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紋


Wing Yiu Cheung 2014年9月30日

<<殖紋>> 靖旋

 

「最近還是尋尋覓覓吧,還是老問題,過不了英文那關。」二十出頭的老朋友談到升學或就業時總是免不了這串感歎,重覆的歷史教他迷思不斷。筆者本身的確喜愛英國文化,但每次想到他本身是研習學問之材,卻礙於外語力有不遞以致前途障礙多多,除了替他感到不甘心外,還有一種對生我城邦的淺愁吧。

 

 

或許我們都對香港作為「國際都市」的存在引以為傲,甚以「國際公民」自居。不錯,香港的確是多元文化的匯點,善於跟不同地方打交道無疑是優點。但有趣一問,或諷刺一問,我們何以在英治殖民年代過後仍在被予以英語比本土語文既優越又關鍵的身份?非要跟前宗主國(英國)一刀切,什麼英化的都不接觸,不承傳,只是我們再也不用被異族管治時何以仍要靠異族的語言來作為決定下一代前途的關鍵?升學也好、就業也好,晉升機會多少或待遇優劣,免不了跟異族語文扯上關係。

 

 

我們香港人也很清楚一點,就是在本土,大概外語(英語)水平愈高就愈有利社經發展。也不能全歸因於英國,英語的橫行當然少不了「世界警察」(美國) 的勤奮不懈啦,為了配合華爾街及多少個美國企業,本地的大公司那敢聘用英語不醒目的人?本地甚少人說華文(母語)水平愈高就愈有利,就連身邊在大學修中文的朋友們也不覺自己的中文素質能給予自己什麼優勢,更甚的是以前認識的華文老師也竟說英文好帶來的優勢比中文好來得多。哈,有時候,筆者真的以為自己還活在英治殖民年代。

 

 

這現象已不單單是文化侵略或地方文化次等化的文化議題,這是關乎社會發展的公平性。根據經濟學定對公平的定義,機會均等是兩大公平性的其中之一,機會均等提倡的是人民在具有均等的機會(如受教育機會、知悉新聞權利、出入境自由等) 的情況下在社會上正規地去生產或消費資源。所以,英語在本地社經層面的長期壟斷(或舉足輕重)地位也也削弱了不少人機會,形成香港非殖民化後存有一群「英語貴族」和一大群對英語半生不熟而苦苦掙扎的打工仔和莘莘學子。

 

筆者的信念是不同文化可均衡發展,互相補足,相信造物主養育不同民族而衍生多元本是愛的表現。而現世被某一、兩個民族(或國家) 的文化或其他方面所操縱,以致四海百族皆要向其取經方可立足呢,這實在是不公平又殘忍的。

 

有言現在是「後殖民」年代,政治上的殖民嘛,大家也該有自己的答案了;只是本土文化揭到廿一世紀的一頁時也有著被帝國主義強壓而現的縐紋,殖入你與我的命途,殖入百載維港的每寸波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