶著整全福音,面向全世界』(the whole church taking the whole gospel to the whole world),目的是期待青年領袖們能回應並實踐當中的召命,擁抱差異走向合一(Unity in Diversity)及不惜代價引人歸家(At All Cost for the Lost)。

在最後一日各自地區的召集時段,香港在討論如何在地方教會中聚集及連結有心志的人,如何在地區推動洛桑的理念。在商討尋求能否在香港地方教會參與和支持差傳的使命時,我認為香港教會現時最缺乏的是神學反省,即是從神學的角度去考慮教會的本質及使命。結果當香港教會面對各項不論外在或內在的挑戰時,往往是藥石亂投,例如以為增加各項的事工就能將教會發展起來,或將世界的一些標準及做法引入教會,最後教會不成教會,失去神呼召教會差傳的使命。

大會曾引用John Wesley的一句名言:”Do all the good you can, by all the means you can, in all the ways you can, in all the places you can, at all the times you can, to all the people you can, as long as ever you can.”我的反思是:作為一個香港人、一個香港牧者,無何否認相對其他地區的信徒,我是活得較為安舒及自由,不過我深相信上帝讓我生於這個時代、生於香港,必定有祂的心意和計劃,求主幫助我忠心回應祂對我的呼召。

陳潔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