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民要放肆,就用異象。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7年10月6日

Uneven Match - Elephants of Coimbatore

年多前寫了一篇《有種異象叫擴堂》,當時正值敝教會擴堂期間,引發我諸多思考。一年過後,敝教會的擴堂異象,竟然一波三折,改了又改。

原本的擴堂「異象」,包括三期工程,皆因敝堂會五行欠水,儲備不足以一次過買下一個幾萬尺的大單位,更加無可能勾地建堂,惟有化整為零,計劃在區內先後購入三個單位,分成辦工室,一般團契小組及崇拜禮堂之用。剛剛完購入第二期計劃所需單位後,在毫無先兆下,竟宣佈第三期計劃無限期暫停。當日崇拜報告時,主席上台講出要擱置第三期計劃時,心中不其然泛起一句:「八萬五已經唔存在。」

驚魂未定之下,又再有新發展。在第二期擴堂「異象」帶領下所購入的單位,本身仍有租約,本來會預計在明年收回自用,連裝修設計圖也劃好並且公開了。因為教會有新的發展路向,打算續租給現有租戶,收取租金補貼教會收入。

問題正在於,之前的各項籌款、免息貸款等,會友真金白銀付出所支持的目標,是希望教會能買入一個數千尺的商業單位,作團契、小組等用途,以舒緩現有的擠逼情況,而不是打算給教會買鋪收租。我不理解為甚麼擴堂小組可以不作咨詢下做決定,亦沒有提交到會友大會投票通過,得罪講句,完全是財到教會手,點用有自由。當然,以敝教會的風氣而言,會友高度信任教會當局,除了少數滋事份子如我者,實在不會有人過問。

所以我一向很反對將教會的發展計劃,冠以異象之名。教會置業這種事,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何異之有哉?聖經所講的異象,往往是當事人看到極為不尋常的景象,甚至也包括夢境。異象一字的翻譯,聖經也有很多相異之處,只是在中文翻譯中通通譯為異象。(參此文《從「異象 Vision」談聖經的中文翻譯》)但教會所講的異象,更似現有另一個翻譯:願景。

現代哲學家維根斯坦說:「語言是思想的載體」。影響語言,可影響思想,極端一點的說法,是控制語言,即可控制思想。教會一旦用上「異象」將事工冠名,整件事即使不是上帝的直接命令,也可以視之為上帝授意去做,一般信徒又豈會有反對質疑的空間。異象只可以從神而來,領受到異象的教牧,是在執行神的旨意,信徒挺身反對的話,不再是反對教會一時一地一部份人構思出來的發展計劃,而是反對神,誰願在堂會內冒這種風險?教會的發展計劃,可能會因時制宜不斷修訂,但上帝的異象,又豈會是而又非,三心兩意的呢。更大的風險是,這些「異象」不一定會成功,一旦失敗或遇到挫折,又當如何解釋呢?是上帝忽悠了大家,還是領袖領受錯誤。

聖經中出現的異象,往往涉及大是大非,民族存亡,豈似如今,一街都係。有幾多間堂會,就有幾多個異象。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結果,民要放肆,就用異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