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東歐革命的先行者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波蘭的持久消耗戰和羅馬尼亞的速戰速決

今年11月是柏林圍牆倒塌、東歐自由化的三十週年紀念,在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取得成功之後,坊間流傳一個笑話:波蘭需要10年才能實現自由化,匈牙利需要10個月,東德需要10週,捷克斯洛伐克需要10天,羅馬尼亞只需要10小時。這個時間表當然是高度簡化,但的而且確,波蘭革命是一場持久的消耗戰,羅馬尼亞人採取武裝革命,所以在很短時間之內便推翻和處決了獨裁者壽西斯古。表面看來,勇武革命比非暴力革命更加快捷有效,可是,若果沒有波蘭人在前面鋪路,匈牙利、東德、捷克斯洛特阿、羅馬尼亞未必可以在其後享受自由民主。

黑聖母:盡在不言中的無聲抗議

說波蘭革命需要十年才成功,是因為由1980年團結工會運動至1989年6月4日實行普選,前後經過了大約十年時間,但其實波蘭人的抗爭是遠遠超過十年。1956年匈牙利人試圖反對專制政府,但這場運動遭受蘇聯軍隊無情的鎮壓。波蘭人看在眼裡,於是採取了另一種盡在不言中的抗議形式,波蘭是天主教國家,大批波蘭人湧到光明山去朝拜「黑聖母」,「黑聖母」是位於琴斯托霍瓦(Czestochowa)的一幅畫,在畫像中聖母和耶穌的膚色均為棕色,其實,瑪利亞和耶穌都處身於現代的中東,故此他們的樣貌應該比較接近亞洲人,而不是白種人,傳說這幅畫的創作者是路加醫生。1382年,這聖像被帶到了波蘭的光明山。每當國難當前,波蘭人民就會聚集在光明山向黑色聖母祈禱。這種抗議手法十分高明,因為當局沒有任何理由或藉口去驅散這些曲線示威者。

若望保祿二世:不要懼怕

波蘭人繼續忍受極權政府的壓逼,1978年發生的兩件事,終於令波蘭的局勢出現了轉機。1978年波蘭裔樞機主教和提華(Karol Wojtyla)當選為新任教宗,取名為若望保祿二世,這是梵蒂岡在四百年來首位非意大利裔的教宗,表面看來,他的上任對波蘭和蘇聯政府都是無關痛癢。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將結束時,同盟國舉行會議去討論了東歐的未來,英國首相丘吉爾警告蘇聯領導人史太林在處理東歐時不可以不考慮考慮梵蒂岡的觀點,史太林以嘲諷的語氣回答說:「羅馬教皇有多少個師?」1978年10月22日,若望保祿二世的就職演說遙遙地回應了史太林的說話,教宗在當日發表了名為【不要懼怕】的經典性演講,他說:「不要懼怕!為基督敞開大門,國家、經濟制度、政治制度、文化、文明、發展等的廣闊領域,都可以因著基督的拯救大能而打開邊界,不要害怕,基督知道人裡面有什麼。」1979年6月,若望保祿二世訪問波蘭,這位完全沒有軍隊的神職人員,卻感召了千千萬萬的波蘭人。

哈維爾:無能者的大能

1978年又發生了另一件好像毫不起眼的小事情,捷克斯洛伐亞的異見人仕哈維爾撰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無能者的大能】(The power of powerless),1968年捷克斯洛伐亞嘗試改革,但同樣受到蘇聯的鐵腕鎮壓,這場名為「布拉格之春」的運動失敗之後,劇作家哈維爾的所有作品都被禁制,1977年哈維爾聯署「77憲章」,鼓吹民主自由,「77憲章」被定性為非法文件。不消說,【無能者的大能】亦無法出版,然而,這篇文章卻在東歐廣為流傳。在這篇文章中,哈維爾指出:現在人民所面對的是有別於傳統獨裁制度的「後極權主義」,這種「後極權主義」用謊言來編織烏托邦的理想,在充滿謊言的世界中,表面上沒有力量的個體,是有能力去過著真實的人生和建立個人的真理領域。哈維爾的文章鼓舞了當時的波蘭人和後來的團結工會運動。

團結工會:生活得好像你有自由

波蘭抗爭運動的轉折點始於1980年,導火線是政府解雇了一個名叫安娜的船廠工人,起初安娜是共產主義的支持者,但後來她目睹領導階層無數的貪腐行為,例如主管偷走了工人的獎金,於是她提出抗議,她因而被指控從事反政府活動,並且被解雇。她嘲笑政府官員說:「你的日子不多了,我不在乎你怎樣對待我。」解僱安娜後,全國各地發生了罷工,抗議者提出以下五大訴求:重新聘請安娜、允許成立自由的工會、允許言論自由、釋放政治犯、提高工資。

起初政府做出讓步,允許建立團結工會(Solidarity), 36歲的華里沙(Lech Walesa)成為工會領導人。這場抵抗運動的策略是:無視政府說什麼,生活得好像你有自由(Act like you are free),這正是哈維爾在【無能者的大能】中提出的生活態度。到了1980年11月,團結工會已擁有八百萬會員,這佔了波蘭成年人總數的三分之一。到了1981年,其會員人數增加到一千萬。與此同時,波蘭共產黨卻失去了三分之一的會員。

蘇魔的過度武力

蘇聯非常擔心波蘭的局勢,因此計劃入侵波蘭,波蘭政府與蘇聯政府談判,波蘭領導人謝魯索斯基(Jaruzelski)承諾他自己有能力處理這充挑釁性的局勢,由1981年12月13日至1983年7月22日,波蘭政府實施了戒嚴令,警察逮捕了包括華里沙在內的六千名團結工會人士,團結工會被迫進入地下。

在此期間有91人喪生,不少人都是在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之下而死亡,政府動用了一支名為「蘇魔」( ZOMO)的秘密部隊,這支部隊以手段殘酷而馳名,在當時流傳了不少關於 蘇魔的笑話,其中一個是:在宵禁令之前有兩個蘇魔警員在街道巡邏,一名警員看見一名路人,便馬上開槍將他射殺,他的同袍驚呼:「你幹什麼?還有五分鐘才開始宵禁。」那名警員冷血地回答:「我知道他住在那裏,他需要至少15分鐘才可以回家,所以我提早執法。」這支部隊在1989年9月7號解散,在90年代一些成員面臨審訊 ,其中一個案件是有九名礦工被蘇魔無辜的殺害。

道德高地帶來空前的國際支持

儘管波蘭人受到殘酷的迫害,但他們的抗爭方法仍然是非暴力的,仍然是基於「無能者的大能」,由於他們站在道德高地,故此波蘭人的抗爭受到空前的國際支持,支持者包括了美國總統列根、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教皇若望保祿二世、西班牙共產黨領袖卡里略(Santiago Carrillo)、意大利共產黨領袖柏林格爾(Enrico Berlinguer)、英國政治家本恩(Tony Benn)……等等。列根總統對蘇聯實施經濟制裁,美國中央情報局對波蘭團結工會提供物資援助。筆者想強調,我無意在此將波蘭的抗爭運動浪漫化,事實上波蘭人的戰略亦是基於實際因素的考慮,一名波蘭的抗爭者坦白說:「若果抗爭行動過火,蘇聯軍隊就會介入,那麼一切都完了!」

1989年開花結果

1988年,罷工浪潮席捲整個波蘭,工人要求重新將團結工會定為合法組織;1989年4月4日,政府與示威者簽署了《圓桌會議協定》,使團結工會合法化,並籌備議會選舉; 1989年6月4日,非共產黨籍候選人贏得了選舉,共產黨籍總理基斯拉夫(CzesławKiszczak)辭職,允許非共產黨人成立新政府;1989年8月24日,馬佐維奇(Mazowiecki)當選為第一位非共產黨籍的國家總理; 1990年,華里沙贏得大選; 華沙公約於1991年7月1日解散,共產專政正式壽終正寢。長達幾十年的非暴力抗爭,終於開花結果!

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說:「沒有人可先後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歷史長河不斷流動,從來沒有兩項歷史事件事是完全相同的,人們頂多只能夠將過去的歷史作為參考,但不可能照板煮碗。到底人們可以從波蘭的歷史吸取到什麼教訓呢?我交由聰明的讀者去判斷吧!

11.17.2019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