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棄與不棄,用完即棄

1-XM3UXDp3GU1VsRCuZyx60Q

近來基督教界選委十席的討論,成為熱議,甚至小弟關注到有神學博士生林子健開始為之絕食抗爭。按現時定出的抽簽方法,分為四大「功能組別」,設下重重關卡窒礙參與者,及以88條例定義教會團體等等,他期望基督教協進會能修改抽簽方法,以令所有參與者得到均等機會。其實,林子健弟兄很仁慈,亦留有空間給協進會。

其實,大家都知道,現實是這十席根本不能扭轉現時特首選舉的荒謬,所以有人揚言不玩這個遊戲,亦有人認為要盡量爭取席位,在選委中盡責地為基督教發聲。但無論如何,我們知道在這1200人中的所謂發聲,其實是不會有甚麼人聽到,更不會影响選情。

我相信這兩年來,民眾的抗爭是沒有白費的,既然我們不接受人大831的決議,我們也不應接受今日以任何方法去參與這個小圈子選舉。因此,基督教應放棄十席,揚言杯葛這個荒謬和欺騙民眾的遊戲,但既然由幾「大宗派」組成的協進會已決定參與這權力遊戲,我們除了杯葛以外,還可以用這個遊戲方法去抗爭,就如現時有不少人提出要先爭取席位,然後公開高調棄席,除了發出聲音,以示抗議,令當權者(包括政權和教權)變得尷尬,更是要向公眾提出這十席不代表基督教,向教會提出批判,揭露現時教會陷入君士坦丁的腐敗危機。所以,我雖然會關心並為林子健弟兄守望(他確實是勇敢!),但我卻認為,除非修改玩法是為更多人能取得席位,以高調作出棄席行動,不然,我認為不值得純為修改玩法而犧牲。

我們不要期望棄席能帶來甚麼即時效果,因為這根本無法撼動假普選,更遑論撼動中央。我們只能繼續和平抗爭,盡選民責任,選出為民請命的代議士,這亦是議員選舉和特首選舉的最大分別,特首選舉是篩選後給你挑,選議員卻可以有較真正的自由選擇,縱然功能組別仍是個騙局和壟斷。因此,我選擇盡責地選出代議士,卻要在小圈子選舉上棄席抗議,直呼「我要真普選」!

最重要是,我們要提醒教會,不要再依附政權而生存,我們享受政府在社會服務上的恩惠同時,她又利用了我們多少次?基督教團體有多少次被出席支持政府活動?被騙與政團陪跑?我們可以不請劉江華作頒獎嘉賓或致詞嗎?但他是民政事務局局長!我們還要被她強暴多少次才會醒覺?有多少人還在騙我們甚麼一帶一路宣教商機處處?我們甘於被88條例去界定教會的身份嗎?甘心被公司法拑制教會的運作嗎?隨著國內宗教法收緊,我們看不見本港教會將會面臨的危機嗎?我們不是要怕死,只是不要再相信這權力的假象,迷戀政權的小恩小惠,政權從來都只將教會當作工具,當教會再無利用價值,甚至成為當權者的阻礙時,他們就會打壓教會的生存空間,亦會滲透教會,裡外介入,令教會變質,這在納粹時期的教會慘況,可見一斑。引用林子健弟兄的話:「教會是上主的教會,信徒是上主的信徒,政府是理應順服上主;並屬於人民的政府。可是,我們今天的教會和政府卻非如此。」不要對她存有任何遐想,對政權而言,教會極有可能淪為用完即棄的工具,盼望一眾教會領袖三思!

最後,抗爭不應止於棄席,而是在繼續爭取社會訴求外,更要做好教育的工作,尤其是牧養新一代信徒,教會未來的領袖棟樑,我們責無旁貸。我們絕對有責任令新一代信徒的生命不再被奴化,為他們創造成長的空間,建立關懷他者的踐行,擺脫君士坦丁的詛咒,活現天國群體的見証,顛覆被扭曲的思維和價值,更新教會群體的使命,撥亂反正,一切從教育開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