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死性不改的電競牧養研討會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收看電視劇《溏心風暴3》,因為我在晚間經常不在家,所以只有很少機會收看,但這已經足以讓我大失所望了,而最令我大跌眼鏡的是視帝夏雨的角色設定過分浮誇,以往兩輯他對角色的演繹都收放自如,這次卻像患有過度活躍症一樣,讓觀眾感受不到夏雨應有的氣勢卻只有過度活躍的表現,令人看得非常不舒服,更非常困難去代入劇情之中。另一樣讓我非常失望的元素,是《溏心風暴3》不再玩金句而改玩潮語,以往兩輯的「係人係鬼,我一眼就睇得出」和「呢到唔係法庭,唔需要講證據,我對眼就係證據」經典金句不復存在,而且所謂的「潮語」其實一點也不潮,特別是出自夏雨和司棋姐的口中,更是完全格格不入,甚至有噁心的感覺。而「電競牧養」的情況也是一樣令人感到難堪又噁心。

game

想不到上次的「電競牧養研討會」遭到不少的批評後,還可以死灰復燃舉辦第二次,但從上次的經驗和今次分享的嘉賓和主題來看,這次註定又是無功而返的研討會。先從海報提供的資訊講起,「雷競業談電競業」正是令人非常尷尬的主題,與教會喜歡用「Fun」取代「分」一樣,這樣的玩食字不但不能引起受眾的興趣,而且讓人感覺過時和格格不入,我可以肯定的是雷競業博士根本不熟悉電競業,因為他既非電競選手也非搞手,若因他的名字有「競業」二字而讓他談電競業,實在是非常不專業又不尊重的安排。另一位分享嘉賓是得勝堂的莫樹堅牧師,得勝堂是一間對黑道人士友善的教會,專門服侍該區的黑社會基督徒,他是以自己的經驗來講解牧養特別群體這主題,但我認為不是因為黑道人士與電競選手都是特別群體,就可以混為一談說他們的牧養方法是相同的。

我可總結以上兩者的分享都只是各說各話,一個只談他不熟悉的電競,另一個分享他牧養黑道朋友的經歷,而只有王礽福社長的題目與電競和牧養有關,但三位嘉賓顯然也是對電競業非常不熟悉,究竟主辦單位再次找來三個外行人來討論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東西,而始終不願找一位電競選手或熟悉電競界的教會青年來交流,其意義何在呢?

其實先前胡志偉牧師所寫的文章《電競談何牧養?》已解釋得非常清楚,他是不反對舉辦基督徒電競比賽的,但電競根本無須與牧養掛勾,因其器根本未能載道,而且舉辦的人根本對電競一無所知,硬要用自己不熟悉的器皿來勉強盛載基督的道,其手法非常不成熟,亦有弄巧反拙之嫌。另一位朋友Marcus的文章《牧養觀:從「電競牧養」的謬誤看青少年牧養的出路》,也討論過電競牧養的概念實有矮化甚至扭曲「牧養」一詞的問題,而且這其實與教會權力的問題有關,有關人士以電競牧養為名,鞏固自身權力為實。對兩位作者的意見,我是非常認同的。

在寫作此文時,我一時好奇去查看主辦單位之一明光社的顧問團名單,竟發現胡牧也是顧問團的成員之一,但明光社卻竟然無視他的意見,繼續一意孤行再舉辦同類型的研討會。而我自己的意見其實仍舊一樣,我認為保守基督教會過往如此反對青年人打機,特別是明光社在2014年甚至撰文攻擊和抹黑打機的行為,此等群體一定要向年輕人道歉才有資格說話,不可以突然說要「將遊戲世界變成福音的流通管子」,就反過來利用打機和電競來接觸年輕人,然後當任何事也沒發生一樣。

不過這樣不知悔改的例子在基督教中屢見不鮮,想當年香港福音派教會是非常反對基督徒觀看電影的,認為電影是魔鬼用來荼毒人們的工具,觀看多了電影就會令人遠離上主,但反觀今天影音使團的福音電影已經出品得成行成市,反對信徒觀看電影的聲音已不復存在,但道歉的聲音卻遲遲沒有出現呢。對於基督教經常重覆犯錯,有時我可能真的已經見怪不怪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