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權力,能使人心歸回嗎?

2018/3/25 棕樹主日

(可十一1~11)

在北京剛結束的人民代表大會中,通過了修改憲法,刪除了國家領導人二任任期的限制,又將「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加入憲法內,使權力獨攬於一個黨,甚至是一個人身上。在修憲仍未通過前,大家都知道這是必定的事,網上已用「習近平登基」或類似的字眼來諷刺他。

不過,擁有權力的人,總會有人表達支持。香港的特首接受訪問,談及習主席時,她說:「可能你會說我擦鞋,但我必須說,發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言論和行事,越來越有魅力和令人欽佩。」但習主席的哪一句言論及哪一項行事,使他成為她心中「最敬仰的政治領袖」?人大全票通過習近平連任,電視訪問了身為國家三級演員的人大代表杜美霜,她激動表示,「習主席,真的是不得了,特別要為他點讚,眾望所歸!激動得要掉出眼淚,特別的高興,除了高興,還是高興,除了激動、激動,還是激動。我覺得要為他點讚,要讚100個、1000個、1萬個、1億個」。但她除了不斷表示激動外,卻講不出一個激動的理由。她說要掉出眼淚,但這個國家級演員努力擠淚卻怎麼都擠不出一滴。她們是否由衷的說出這些話?我不知道,但只有想從習主席手上得到權力的人都會這樣說。

其實不只一個人想做皇帝,做不成皇帝的人,也希望從皇帝那裏得到一些權力。當人得到這恩賜的權力時,人的嘴臉也會改變,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的我。有人在89年六四時,大罵中國共產黨,又指昔日學生的行為是愛國和追求民主,希望中國會更開放和民主。但當上人大甚至是人大常委時便提出,如果宣揚「結束一黨專政」是違憲和不能當議員。可見權力真的令人腐化。

怪不得2000年前,耶穌已向他的門徒指出:「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作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轄他們。但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要作你們的用人;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要作眾人的僕人。」(可十42~44)不過,今天要找一個甘作僕人的領袖實不容易。

今主日是「棕樹主日」,紀念耶穌在世最後一週的那個星期日,他騎着驢駒子進入耶路撒冷,受到群眾夾道歡送。雖然受到群眾的歡迎,但相信耶穌心中實在充滿矛盾和難過,因為他深知,今天歡迎他的人,幾天後將會放棄他,高呼要釘死他。

群眾對耶穌的歡呼,「有許多人把衣服舖在路上,還有人把田間的樹枝砍下來舖上」,並且高呼「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可十一8~9)這些行動,都是表示他們認為耶穌就是那位能將幫助他們擺脫羅馬統治的君王。在此之前兩個世紀,以色列人就用同樣的方式,慶祝馬加比成功反抗異族安提阿古的暴政。群眾在潔淨聖殿後,便拿着棕樹枝列隊歡迎(參看馬加比下書十7)。所以他們用同樣方式來歡迎耶穌,明顯是政治的表態,就好像人揮動國旗,歡迎元首來到一樣。「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來自詩一一八,內容描述以色列君王的登基。群眾也期望着耶穌能登上君王的寶座。

但耶穌卻沒忘初衷。他沒有因群眾的歡呼而改變,他要走上十字架的道路,他寧可被群眾唾棄。

曾經因耶穌進入耶路撒冷而歡呼的人,為甚麼會在幾天後作出轉變?因為他們看見的,耶穌並沒有揭竿起義,反之處處顯得軟弱無助。他在客西馬尼園禱告時,顯得那麼脆弱。「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撒去。然而,不是照我所願的,而是照你所顯的。」(可十四36)在被捕時,沒有用刀砍下敵人的頭,反把敵人的朵治好(路二十二51)。在公會和彼拉多面前受審時,受盡侮辱而沒有反抗之聲(可十四53~65;十五1~20)。被掛在木頭上時,沒有呼喚天使來營救他,只是說:「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可十五34)

耶穌選上十字架的道路,因為他知道,權力不能使自己和他人得到豐盛生命,只有捨己,才是得豐盛生命的要訣。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這不單是生物生長的過程,也是人生的經驗。

「助人為快樂之本」、「施比受更為有福」⋯⋯,這並不需要有很大的犧牲,只是付出少少,已能得到快樂。有些人更為他人付出生命代價。今年是SARS發生15週年,在當年差不多這個時候(3至5月左右),香港發生SARS,死了差不多300人,有多人感染。當時有醫生冒着生命的危險,願意走入病房中醫治感染的人,有幾位醫護人員因而殉職,其中一位名謝婉雯醫生,她於4月因幫助一位病人插喉感染病毒,結果於5月13日離世。一個人的犧牲,救活他人,實令人感到她的犧牲是有意義的,正如她父親說:「希望謝婉雯的勇氣和犧牲精神,能夠鼓勵港人永遠不放棄。」15年後的今早(3月25日),他的哥哥接受報章訪問時這樣說:「只是記下她是一位緊守崗位的醫生便夠了,神化為SARS英雄,那就不必了。」「一粒麥子死了」,結出「許多子粒」來,就是這個意思。傳媒以「香港女兒」來稱她,在香港公園太極園內設有她的銅像以作紀念。每當人經過此銅像,總會想起她犧牲精神。但想起今天,人為一些有權力的國家領袖擺設銅像或大油畫,但多少人真的會為他們的作為而欽敬他們?就如香港立法會內每任立法會中有立法會主席大油畫,經過看見時,你會敬重他們嗎?

耶穌是君王,是和平之君,這是應驗舊約先知所說的。「錫安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啊,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和地騎着驢,騎着小驢,驢的駒子。」(亞九9)

耶穌不是騎着高頭駿馬進入耶路撒冷,他騎着驢駒子進入。他坐着的驢駒,「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可十一2)。不論是高頭駿馬或是細小的驢駒,沒有人騎過或受過訓練,在群眾的喝采聲中,都會變得驚慌。但耶穌騎上牠,不需要甚麼鞭策,也能使牠順服下來。是甚麼力量?

馬可又記載,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後,他沒有停留在這權力鬥爭的核心地點,「他就和十二使徒出城,往伯大尼去。」(可十一11)雖然聖經沒有明言,但我們可以估計耶穌是往馬大、馬利亞和拉撒路一家,與他們在一起。在面對死亡前的一刻,他盼望能平靜的渡過,也關心他所愛的人(約十一3)。

耶穌為甚麼能那麼平靜?因為「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約十八36)。他的國度超越世界,他的權力不是透過鬥爭而得,而是透過他的犧牲,經歷死亡復活而得。

「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捨人口一中作多人的贖價。」(可十45)

對信徒而言,當我們今天參加「棕樹主日」,有些教會甚至派送參加者一枝棕樹枝,在崇拜時揮舞,這行動是表示我們歡迎耶穌進入我們的內心,生命的深處,讓他在我們心中作王作主,「上帝的國就在你們心裏。」(路十七22)也因着耶穌的死和復活,我們毋須害怕和逃避生活中的困難和人性的限制,而能存着盼望和信心,積極的接受和面對。「凡勞苦擔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裏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這樣,你們的心靈就必得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28~30)

人心的回轉,不是靠權力,而是對人的愛和犧牲。「邦國帝王,興亡代謝,回首如今安在?」(「教會穩定歌」),但耶穌對人的影響,二千年仍繼續。

結束時,想起今天的香港。香港將會為國歌和23條立法。但人對國家的尊重和敬愛,是否可以因立法而建立?我心裏只有這樣想:「愛人民的政權,人民愛國家,國家無需立法。不愛人民的政權,人民不會愛執政者,那個國家才需要立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