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無休止的校園槍擊案:上帝要求我們做什麼?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筆者年少時曾經觀賞過一齣十分有趣的無線劇集,在片集中一名信奉天主教的婦人重複地犯同樣的罪,跟著重複地向神父告解,有一次那位婦人哭著說:「我恐怕天主和聖母已經忘記了我!」那位神父不耐煩地站起來說:「我恐怕是你忘記了天主和聖母!」每當苦難發生時,基督徒的即時反應是:「上帝在那裏?祂是否忘記了我們?」或許,我們應該反過來問自己:「我們是否忘記了上帝要求我們做什麼?」

昨天,在洛杉磯一名12歲女童攜帶槍械上學,不幸槍支走火,造成五人受傷,其中一名傷者頭部中槍。一天之前,在一間費城中學的停車場中,有兩幫人馬初則口角,繼而動武,跟著有人開槍,一名32歲男子中槍身亡。在上星期三肯德基州易亦發生了校園槍擊案,結果兩名15歲學生死亡。一天之前,在德薩斯州一名15歲女學童也中彈身亡。今年,約一個月期間已經發生了十五宗校園槍擊案。

毫不意外地,在上星期一特朗普總統發表國情咨文時,對槍械管制隻字不提;在去年11月一間德州教堂發生槍殺案,造成26人死亡,其中八名死者屬於同一個家庭,特朗普總統的回應是:「這並不是一個槍械的事件。」去年10月,拉斯維加斯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槍擊案之一,一名槍手由酒店套房向參加演奏會的群眾亂槍掃射,殺死了58人,一天之後,位於密西西比州的萬國綠洲教會(Oasis Church of All Nations)舉行抽獎籌款,獎品竟然是AR-15半自動衝鋒槍!在2012年,康涅狄格州的槍擊事件導致27人死亡,全國步槍協會執行主任韋恩‧拉皮爾(Wayne LaPierre)說:「唯一能夠阻止一個壞疍槍手的是一個帶槍的好人。」

共和黨、福音派、全國步槍協會形成了一個支持擁有槍械權利、對槍殺案死者麻木不仁的鐵三角,去年皮丘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項統計顯示:有41%的白人福音派信徒擁有槍械,這是高於非福音派人士的30%;大多數擁有槍支的白人福音派人士都會隨身攜槍(65%),非福音派人士只有57%;有46%的白人福音派信徒認為可以攜帶槍械到許多地方,但只有35%非福音派人士有這種想法。根據去年全國福音派協會的統計所說,每10個福音派領袖中有六個擁有槍械,但只有55%覺得應該要收緊槍管。

到底是什麼原因,會令到強調愛心、和平、道德的基督教福音派那般強烈地支持大殺傷力武器在市面流通呢?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不同人提出過不同的解釋,以下是我的推測:也許,福音派人士不自覺地將美國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的個人主義、反權威取向和新教信仰結合在一起。

有一間美國教會的口號是【彌迦書】6章8節:「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可是,教會牧師卻擁有一支AR-15衝鋒槍,有一位前會友問他的前牧師為什麼擁有半自動衝鋒槍,哪位牧師覺得不好意思,他回答:「容易的答案就是,這是我的權利。」兩年前總統大選時,共和黨候選人之一的本卡森醫生是強烈支持買槍權利的福音派人士,他的理據也是:政府不應該剝奪憲法賦與人民自衞的權利。簡單地說,擁有槍支的論據就是:這是我個人的自由,我不信任政府可以保護我,我無法容忍政府干涉我的自由。

16世紀宗教改革的主導精神之一是反對教皇和教廷的壟斷,1521年在沃爾姆斯議會(Diet of Worms)中路德明確表示,他不信任教皇和大公會議的權威,路德和其他改教者都強調信仰的個體性,個人可以直接從聖經和聖靈領受神的話語。在20世紀初期,美國福音派將這種信仰中的個人主義傾向推到極點:耶穌是你個人的救主,接受耶穌需要決志,換言之,這是你個人意志的抉擇。

美國立國亦是由於反抗英國皇室的權威,自立國以來,美國人一直不相信政府,他們認為,當政府變成暴政時,人民有權利以武力去推翻他。十九世紀初,杰佛遜總統購買了路易士安娜以西一大片土地,之後,美國人開始了波瀾壯闊的「西漸運動」(Westward movement),一方面,美國人開發西部,經歷了白手興家的典型美國夢,在沒有既定秩序的原始西部,每個人譜寫自己的人生樂章;但另一方面,由於在遼闊的西部軍力和警力都不足夠,每個人都需要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下攜帶槍械來保護自己,優勝劣敗、適者生存,這是市場原則。

漸漸地,不相信權威、個人主義、白手興家的美國夢、資本主義……等等美國價值,和福音派的反權威精神、個人信仰、自我救抜(bootstrap)緊緊地結合在一起。

有些讀者可能會批評我將問題簡化,筆者絕對沒有意思說以上就是福音派反對槍管的全部原因,但無論如何,我相信以上是原因之一。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便不難理解為什麼大部分福音派信徒不單止反對干涉個人權利的槍械管制,他們亦不相信需要環保政策去減緩氣候變化,因為個人主義導致了勘天役物的資本主義和漫無節制的消費主義,這種意識形態當然是和環境保護主義南轅北轍。

「上帝在那裏?祂是否忘記了我們?」我們應該反過來問自己:「我們是否忘記了上帝要求我們做什麼?」「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神願意與我們同行,只要我們存謙卑的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