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死侍2之「肥仔冇死」

原刊於牧羊犬,2018年6月23日

早前負能量到爆,走去睇《死侍2》(Deadpool 2),諗住睇佢好似《死侍》咁,一場場血淋淋殺盡壞蛋,發洩一下內心鬱悶;點知今集俾到我一啲信仰反省…

梗係唔只Cable為救Deadpool而放棄回到未來見老婆同個女,又或者Deadpool 捨身成仁呢種捨己嘅愛咁直接啦!

今集故事圍繞喺孤兒院被虐待嘅肥仔mutants,Russell Collins(Firefist)身上。為阻止佢殺死自己家眷,Cable由未來返嚟追殺佢(未來戰士咁),而Deadpool為咗拯救Russell,又唔想佢誤入歧途,成為未來嘅殺人魔Firefist,最後又同Cable聯手制止Russell大開殺戒。因為Deadpool話呢套係家庭電影,所以結局亦如家庭電影一般嘅大團圓:Russell冇殺人,Deadpool又冇死,仲同Cable friend咗。係咪好大愛先!

我有幾樣反思:

首先,教會一班青年人就好似Russell Collins:有恩賜、有潛能,同時又不穩定同唔識諗(喺大人嘅制度同思維下),有無限可能性,完全在乎一班老海鮮點樣對待佢地。如果視之為威脅,就會制止到消除佢地嘅可能性;如心胸豁達啲,可能會俾條路佢地,閃出個未來。戲中孤兒院係前者,當中嘅恐怖「再教育」,打造Russell成未來嘅殺人魔,教會對青年人揠苗助長嘅教導,可會同樣釀成更反叛的一代,甚至製造出魔鬼。

好在Deadpool喺第一次遇見Russell Collins發難時,發現背後原因係肥仔Russell曾被孤兒院人員多番虐待,Deadpool就射殺了虐待Russell嘅孤兒院職員。咁我梗唔係叫你走去殺人或者走去打鑊虐待者啦!令我有所反省嘅係Deadpool喺行動前嘅一番說話,大概係咁:

「要成為英雄,只需要一兩個時刻(a few moments),當中嘅抉擇界定你係咪真英雄。」

我諗其實都唔只係英雄定豬紅嘅問題,而係作為基督徒,如果真係要讓人見到基督,為主作見證嘅嘢,都真係在乎於嗰一兩個時刻嘅抉擇!我地似乎真係要更加勇敢,更加有信心去回應,去做啱嘅決定!

喺呢個時勢,比起「Do things right」,基督徒更加需要「Do the right things」!

《Deadpool》電影系列之所以受歡迎,除咗主角Ryan Reynolds嘅人氣之外,仲有就係Deadpool用另一種表達手法,跳出一般英雄框架,甚至反英雄咁做英雄:佢既瘋狂又抵死,而且凡事做到好盡,呢樣某程度上又俾我地一班凡事都思前想後嘅「盡責」人一種治癒。計算成效當然冇問題,不過我諗,信心係咪可以計得咁足?「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 ‭11:1‬)信徒識計算,凡事摸到底,但就經歷唔到信心成為承托生命中嘅確據。結果,我地信心嘅力量就係去得唔夠盡,就連基督徒自己都覺得信仰可有可無。

另一個今集《Deadpool 2》有趣嘅地方,就係為社會中嘅弱勢發聲:除了對制度嘅反抗,對欺凌、平權、歧視等議題,Deadpool都用佢嘅方法處理同捍衛。電影嘅嘢,當然係要考慮市場因素,咁基督徒又有冇考慮「基督」因素,為身邊嘅弱勢做番啲嘢呢?

基督教群體往往提防真小人,最近卻出現了一批偽君子;如果只有兩種選擇:「不當地正義」同埋「正當地不義」,你會點揀?

Deadpool瘋狂嘅背後對正義異常執著,正常嘅基督徒心中,可有對主嘅公義多一啲執著?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