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徒學會

九七前,香港經歷巨大的轉變;有鑑於此,一百二十位教牧同工和信徒領袖於八八年六月以個人身分,發起成立「香港基督徒學會」,為香港教會提供一個更靈活的架構,以回應時代

歷史在說話,但我們充耳不聞?──第二屆亞洲青牧養會議後感

說來慚愧,台灣就在香港一小時二十分鐘之距,然後我們還常常戲言,往台灣還快過由天水圍到柴灣,然而我對台灣的認識,就只是「食、玩、瞓」之類的東西。台灣在過去半世紀的歷史,其實跟香港的公民社會和教會群體是息息相關的。是次會議,雖沒法一下子閱讀台灣半世紀的歷史,但有機會略聞一二,就知道不止台灣,別地的歷史故事對今日香港的處境其實是很有啟發的。

威權統治下的公民社會

一如以往,台灣公民社會給我的印象,是的士司機都很有公民意識。他們會放心跟客人大談政治,然後告訴我雨傘運動時,他們很支持香港人;至於投票,他們是一定會去投的。除了開放的選舉制度,台灣的歷史背景,或者也是關鍵。1947年,台灣發生有名的「二二八大屠殺」,當中因國民黨在二戰後的不文明「回歸」統治,令到曾受日本殖民統治的台灣人深感不滿,遂與國民政府起了極大衝突,國民政府出兵鎮壓,並屠殺超過二萬平民。及後,台灣就進入38年的白色恐怖戒嚴時期,期間數以萬計平民被所謂的「法治」所囚禁、被失蹤、甚至殺害。

將這段歷史放在香港,我們就知道無論表面有多「民主」的政權(國民黨是信奉孫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義),民主,還不會是天賜的。台灣人走過38年的白色恐怖時期,才慢慢爭取到近年令人嚮往的民主自由社會。我想,香港面對中國的威權「再殖民」,還是要保持耐性,作長遠「投資」,預備走以「年代」計的抗爭路。我相信,台灣自上世紀40年代末至80年代末的戒嚴歷史,很值得我們繼續仔細研究,並從中探視成功轉變的關鍵因由。

威權統治下的教會

我覺得很大程度因為台灣戒嚴的歷史背景,不少台灣教會頗自然地就走上了反政府的方向。其中我們到訪的義光教會,其負責人竟可公開宣稱自己支持台灣擁有自己主權,而紀念「二二八」絕對是其教會的重大議程之一。相比香港大部分教會,就連公開支持真普選也不敢,更莫說是紀念「六四」、「928」等重大人權事件。當然,我不能全怪香港教會的領袖,因為在我們的歷史中,似乎未遇過大型政治迫害的日子,但這種日子相信快來,有天拆的十字架是新界、九龍、港島的十字架,如果我們還以為可以幸運度過,那我們是對人類政權的歷史完全不理解。

在參觀義光教會的時候,我發問了一個估計不少香港教會都會問的問題:「你們如此積極為不同議題發聲,處處反對政府,甚至有傾向支持某些黨派(民進黨)的感覺,你們不怕會友間關係撕裂嗎?」義光教會牧師回答說:「其實我們不是傾向支持黨派的,我們是傾向支持公義的事,因此我們可以容下不同的聲音。」

在香港教會圈子,常流傳一種私底下的說法:教會保持沉默,甚至親近政權,是在保存更多人的自由、權利。但如果台灣教會和公民社會在被囚禁、被失蹤、被殺害中沉默,沒有冒死將消息外傳,我估計國民政府一定喜見如此的合作,亦不需要停止戒嚴。同時,台灣民眾看著教會的沉默,一定不會覺得這基督是救世的、是真實的。香港教會面對一個又一個的年青政治犯,一個又一個的被批鬥者,又可以裝作視而不見,繼續配合政權的「依法」治國方針嗎?基督的精神,不是當有人被迫害時,寧願自己被迫害;當有人被殺害時,寧願自己犧牲嗎?

最後,以一張照片作結。這是義光教會的陳年照片,照片上都是台灣被政治打壓的死者和家屬,請仔細看看每一個樣子。

或者,照片能夠說話。

劉肇恒(社工學生、合一青年牧養平台成員、第二屆亞洲青年牧養會議參加者)

﹝編按:第二屆亞洲青年牧養會議,由長老教會青年陣線、台灣教會公報社、香港基督徒學會主辦,合一青年牧養平台、馬來西亞地方教會協辦,於2017年8月18至22日在台北舉行,主題為:「亞洲的公共神學:向左走?向右走?」

亞洲青年牧養會議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siaYouthMinistryConference/

亞洲青年牧養會議的後感 系列
  1. 歷史在說話,但我們充耳不聞?──第二屆亞洲青牧養會議後感
  2. 香港青年信徒牧養狀況:我們要翻開新一頁,抑或留在虛假的安全框架之中?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