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斌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哲學博士候選人,關心基督宗教信仰與現代社會的關係。著有《神漂——本地神學札記10堂課》

沉重的平安與希望

ABC相片

ABC相片

【2019年10月27日好鄰舍北區教會周日崇拜講道講章】

耶和華啊,雖然我們的罪孽控告我們,求你為你名的緣故行動吧!我們本是多次背道,得罪了你。以色列所盼望,在患難時作他救主的啊,你在這地為何像寄居的,又如旅行的只住一夜呢?你為何像受驚嚇的人,像不能救人的勇士呢?耶和華啊,你在我們中間,我們是稱為你名下的人,求你不要離開我們。

耶和華論到這百姓如此說:「這百姓喜愛遊蕩,不約束自己的腳步,所以耶和華不悅納他們。現今他要記起他們的罪孽,懲罰他們的罪惡。」耶和華又對我說:「不要為這百姓求福。他們禁食的時候,我不聽他們的呼求;他們獻燔祭和素祭,我也不悅納。我卻要用刀劍、饑荒、瘟疫滅絕他們。」我就說:「唉!主耶和華,看哪,那些先知常對他們說:『你們必不見刀劍,也不遭饑荒;耶和華要在這地方賞賜你們真正的平安。』」耶和華對我說:「那些先知託我的名說假預言,我並未差遣他們,沒有吩咐他們,也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向你們預言的是虛假的異象、占卜、虛無,以及心中的詭詐。所以耶和華如此說:『論到託我名說預言的那些先知,我並未差遣他們;他們說這地不會有刀劍、饑荒,其實那些先知自己必被刀劍、饑荒滅絕。聽他們說預言的百姓必因饑荒、刀劍被扔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無人埋葬。他們連妻子帶兒女,都是如此。我必將他們的惡倒在他們身上。』

你要向他們說這些話:願我眼淚汪汪,晝夜不息,因為少女─我百姓受了重大的打擊,傷口極其嚴重。我若出到田間,看哪,有被刀殺的;我若進入城內,看哪,有因饑荒患病的;先知和祭司也在各地往來經商,不知如何是好。你全然棄絕猶大嗎?你的心厭惡錫安嗎?你為何擊打我們,使我們無法得醫治呢?我們指望平安,卻得不著福氣;指望痊癒,看哪,受了驚惶。耶和華啊,我們承認自己的罪惡和我們祖先的罪孽,因我們得罪了你。求你為你名的緣故,不厭惡,不輕視你榮耀的寶座。求你記念,不要違背你與我們所立的約。外邦虛無的神明中有能降雨的嗎?天能自降甘霖嗎?耶和華-我們的神啊,不是你嗎?我們要等候你,因為這一切都是你所造的。(和合本修訂版聖經,耶利米書14章7至22節)

在先知耶利米時期,北國以色列已經被亞述帝國殲滅。及後,巴北倫興起,成為另一大國。耶利米預計到巴比倫會大軍壓境,攻打剩低的南國猶大。的而且確,南國最後被巴比倫所滅,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坶。耶利米向當時的猶太人發出一系列教導、做出一連串行動,而這些就構成了耶利米書的內容。

在第14章第7節,以及第20節我們看到,耶利米跟不少猶太人覺得,眼前的大禍臨頭、國破家亡危機,是由於他們犯罪,得罪耶和華導致。第7節說:「我們的罪孽作見證告我們」、「我們本是多次背道,得罪了你」;第20節:「我們承認自己的罪惡和我們祖先的罪孽,因我們得罪了你。」對聖經研究有認識的,可能會知道這裡保留了一點申典歷史觀的痕跡。無論如何,你可能想:真的所有猶太人都得罪上主?難道真的一個好人也沒有?但耶利米書在這裡告訴我們,猶太民族是一個非常強調群體共同承擔的民族。他們這種承擔感,強烈到怎樣的地步?第20節指,他們會為自己祖先的罪認錯!弟兄姊妹,你可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人家犯錯,關我乜事?!我的上一代犯錯,我還未出世,更加不關我事吧?!然而,猶太人這種承擔,其實好值得我們反思。

在整場「反送中」運動裡面,我們經常覺得是一班官員、議員、不專業的警察,把香港弄至今天雞毛鴨血。這班人固然是罪大惡極、罄竹難書。但面對今日香港的亂局,我們,有沒有一份罪疚感或內疚感(guilty feeling),覺得我們有份令香港變成今天這樣?你可能會說,我們這樣愛香港,我們如果不是和理非,就是經常上前線的勇武派,怎會有份搞到香港今日如斯田地?!好難接受這種說法!請不要誤會,我不是像有些人指控示威者,說示威者是他們所謂的「暴徒」,搞亂香港。但弟兄姊妹,我知道有一些人,他們確是有一種罪疚感:有人會覺得,他們那一代人,只懂得為自己賺錢,但從來沒想過要好好建設香港這片土地,特別是沒想過為這城市爭取民主、人權、自由等價值理念。當他們見到在這場運動裡,年輕人怎樣為這些價值奮不顧身,他們就覺得非常慚愧;另一些爭取香港民主的老一輩,亦有類似的罪疚感。他們覺得他們那代人對邪惡的政權實在讓步得太多。結果,令今日唔少年輕人要走出來去勇武、去犧牲他們的前途。在座年紀不少的你,可能,也會有這種感覺;而我記得,幾個月前我在美國的時候,同樣有一種罪疚感。6月中,我人仍身在美國,感覺好像隔岸觀火一樣,不能夠與香港人呼吸同一樣的空氣。這一份罪疚感,是很難受的——即我們好難接受這份罪疚感,或者接受了,感覺卻是很痛苦。

但弟兄姊妹,正正是這分罪疚感,令我們每一位愛香港的人更加團結,加強我們的solidarity。你想想,不是嗎?當我們覺得我們之前做得不夠好,於是,就更加有決心走出來——你說補償也好,或者被激勵也好,總之,我們就覺得自己應該要有些行動,支持一班手足。這分罪疚感,其實,是一份向上主悔改的心靈,亦都是一份凝聚力,以及一種推動力。罪疚感或者內疚感,不應是羞恥感(shame)。罪疚感,是坦白地在上主面前承認自己的不足或過錯,然後,用勇氣去接納它們,再作出聖靈感動我們內心的相應行動。願我們每一位都心生,或者保住這份罪疚感。

《南華早報》相片

《南華早報》相片

耶利米的年代,是一個充滿謊言的時代。那時有很多假先知,宣講很多謊言;他們告訴民眾,他們會平安的,他們不會遇見災難,好像第13節說:「那些先知常對他們說:『你們必不見刀劍,也不遭饑荒;耶和華要在這地方賞賜你們真正的平安。』」然後,上主就在第14節及之後,說祂如何對待這班假先知。弟兄姊妹,假先知是什麼?假先知就是蒙混平民百姓,叫人相信虛假的幻象,或者不去面對真相的人。在今天的香港,誰是假先知?如果改一改第13節,你或者會有頭緒:

那些先知常對他們說:「你們必不無理地被送返大陸受審,也不遭白色恐怖;政府要在這地方給你們真正的平安。」
那些先知常對他們說:「你們必不看見警察濫權,也不遭他們威嚇或歐打;警察要在這地方給你們真正的治安。」
那些先知常對他們說:「你們必不看見偏頗,也不會含冤莫白;監警會在這地方會還你們真正的公道。」

今日的香港,假先知是誰?就是某些議員、政府官員、唔專業的警察。面對這些假先知,身為基督徒應該如何做?基督徒應該講真相、說實話。如果改一改第17至18節,或者,你又會明白多點:

願我眼淚汪汪,晝夜不息,因為我百姓吸入催淚氣體、被警棍歐打、被槍射傷,受了裂口破壞的大傷。
我去港鐵站或連儂牆,見到有被藤條或刀傷的;
我若在街上行,就見有路人被警察拘捕的;身邊人除了大罵警察外,就不知如何才好。

弟兄姊妹,願我們彼此鼓勵、互相守望,既不要做假先知,亦不要信假先知的說話,我們更要倚靠上主,有勇氣說真話。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假先知宣講虛假的平安,但真正的平安,應該是怎樣的?真先知講的真平安,跟假先知講的假平安,有什麼分別?為什麼真先知講的,就是真平安?原來,耶利米書告訴我們,要得到真正的平安,是要擁抱一些平常人認為不安的東西,這些包括剛才提及的真相。這些真相,可能是殘酷的,是一些我們可能不願意面對的事情;第二,我們要擁抱其他生命的痛苦——就好像我們剛剛從經文看到一些人被欺壓、被殺害的情況;第三,就是我一開始提到,即我們要正視自己以及上一代的不足與過錯。只有當我們擁抱、直視這些不安,弔詭地,我們才會得到真正的平安。為什麼?因為,真正的平安,並不是假先知宣講的虛假平安,而是一種有深度、有重量的平安——它有能耐經得起生命以及世界上不同程度痛苦的挑戰;它有對真相鍥而不捨的追求、有對其他生命良善的憐憫;亦會叫人有勇氣面對自己的過錯。這樣的平安,是很沉重的;但是,這樣的平安,才是真正、長久的平安。

不過,這種平安,又是不是一下子可到手呢?耶利米書告訴我們,不是的。第22節最後一句說什麼?「我們要等候你」——在不安與絕望中,最難學習的功課,不是看不到到平安或希望。聖經以及基督耶穌的故事已經告訴我們,信靠上主,必定有平安和希望;但問題不是「睇唔睇到」希望,而係我哋「等唔等到」希望。等待,是一種操練,並不是單純的頭腦上的認知。在這個等候的過程裡,我們可以怎樣堅持下去?第21節提示我們,我們要記起上主與我們立的約——上主與我們立約表示什麼?就是說,上主不會見我們身陷痛苦、困境而不顧,祂必定拯救我們。雖然,我們現在好像暫時看不見平安或希望,但我們一定要等候到底。

最後,我希望大家用一分鐘時間,回想一下這幾個月來香港發生了的事情,亦回想一下這幾個月裡,因為這個「反送中」或者「逆權運動」帶給你無奈、內疚、哀傷、心痛、不安的經歷和感受……

不要讓剛才想到的事情,和內心出現的感受溜走,然後,我們一齊讀第19至22節;不過,我們將第19節的「猶大」同「錫安」,都改做「香港」;將第22節的「外邦人虛無的神」改為「當權者」:

你全然棄絕香港嗎?
你的心厭惡香港嗎?
你為何擊打我們,使我們無法得醫治呢?
我們指望平安,卻得不著福氣;指望痊癒,看哪,受了驚惶。
耶和華啊,我們承認自己的罪惡和我們祖先的罪孽,因我們得罪了你。
求你為你名的緣故,不厭惡,不輕視你榮耀的寶座。求你記念,不要違背你與我們所立的約。
當權者中有能降雨的嗎?天能自降甘霖嗎?
耶和華——我們的神啊,不是你嗎?
我們要等候你,因為這一切都是你所造的。

在看似不安與絕望中,願我們仰望上主,得到沉重,卻是真實又長久的平安和希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