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求真歷險記

剛讀完地心歷險記一書,是十九世紀科普小說大師凡爾納的早期作品.

十九世紀是一個崇信科學的時代,當一切現象都彷彿能以科學解釋,當大航海歲月過後,世界彷彿再無人類未到過的地極,但作者用其豐富想像力,寫出一個個經典的海底二萬里,從地球到月球,以及地心歷險, 八十日環遊世界….人類繼續探索故事.

這些故事鼓勵了世世代代小朋友的求知欲,當中不少人長大後,成為出色的科學家,天文學家,地質學家,航天科技人…..

 

星空之上的宇宙是怎樣呢?

見到大海,大海彼岸是什么呢?

從大堆經濟數據和金融現象,可以找到什么原則和理論嗎?

我們對真理,對認知的渴求究竟有幾大呢?我們又會為探求花上多少時間和功夫呢?

曾經被人數番質疑,花這么多時間在世上”小學”上有什么用?還不如花多點時間了解神的話語和心意罷!

 

不要追求”世界”我在講壇上亦聽得太多. 什么叫花時間在聖經裡呢?

 

1. 望見星空,最重要是讚美神創造

2. 聲到潮聲,願你不忘記感謝神

3. 遇到挫折,要知道這是神的安排(背後衰左原因反而是次要)

4. 要自認是廢人一個,乜都因為神方能成事(虎父都無犬子,我叻因為神有乜問題? 你廢唔等同軟弱,唔好影衰神,亦唔好用廢同冇知這些詞影衰埋班不廢的廢青)

5. 為主植堂,就憑信心,比錢比錢比錢. 太多巧量幹么?你點解冇信心? (耶穌話起屋要計清楚條數,如果果個比喻係叫人憑信心而非計代價,咁背十架不過是心口貼個勇的九衝?)

6. 擇偶當然要找愛主的啦!(即係點?) 神會為你安排(即係點?)

7. 面對政壇惡棍如689,要相信神有審判,政教分離,教會中立 (因為教會邪惡地將一切聖經經文去政治化,所以天真地相信中立?).

8. 什么叫大是大非? 你在現場嗎?你一定100%對嗎?憑乜論斷?(屬靈人不是該能參透萬事嗎? 為什么乜都唔知!)

 

什么也不想就一步到位地相信: 神愛你,與你同在,一定都是神安排.

你以感恩,事奉同愛番神作回應.

這種能將什么事情都自圓其說的法門就是所謂的追求了.

 

我覺得這種意識形態令信徒對一切事物的探求,包括追求聖經上都不感熱衷,甚至消極兼被動.

不少教會不但如此行,如此教導,有人願意追求,或者對上述極不靠譜的思維感到不安與懷疑,希望問多尐,知多尐,教會亦竭力阻礙:

 

1. 你在追求”知識”. 豈不知知識只能叫人自高自大? (世上小學不過是知識,聖經又不過是知識,咁乜野係唔係知識既知識?)

2. 你讀咁多好唔健康,唔好做法利賽人(唔讀反而屬靈?聽講不學無術的彼得都可以將舊約倒背如流,出口成文,我未有耐到果個境界)

3. 讀咁多會唔明,慢慢啦(你番屋企唔見你咁同尐仔女講?仲逼佢讀鬼死咁多?)

4. 明但行唔到出來又有乜用?(唔明又點行得岩呀?點知有冇行錯?)

5. 你以為自己係神?人冇可能知道一切. 亦冇可能全對(我又冇話要做神,做乜兇我?何況學海無涯,越知得多不是更了解自身的無知么?)

 

退一萬步咁講,如果是神叫我成長,信心就唔係用把口,而係我深信我盡了本份竭力追求,澆灌,神就會叫我在歲月中不斷成長. 假如某刻我驕傲,神會令我謙卑,假如某刻我冇行為,神會管教. 但人不用怕驕傲,怕什么什么去成為不追求甘於無知的籍口,還以為這才是謙卑的表現,這就有點無恥了罷!

 

求主幫助我地回復煩死人既死0靓仔的樣式,一份童真而唔會畏首畏尾, 問多尐點解! 追求多一點.

求主幫助我地,人生際遇中點點滴滴,種種甜酸苦辣,細細品嘗,每一階段都可以回味得入木三分,唔好用什么”神安排”這樣剌激味蕾的薯片當生命之糧.

ie. 風暴有強有弱,交情有深有淺,有時庸人自擾,有時無妄之災,你有料到未夠班,乘勢而起或敵不過時代巨輪,遇上人人可能遇見的病痛生死…..比圍棋更複雜連AI都計不清的經歷,你居然放棄在其中追求神的機會嗎?

 

人若將微風當成暴風,就會小小事咸苦,經不起考驗; 相反將輕視暴風隨時攪出人命. 分辨到就學去預測,應變,自保,欣賞,如何繼續前行,守望別人等等…..

幾多野可以學可以追求呀!

 

求主又幫助我地分辨.

對!政治上的確有許多立場,建制,泛民,本土; 有生果,有阿公; 有人和平抗爭,有人勇武(信暴力ok),有人求有商有量,亦有人敬共敬興….但政府表現如何,那個是強權,什么一定錯,什么錯會影響廣大人民生計,傷害到整個城市社會,難道我們連這個也看不出?是世情太複雜,定教會被弄盲了心眼?言重了嗎? 教會只是將真理視作立場, 人人不同是正常, 民生問題是正常, 政府管治好壞對錯也不過是立場. 這是真的嗎?

我們要學習真理, 用真理作立場, 更何况有些事沒有絕對真理的人也曉將分辨時, 你話自己不能又不肯分辨, 我只有求主把你的燈枱拿去, 給那真正為鹽為光的追求真理的真教會.

 

你話世間事唔容易找到真相. 對,我唔係福爾摩司,所以花許多時間,看許多分析才找到些端倪,這才是正常. 我才是個正常主耶穌的跟從者呢!

 

最後分享一首兒歌總結一切.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