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殉道電影《沉默》與現代香港教會

-100%+

17362466_10154277980441373_4526434504768555462_n

《Silence》 by Martin Scorsese,看了
喜歡這題材有徧頗,俾分4.7/5.0,分數主要給選角、講故事能力、場景技術、畫面、電影感。2小時40分鐘的電影,一尐都無冷場&唔會想早走,電影力高。

電影大約講述1620 年的天主教會葡萄牙有兩個傳教士,去日本找尋失去音訊的恩師Ferreira神父。Ferreira最後的消息是公開背叛信仰,並在當地結婚(神父有獨身宣誓)。當時的日本是幕府時代,鎖國政策,禁絕外國勢力入侵,基督教被視為外國對本地的干預;外地傳教士和本地基督徒,一旦被發現,逼害放棄信仰,若不服從,處死。

傳聞Martin Scorsese以25年蘊釀這套電影,改篇自1960年代的日本同名小說。受過神學訓練和明白教會歷史的人看,一點都無穿崩突兀感。非常合理流暢。

#劇透慎入
兩個尋找Ferreira 的(也是)神父,Rodrigues(Andrew Garfield),Garupe(Adam Driver),在中國找到個嚮導越洋過海辛苦偷渡到日本後,與本地的基督徒聯絡上。本地的基督徒甚感欣喜。到 Rodrigues 陸續目睹逼害,甚至同行 Garupe 也被逼死;然後終於找到恩師,然後自己也思前想後,踏上恩師同樣的路。
電影談的是在極不適合傳福音的場景下,傳教士如何實踐使命。

#個人體會
這篇最想寫的是分享個人體會和信仰實踐心得。
先說,宣教有「入俗、補俗、超俗」的技術策略。筆者心諳兩位神父最後留在日本,以入俗之身,終其一生向日本當代作地下宣教,不也是福音使命嗎。深入一刀的問:在極端信仰環境下,甚麼是必需的?上主的沉默,不是使兩位神父自己發掘實踐使命方法的原由嗎?
電影有一幕暗示一個很好的提問:基督若在當刻,又會怎樣選擇?
現代很多人認識的基督教,是個偉大堂皇的基督教。想深一層,其實那些人信的可能只是宗教心理,而不是基督教。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當代,祂去到的處境,偉大堂皇的不是基督教,而是猶太教。別忘了在當代猶太教是上帝揀選的正宗,有上千年聖殿、摩西律法、先知傳統為證。耶穌是個甚麼也沒有(試比較約翰所說的水、血與聖靈)、傳異教的小眾,所以做門徒不是那麼簡單。到今天基督教成為偉大堂皇,人人都覺得信耶穌是很有光環的事。但耶穌對當年或對現在的信徒都一樣,祂要的是真正慎思明辨、認出基督的信心。

個人最有認同感的是Ferreira。電影表達得極好的是,日本當地掌權者奉行(奉行=行政官)井上,也是個相當有禮、謙遜務實、客觀聆聽之人。井上與Rodrigues 的禮貌對話,娓娓道出以17世紀的歐洲宗教政治矛盾,對當地來說也是迫不得已。對Rodrigues作為神父來說,當然有宗教熱枕,為信仰拋頭髗晒熱血的熱情;但客觀一點對當地來說基督教外來者是製造矛盾的始作俑者。尤其若看這電影時能從井上的第一身當地日常行政的生活角度想,特別明顯有這觀感。這樣說對某些基督徒來說可能很說中要害很起弶(音鋼),但實踐福音使命的角度說:福音必然與世俗有矛盾,但福音的管家的其中一個重要責任是搞清楚如何讓福音入到口,而不致讓其他一并帶來的不必要的問題帶給對方。有點像煮蟹給客人,如何食到肉而不至於被鉗到或刺到?在香港當代問題往往是基督徒很少花功夫以去蕪存菁,企圖以人云亦云的信仰硬銷要對方屈服(已算是肯去做的一群),然後對方不屈服就視為心硬:隻蟹未煮過,還會鉗到人。
而這點對當代香港教會的難度,必然是到底福音是甚麼?甚麼是金銀玉石?甚麼是草木禾稭?

井上的問題是,指出基督教是搞亂本地的外國勢力(還有歐洲當代政治宗教矛盾),而且是不生育的,指沒有建設性。即是,若福音能對當地帶來價值觀更新、生命與愛之類的社會貢獻,而且能由當地自傳自養,基本上不干預 — 井上沒有想教會成為政治喉舌的企圖。其實這種拆法相當客觀和公道。
但問題是,(1) 信仰價值在當地沒有結果,信徒學到的只是表面宗教,甚至可謂迷信,未去到價值觀與愛等等;(2) 信徒不願教會成為政治喉舌,將心比己,為甚麼容許教會成為外國喉舌呢?(在當代列強瓜分世界的背景底下)

在現代香港,最難的不是讓人「認識」基督教,而是讓人「重新認識」基督教。在社會社交場合、商業場合,經常遇上只要表達是基督徒,對方沒有一句插來「耶L」一詞,只是對這宗教略有歧視不屑眼光,已算很有禮貌。世人不是不認識基督教,而是印象太差。筆者經常發現只要讓對方先認識自己,知道價值行事為人之類,再在日常生活基礎上在對方感覺適合的空間上討論信仰,基本上信仰對話是有非常廣闊空間的,無論任何貧富知識階層人士。因為香港人這一代對價值觀、人生觀、人生使命之類的課題,還是空出一個大空缺,沒有任何當代思潮可以填補。
只是教會現在都不去搞這些了。教會的習慣還是先從解經開始去教 — 還不是很多人會去學 — 然後三個月一期主日學,一年四期四卷聖經,緩慢拾級而上。客觀想想,這樣何時才能建構出能與世人對話的神學裝備?還未計很多人上了幾年就放棄,不再讀經,只求升職結婚生子買樓安居、在教會中覓得事奉岡位安享餘生;還未計很多基督徒的生命沒有反省,不單沒有能力向人介紹基督教,甚至其生命內涵、價值觀,番了十幾年只學得一套抽水上位的虛偽技巧,虛假道學,甚至比世人還差。世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論你講了甚麼、在教會內社會地位如何,世人看了生命素質後都會選擇不願聆聽。(然後又覺得對方心硬…)

在職場和社交生活中努力傳遞福音價值,但回到教會卻見滿城都是安坐教會、力求在教會內爭取社會地位、升職結婚、爭競抽水、互相踐踏的信徒,有時筆者也只感世道艱難,在信仰的萬代傳承中默想先輩的信仰艱辛作為勉勵。願主快來。阿們。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gm3bj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