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極端靈恩亂香江 下

自己堂會經歷

我自己堂會有一群兄姊渴慕靈恩,希望在堂會外面學習更多靈恩的知識以造就堂會,這本來是非常值得鼓勵的行為,但當中有少部分兄姊卻越來越傾向極端靈恩的路線,情況開始令人擔心。

靈恩派著重從聖靈而來的領受,但有些兄姊卻自持自己有領受直接從聖靈而來,而看輕甚至不順服牧者的決定,更甚者是反對牧者本人。認識我的朋友也應該知道,能夠接納我、牧養我的牧者都不會過於保守的,所以他其實也對靈恩持開放態度,不反對兄姊在外面學習靈恩操練然後帶回來堂會一起實踐,他也抱著學習的心態去看待靈恩的知識,但有部分兄姊正是因牧者寬容的態度而否定他的決定,將自己的領受放大,甚至比浸信會所持守的真理更大,對於自己的立場十分堅持而少考慮他人對信仰的見解。很遺憾的是,他們此舉正在堂會中產生進一步的分裂,因在堂會內,其實仍有不少會眾是不太認識靈恩派的,而因為對靈恩派的陌生而導致他們不認同,但他們就在堅持推行靈恩的氛圍下被滅聲,這種分裂當然在強調「和諧」的華人堂會中被刻意忽略而不被重視。

因為這群傾向泛靈恩的兄姊在教會的高位,所以往往在敬拜中會聽到,他們藉敬拜來指責不認同他們的人是「任意而行」,而其實推行極端靈恩敬拜的最大受害者就是一班年長的信徒,因為他們的體力根本不能支撐整場敬拜,既要有情感表達,又要載歌載舞的讚美,而他們又掌握不到究竟何時是要唱歌,何時是在禱告,以致辛苦了他們又讓他們無法投入敬拜,最可惜的是堂會礙於人力物力場地限制,只能在主日舉辦一堂崇拜,他們在沒選擇的情況下只能將就出席,卻帶著意見不被重視的感受參與聚會。其實靈恩敬拜絕對可以與傳統詩歌和聖樂融合的,這樣雙方也能敬拜得自在,但因為極端靈恩的兄姊認為傳統詩歌和聖樂接近天主教傳統,而他們十分反對天主教的,所以這方法便被排拒在外。

其實對於一些靈恩的事情,保羅是有給予過意見的,實際上很多靈恩派教會都有參考保羅的意見。浸信會神學院實用神學(社會倫理)助理教授禤智偉博士,曾在一講座中指出,保羅所說有關靈恩的意見,是記載於哥林多前書14章下半章,被稱為是「保羅規條」,其實不止是對於靈恩,他是對於教會崇拜如何既有禮儀又有靈恩行為作出建議:

如果有人說方言,只可以有兩個人,或最多三個人,並且要輪流說,同時要有一個人翻譯。如果沒有人翻譯,他就應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對上帝說好了。講道的,也只可以兩三個人講,其餘的人要衡量他們所講的。在座的有人得了啟示,那先講的人就應當住口。因為你們都可以輪流講道,好讓大家都可以學習,都可以得到勉勵。先知的靈是受先知控制的,因為上帝不是混亂的,而是和平的。

這些「保羅規條」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十分具體的教導,說方言、講道、啟示等都是要有秩序地宣講的,而不是各有各講,互不相干,而且最重要的是「其餘的人要衡量他們所講的」,所以不是懂得說方言的人就是高人一等,或不懂說的就沒有責任,而是我們需認識到,這些靈恩行為都是群體性而非個人性的,群體辨識則是重中之重,方言說出來又翻出來了,我們整間教會是要一起來辨識的,而不是任意將方言或啟示高舉。而保羅就在第40節強調,「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教會可以因為人為問題而造成混亂,但若是以聖靈的名來引起混亂,這樣就是極端靈恩的問題,而不是靈恩本來有問題。

worship2

個人反思

「我的信仰變成了甚麼?」這是我第一個要問的問題,泛靈恩派經常被批評為追求「成功神學」的宗派,其實不止見於那些標榜「成功」的見證分享,還有就是要短暫卻立刻的成功,就是強求即時的醫治與釋放,這種追求其實就像去便利店一樣,因為很方便,所以隨時去便利店就可以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但便利店裡所賣的東西只能解決我們緊急的需要,根本不可能是對症下藥。講白了,泛靈恩信仰就是在拜一個黃大仙式的上主,一個有求必應的神明。我對這種模樣的信仰有一個擔憂,就是這些影響會讓我們的信仰膚淺化,對信仰的傳統與神學思考也會減少,因為即時的需要解決了,誰還需要研究「為何問題會解決了」和「解決背後的運作」等問題呢?

第二個我很擔心的問題,就是泛靈恩派過份強調情感的發洩,甚至提倡情感發洩了就代表被醫治釋放了,其實這已經是影響信徒的心理健康問題。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4:23提到,「所以,如果全教會聚在一起的時候,大家都說方言,有不明白的人或未信的人進來,不是要說你們瘋了嗎?」方言是可以鼓勵,但不需要去高舉甚至聖化,因為信徒懂得說方言不代表他的信仰就很理想,就等於唱詩歌唱得很hyper也不等於自己就好愛上主,其實信仰狀態和我們與上主的關係,真的不可能用這些標準來衡量,甚至是沒有辦法去衡量。我認識的靈恩派牧者都是建議兄姊有健康問題時,先去求醫而非一味只靠祈禱,因為他們認同醫學技術是上主所給予人類的禮物,而不是認為求醫就是沒有信心的表現。

而泛靈恩的唱詩主領者常常會說「你愛耶穌就大聲同佢講啦,將你嘅愛完全傾倒曬比佢啦!耶穌,我地真係好愛好愛你呀!」整本聖經對於愛上主的要求非常明顯,就是在說明律法的設立根本不是著重,信徒能否白紙黑字地全部遵守,而是要信徒明白上主愛他們以及他的可以怎樣回應的問題,所以「聽命勝於獻祭」的主題其實貫穿了整本聖經,而泛靈恩派可能只見到大衛王也曾在國民面前脫去衣服,在忘我的跳舞,但他們可能忽略了在大衛「忘情森巴舞」之外,他是一個「在神心意中」的君王,在位期間賢明治國,讓以色列人過著幸福的生活,社會也得著真正的和諧,這才是大衛回應耶和華愛的方式,而不止是在跳舞唱歌讚美。完整的一個敬拜就是從唱詩開始,但是會在街頭上結束,因為將基督的愛帶入人群中才是敬拜的最高峰。泛靈恩敬拜強調情感的發洩,甚至沉醉於一些神秘經歷當中,卻有機會忽略了更大的神蹟正在發生:上主的國正在降臨在人間,而不是只在教會裡面。

衞理宗創始神學家約翰.衞斯理提出,基督教有四大神學支柱:聖經、傳統、理性、經驗,而我自己擔心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泛靈恩思想會讓基督教神學慢慢崩塌。我所認識的靈恩派朋友,其實很重視對聖經的研讀,也會看重傳統與理性對他們信仰的正面建立,但是極端靈恩的朋友往往是對聖經只有非常表面的理解,更是抗拒基督教傳統,與否定理性對信仰的幫助。即使是我們解放神學派的朋友,也只是用經驗來作插入點,去用理性分析基督教傳統為當下處境所發揮的作用,當然理性的運用就是在研讀聖經上面,但泛靈恩思想卻過份高舉經驗,而且我們解放派說的是社會經驗,他們說是則是屬靈經驗,其實真的非常危險,經驗是基督教不可缺乏的原素,卻不是唯一的原素。

感性與理性並不是對立的,要感受上主也必須經過理性的理解才能成事,所以我希望我們基督徒能夠更認真的看待信仰。在道家的理論裡面,有一個是關於「陰陽」的理論,其實就是在說萬物的最好狀況就是在於平衡,而我們的信仰也實在是需要平衡,靈恩派認真地看待信仰裡的經驗是十分值得鼓勵的,但傳統派對理性及傳統的重視也很重要,這樣的平衡才會讓我們的信仰更健康,也是在宗教改革五百年後,我們應該去正視面對的問題。

極端靈恩亂香江 系列
  1. 極端靈恩亂香江 上
  2. 極端靈恩亂香江 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