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

年少時愛理科,閒來打幾手橋牌,長大後愛文科,閒來看幾套電影;
本想專攻神學歷史,後來鑽進聖經研究;
一直不變的是對政治的關懷及在教會的參與。

機不可失?得不償失?

2017之失

政改第二輪諮詢快將結束,不同意見及評論紛紛湧現。我嘗試從三個角度去整合近來所讀到的幾個主要觀點。

(一) 一國兩制

支持政改意見指香港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央與香港市民也當在特首選舉中有其份,831決定正好體現了這兩點:中央確保愛國人士才可作為特首候選人,市民也可一人一票決定特首人選。即使民主國家如英國等,市民也無機會直接提名首相,所以每個國家也有她的普選特色,831決定下的特首選舉也可以是普選。

反對意見指中央曾承諾香港在2017可普選特首,基於這承諾,香港在2017年實行一個政治學者所共識的普選,即普遍市民也有提名權、被選權及投票權的特首普選,勝出者一如以往要得中央任命才可正式當上特首,這也可以體現出一國兩制的精神,中央與香港市民也在決定特首人選上有其份。在831決定下,提委會的組成方法並不公平,不同界別的選民人數基礎及選舉方法有很大差異,這樣的提委會難以說得上是有民意基礎,市民也因此難以說得上有實質的提名權及被選權。

短評:如何具體落實一國兩制可能沒有明確的標準,但普選的基本元素及831決定下的提委會是否公平,這些都是顯然易見。在位者與其在意識形態上扭曲普選的意思或對提委會的不公情況視若無睹,不如證明給實際的香港人看,是次政改對香港而言真的是一個不可失的機遇。

(二) 得與失

政府以「機不可失」為政改的宣傳口號,這個機遇應是指市民可以有「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投票權,這至少是民主權利的其中一部分。除此之外,是次政改也是向前發展的機遇,因為政改開展了第一步,儘管不是完美的第一步,但之後便會有改進的第二步,就如凡事也不可一步登天,民主政制也要一步步發展。

公民黨大玩諷刺,把政府的宣傳口號改為「得不償失」作反宣傳,顯示市民在政改上雖有所得,即一人一票的投票權,但所失去的會是更多更大。「失」就是若社會接受這樣一個只有投票權的選舉為普選,就等於放棄一個市民具有提及、參選及投票權的普選。再者,政改之下所產生的特首可挾著假民意授權,把香港進一步赤化,例如展開23條立法的程序。在社會意識上,接受假普選會助長社會的假冒意識,使香港如國內一樣腐化。這些都是袋住先的得不償失之處。

短評:政府沒有提出具體明確的保證,讓人看見政改下一步就是提高市民的參與權與提及權,反對意見的憂慮是合理的。另外,「只有投票權」的選舉是否比「連投票權也沒有」的選舉好呢?反對者提出袋住先對社會管治及意識的長遠負面影響,是否有點上綱上線?如李詠怡在3月4日明報所言,假普選不會改變現時政體本質,政府認受性同樣受到質疑,所以假普選下的特首不會比現時特首更易推行惡法。

(三) 現實的考慮

支持政改者如羅致光說「政治就是要在多元政見當中,尋找可妥協的空間,製造雙贏局面。」現實就是中共不會更改831的決定,因為國家安全壓到一切,包括真假普選的定義、831的法理基礎及對香港社會的影響等,皆不是中央重要的考慮。所以,香港只可務實地在831框架下討論選舉方式。例如政府建議藉著辦民調及公開辯論,使公眾的意見可以成為一個政治力量影響提委會的投票決定,這樣可說是間接使市民參與特首的出閘選舉。陳宏毅也提出他的「白票守尾門」建議,使市民在831框架下對提委會有所制衡。陳方安生等人提出有「候補人」概念的方案,也有著類似制提委會的作用。若政改被否決,香港政制只會維持不變,這包括立法會的普選也會遙遙無期。

反對政改者認為現實就是從831決定的表達字句來看,中央看831框架適用於2017年之後的特首選舉,所以即使這次政改是第一步,之後的政改也離不開831框架,即普遍市民仍是沒有提名權及參選權,香港的政治模式會變成選舉威權制:執政黨長遠執政而反對黨永在邊緣。同一道理,若政改方案也可算為普選而獲通過,2020年所謂立法會普選也必然是膺品。事實上,政府及建制派也常暗示未來立法會普選沒有必要取消功能組別。所以,香港應一開始就向831決定明確說不。

短評:政府用心良苦想出使提委會選舉有普選果效的方法,這方法是否行得通,取決於提委會產生方法及成員的素質。但831框架下不少提委會成員不用面對市民,若他們為人如689一樣厚顏無恥,他們可完全漠視民調或公開辯論結果,只按特別指示或個人利益去投票。換言之,市民仍是無從制衡提委會。「白票守尾門」在概念上雖是有些古怪,但原則上它是可以讓市民對提委會作出一定實際的制衡,可惜暫時只得大律師公會及唐英年的支持。另外,若現實就是看不見未來有真普通,我們何不真真實實讓人知道香港就是沒有普選的城市?

總結:

記得第一次出門到外地的時候,父母向我千叮萬囑說在出入境時要非常小心別人提出「袋住先」的請求。首先要先搞清楚所袋住先的東西是甚麼,也要想想作出這請求者是一個怎樣的人。若隨隨便便袋住先,後果可能萬劫不復。現時有人向我們作出袋住先的建議,我們也可以想想我們要袋住甚麼?提出建議的人是否可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