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神學會議的反思(5):布蘭廷加‧寶兒之《上帝在以色列智慧文學的聲音》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艾米‧布蘭廷加‧寶兒(Amy Plantinga Pauw)是路易斯維爾神學院(Louisville Seminary)的教授,亦是著名基督教哲學家愛雲‧布蘭廷加(Alvin Plantinga)的侄女。在這次演講中,她考察了聖經中一些人們很少閲讀或引用的書卷:智慧文學,這包括了【箴言】和【傳道書】,根據寶兒所說,這些書的重點是上帝的創造和上帝如何承托受造者。智慧文學的作者談論關於日常生活的東西,而不是類似救贖和國家命運等經天緯地的大題目,他們談論的事情都有一個共同特點:什麼是明智地去生活的方法?做人是什麼意思?什麼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智慧文學是通過很長一段時間積累下來的,是集體智慧的結果,而不是某一個智者的發明。智慧文學的語言是充滿詩意的,其形式是片段的警句(snippet),但這種文體不是由以色列人發明的,它在古代近東地區十分普遍,尤其是埃及,很可能以色列作者從埃及借用了這種文學形式。在以色列的智慧文學中,智慧被人格化為一個女人,教導我們處世做人的準則。

寶兒的智慧文學講座令人耳目一新,顧名思義,智慧文學的核心思想就是智慧。基督新教傳統的三大重點是信、望、愛,但是在拜占庭東正教的傳統中,蘇菲亞(Sophia 智慧)凌駕於信、望、愛,在一些東正教的聖像中,蘇菲亞被描繪成信、望、愛的母親。君士坦丁堡(現代的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東正教大教堂被命名為聖蘇菲亞,由此可見東正教對智慧的重視,可惜,東正教是一個幾乎被遺忘的傳統。此外,很少有人知道,在米開朗基羅繪畫的聖西斯汀教堂的天花板上面,上帝擁抱的女人就是蘇菲亞。

很多時候,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傳統都強調信心,這個進路可以由坎特伯雷大主教聖安瑟倫(St. Anselm 1033-1109)的一句話反映出來:「 信心先於理解」(Faith precedes understanding)。當代基督教哲學家丹尼爾‧希爾(Daniel Hill)甚至宣稱,若沒有基本的信念,沒有聖靈的光照,我們是無法明白真理的,知識和理性無補於事。但我恐怕我們忽視了另一個基督教傳統:蘇菲亞,我無意將智慧等同於探索知識,但至少智慧文學向我們揭示,我們需要知道如何做明智的事情和過好日子,沒有智慧,信心會淪為盲從;盼望會變成妄想;愛心會導致好心做壞事,例如溺愛。我不會走向另一個極端,說「理解先於信心」,但至少我認為信仰和理性是可以並行不悖,而且是互相補充的。

一些神學家不滿意希臘哲學滲透基督教神學,因為前者將後者哲學化、理性化。首先,我認為信仰和理性的對立是一個錯誤的二分法;其次,基督教思想受其他文化影響又有什麼問題呢?如果古代猶太作家能夠借用埃及文學,為什麼基督徒不能借用希臘哲學和其他文化系統呢?

我愛蘇菲亞!

2016.2.25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