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欲言又止:淺淡聖經的留白與曖昧

Photo Credit: https://andyswordsandpictures.files.wordpress.com/2013/03/blank-book.jpg

書寫並非單向,而是相遇,是作者與讀者在文本的會遇。作者從來不只是信息傳遞者,更是搭建文本此平台的設計師。設計師以不同技巧為讀者鑄造想像的空間,而留白正是當中的一個經典手法。為何作者要留白?留白又是否有另一重意義?

留白是作者的言說與沉默。話說了,卻欲言又止,刻意不將話說盡,令文字與意義懸擱,遺下一個尚待補充的破口。這個破口是作者營造的異質空間,盛載著超越文字的昇華意境。此空間並非自足封閉,而是作者邀請讀者為之賦予意義,帶來域外的想像,豐富文本的層次。留白讓讀者尤如與作者共同書寫,為文本開闢出更多的可能、更深邃的意義,令閱讀成為有機的行動,而非被動的吸收。

聖經中有不少留白的痕跡,如創卅四,記載雅各的女兒底拿被示劍污辱,而作者刻意地描述「雅各就沉默」,等兒子從田野回來。經文往後再無雅各的敘述,直至兒子們殺光示劍一族及該城的人,才突兀地加插雅各對兒子的批評。作者大可不必提及雅各沉默,如此著跡的描寫正是想讀者代入雅各,從他的視角觀看整件事,而非只聚焦兩個兒子的行徑,方能探索雅各與兩個兒子在此事上的張力,亦鋪陳出作者背後更宏大的族群矛盾和策略。新約的耶穌敘事亦有不少留白之處,不得不提的是耶穌與犯姦淫被捉的女人之場景。經文兩次提及「耶穌彎下腰,用指頭在地上寫字」,卻沒有解釋耶穌此舉的用意,又與整段敘事關連何在。作者重複描述此儼然多此一舉的行徑必有意思,但箇中的意味卻留待讀者參透。此處留白正為文本開啟新的視域,讓不同人對敘事,乃至閱讀耶穌賦予多元意義。

留白是作者一手為讀者設計的空間,同時卻可以是作者掩飾其真正想法,或刻意模糊其詞的用意。當某些說話不能自由公開地表達,留白的空隙正好讓作者巧妙地說出引子,卻保留核心敏感的說話,營造文本彷似殘缺不全,就如一個沒有結尾,甚或前後矛盾、違反邏輯的故事,以避開權力的審查。昔日聖經在不同異邦帝國統治時成書,及至今天極權臨近之時的言說,留白是重要的淨土,是主流下的曖昧與顛覆,讓受壓者藉著留白成為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以文本彼此充權,建構邊緣敘事。留白的暇想必然包含誤解或錯讀,但正是這種含混性(ambiguity)才讓真正的信息得以留存。在一切被迫公開之時,曖昧不清也許是當今的生存之道。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52期)專欄【好青年解讀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