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or Paul Mok

一個嚴重弱視的牧者,與太太開荒教會,全家服事恩主。 靠 Voice Over 用電腦。 醉心於古典音樂,尤好 Sir Georg Solti &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之演出。 愛彈琴、愛寫歌,愛高達。 確信上帝憐憫人,深信在神凡事都能!

令狐沖的一份情

為甚麼筆者的文章會有不少錯別字和白字呢?

金庸筆下的令狐沖是一孤兒,從小被华山派掌門「君子劍」岳不羣與其妻
寧中則收養。 在華山派長大,與小師妹岳靈珊青梅竹馬,跟師弟們情同手足。

令狐沖得華山派劍宗風清揚傳授獨孤九劍後,武功更勝其師。 由於華山派劍宗與令狐沖本熟的華山派氣宗一向不和,加上岳不羣對於他的武功和受武林人士擁帶的情況極之嫉恨,於是岳不羣就借故把令狐沖逐出師門。
然而, 當令狐沖發現其師「君子劍」岳不羣竟然是個人面獸心的偽君子後, 他的心中卻是無恨,只有嘆息與哀傷。 他的心依然繫於華山派,一心只想從返華山門牆。
當他到少林寺請求少林方證大師幫他治療內傷時,方證大師給他的唯一條件是要他拜入少林門下, 成為少林俗家弟子。
令狐沖卻以一句”身為華山人,死為華山鬼”來回絕大師。 這充份表明了令狐沖對華山派的一份情。
對於令狐沖來說,華山派給予了他養育之情、栽培之情、兄弟之情和初戀之情。 令狐沖也回饋華山派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情、一份對於有些人來說執著的情甚至不能理解的情。

筆者信了主耶穌只是短短的26個年頭,全職事奉也只是更短的16年。 但就筆者的所見所聞,有不少的信徒,無論是初信的還是資深的,都不難從一個堂會轉到另一堂會。
有些兄姊更是兩年一小轉(同宗派不同堂會,五年一大轉(夸宗派)。

筆者並非說當一個人信了耶穌,參加了某所堂會後,他得終其一生老死在該堂會,終生不得轉會。 筆者相信每個人都有自由去作出任何選擇。 然而,筆者只是慨嘆某些信徒深深地堅信消費主義,在信仰生活上也如是。
有些人會先看這位耶穌是否靈驗,是否能讓他們的禱告成真,能的話則開個口,決個志。 不靈驗的話,則棄之如敝屣。
有些信徒選擇堂會時,會考慮其堂址是否夠大,裝修是否輝煌,牧師是否著名,與一些名校是否有些關係等。 對別人說自己參予某所由某默默無聞,名不經轉的小傳道帶領的蚊型堂會很不光彩呢!
有些信徒(約少於 0.001%)則喜歡參予小堂會,他們覺得小堂會有種家的感覺,有事需要找牧師傳道無需填表預約。
然而這些信徒,無論他們參予的是大堂會或小堂會,一旦他們覺得該堂會不能滿足其需要,或發生了一些令他們不如意的事、又或不滿牧者的做法時,他們就二話不說地轉到別所堂會去,更甚者,會拉大隊一起走。

筆者再說,筆者並非說一個信徒不能轉堂會。 筆者只是慨嘆為何某些信徒對其堂會沒有像令狐沖對華山派的一份情!
令狐沖不是認同其師岳不羣之惡行,他只是單純地對華山派有一份情,以至他在華山派屢遭挫折與傷害後,仍然欲返回華山派。
當信徒欲轉堂會時,若能先想一想其舊堂會有否一些人事物依然牽拌著他,有否一絲情仍然纏繞在其心間,有否一縷義仍舊停留在其記憶之中, 這樣就夠了。
經過這個想一想的過程後,該信徒最後的決定可能仍然是轉堂會的。 這個不要緊,要緊的是他要經過想一想這個過程。
筆者更盼望那些不單欲轉堂會甚至想離開主耶穌的信徒。 你們也來想一想,你會否依然有一份情寄放在主耶穌那裡呢?
如果經過想一想後,你仍然決定離開主耶穌的話,筆者在這裡盼望你能早日回心。

最後,筆者認為令狐沖對華山派的那份情不算是一份愚情,是一份難以用筆默形容,發自其單純的心的一份觸動人心弦的高尚的情。
願你我也是一個有情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