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會主義理念在北美


a_seed 2019年2月28日

我從小在紅色中國長大,人人都說中國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也就是在1949年,共產黨強行用武裝暴力實現了社會財產重新分配,或叫作“劫富濟貧”。然後共產黨實行的是“無產階級專政”,堅決打擊那些暗暗保留自家財產的清單、希望有一天財產歸回原主的人。

我到加拿大的時候,別的中國學者都告訴我,加拿大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比如窮人不納稅或少納稅,富人多納稅—收入水平到某條線以上,超過的部分就要按較高的百分比付稅,等等。我住在那裡13年,從來都沒有為醫療保險發愁,因為國家從稅收中補貼老百姓的醫療費用。

在美國是另外一番天地,窮人太窮,有些人吃不上飯、住不起房、或買不起醫療保險。而富人太富,聽說大富翁的付稅率比我們這些小康家庭低很多,不免有些奇怪–這才真正體會到資本主義的問題。很多美國人,包括美國的基督徒,一直高舉資本主義,反對“共產主義”。

那麼社會主義呢?我聽說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但回顧我在國內時的體驗,那些暴力鎮壓和一黨專制現象,和美好的共產主義理想似乎沒有聯繫,那樣的社會主義不可能跨進共產主義,因為社會中的怨聲太大了–其實從加拿大的經驗看,社會主義沒有必要和集體公有制聯在一起。

在美國,“社會主義”不時髦,多收稅搞點福利就變成了“劫富濟貧”,遭到反對。2016年,有一位猶太血統的參議員Bernard Sanders起來競選總統,自稱為“民主社會主義者”,強調消除經濟不平等,主張增加政府福利,包括提供全民的醫療保健。沒想到很多年輕人支持他,可惜他沒選上。

2018年中期選舉,出其不意地選出另一位29歲年輕的女國會議員,社交媒體上出現的一位名副其實人才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1,真正的低層工人階級出身,也自稱是民主社會主義者–她讓人覺得“民主社會主義”聽起來特別酷–除了幻想全民醫保,削弱大財團在政治選舉中的影響力,還大力提倡環保和各族裔及男女平等。

作為出身天主教家庭的拉丁裔,很多人都注意她,報導她的左傾言論,攻擊和貶低她,右傾的媒體電視大量提供負面的評論,也開始批判社會主義。連川普總統在國會的聯席會議上發表國情咨文講演(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中,都攻擊社會主義理念,宣告“美國永遠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決心。

這說明,社會主義在美國本來是個沒人當作一回事的理念,現在已經改變地位了。反對的人急忙拋出論證,說明美國的社會主義年輕人是多麼危險,又值得在國情咨文講演中批判,可見它已經開始成為一種主流觀念。

我認為加拿大就是民主的社會主義,只要有民主,社會主義一點都沒什麼不好。文化程度比較好的年輕一代接受它也必然的,消除懸殊的貧富差別對社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所以它的確從某種意義上代表了社會的進步。當然,資本主義也不是壞事,很多人的商務出發點的確是服務大眾的某項需要,改進某些人的生活。

  1. 關於Alexandria Ocasio-Cortez,詳見媒體對她的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