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林前8章 一切從拜神燒肉說起

原刊於牧羊犬,2018年2月13日

背景

現在過時過節,就算不會拜神,都會有機會「斬料做節」,但對於當時哥林多信徒,食祭過偶像的食物,是遠超乎「食件拜神燒肉」咁簡單。一方面這是當時民間社會喜歡一起到祭廟飯堂聯誼食飯的社交禮儀。另一方面當時市場所有提供的鮮肉,都必經過祭祀才會送去屠房分拆出售。哥林多教會為這問題出現意見分歧,故寫信給保羅,希望他能作定斷。

哥林多人的理解

就經文所見,哥林多教會有人以兩個理據來支持他們可以吃祭過偶像的食物:第一節「我們曉得『我們都有知識』」,及第四節:「我們知道『偶像在世上算不得甚麼』」,當中引號括著的是當時流行的意識或術語。

他們認為自己都有知識,是靈裡得自由的基督徒,知道「偶像在世上算不得甚麼」,所謂拜過偶像的食物,不會因此而變質,更不會成為不潔,所以判定食用這些「神餐」也不成問題。他們不再被社會文化,社交習俗所規範,可以自由選擇食祭祀過的食物。其實現在我們也會有這樣的想法。

就如新年習俗:以前年廿八洗邋遢之後,原求要等到年初二開年才可以洗頭。又因怕孩子養不大,所以在年三十晚,家長會把「壓歲錢」放在孩子的枕頭底下。還有初三「赤口」不拜年之類。但現在還有沒有人等到年初二才洗頭呢?還會把壓歲錢放在孩子枕頭底下嗎?隨著時代改變,知識進步,人的習慣就會改變!

哥林多教會的人知道真神只有一位,這認知更讓他們可以不再受律法和傳統習俗所規範。甚至可以活出一種抗衡社會價值觀的生活模式。這樣說來,他們豈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讓我們看一看保羅的回應。

保羅的回應

首先,他仿效哥林多人,同樣引用他們當時流行的意識或術語回應他們:「按他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niv: Those who think they know something donot yet as they OUGHT to know) ,即是說保羅認為有些事他們本應當知道的,但他們卻忽略了!

哥林多信徒自認有知識,知道因為基督的救恩,脫離罪的轄制,也不在律法之下,是真正自由了!但他們當知道而不知道的是基督給他們的自由與知識,並非叫人驕傲,也不是叫他們可以隨便吃喝。要是他們真有信仰上的知識,他們更應當知道的是「若有人愛上帝,他就是上帝所認識的人了。」

作為基督徒,最重要不是知道知識,而是與神的關係!而唯有愛上帝的人,才是上帝所認識的人。而保羅在7-12節為「愛上帝」作出補充。

I. 不要叫信心軟弱的人跌倒 – 基督徒群體在社會中的影響力

首先第7節提到我們要顧及「良心軟弱」的弟兄。何謂「良心軟弱」呢?就是「有人到現在因拜慣了偶像,仍以為所吃的是祭過偶像的食物」。他們並不認為偶像是虛假,但因見有知識的人坐在偶像的廟裏坐席,就跟他們一同吃祭過偶像的食物。但他們的良心其實仍是軟弱,仍未能接受這知識,硬著頭皮,導致反效果,卻因此而跌倒了。

另外,還有另一批「良心軟弱」的人:非信徒。他們更不會視寺廟內的偶像如無物!當見到基督徒也走進偶像的廟宇吃祭物,很自然就會產生聯想:以為基督徒也會祭祀偶像了。

回想我們見過的畫面,有自稱基督徒的議員在家中擺放觀音,當是中國民間藝術品去欣賞;農曆新年是又有自稱教徒的司長或議員走到車公廟祈福、掣籤。他們可能都有如哥林多信徒的知識,知道神只有一位,車公都是假的偶像。然而我們也見到坊間對他們的行動有什麼反應!

II. 切勿引用知識,只為利己

我們的社會,同樣充滿着不同的知識和術語:「我們要抓緊機遇」、「我們要包容」、「我們依法辦事」、「我們要尊重基本法」、「我們尊重施法及執法人員」…知識和學問當然沒有問題,人應當有學問,應該追求知識;但當人使用知識、學問只在於利己,為自己「走精面、搵着數」,甚至損害他人,那就明顯是錯的!就好似有知識的基督徒議員,為的是增加自己的民望,「入鄉隨俗」地做公關,卻絆倒了良心軟弱的肢解,同時在眾人面前成了壞見證。試問基督徒群體在社會中還能有怎樣的影響力?

III. 基督徒行動的理據應該是出於愛心,而非知識。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基督徒行動的理據是可以,甚至跟世界的應該有點不一樣:不只是基於知識,而是愛心。以浸大學生因不滿普通話豁免試機制「佔領」語文中心一事為例,到底基督徒該有什麼立場?去譴責一班大學生魯莽?去指責普通話考試這政策?還是去聲討浸大校長欺人太甚?基督徒以愛心為行動理據,我認為應該先去了解兩位被停學學生的情況和他們的需要。

現在信徒的知識水平提高了很多,而且往往將公司的運作和管理概念帶進教會,導致信仰群體太多計算,衡量回報,收支平衡,又或者是會考慮自己所屬群體的處。這是為何我們很難再見到6-70年代宣教士帶動的信仰復興的原因之一。

革自己命:為愛的原故,放下自己的權利

保羅提醒我們,有時甚至因愛的原故,我們要甘願放下自己的權利。第13節:「所以,食物若使我的弟兄跌倒,我就永遠不吃肉,免得使我的弟兄跌倒了。」

這才是我們UCC「革自己命」在這教導上的真義。因為愛弟兄的原故,超越知識的範疇,甘願放下自己而犧牲。這是另一個層次的愛,不是「冇所謂啦!」的隨便放棄,而是經過思考,認清楚自己將失去的權利,作出的選擇。

美國宣教士Philip James Elliot 和另外四位宣教士同工於1956年到厄瓜多爾的亞馬遜森林,嘗試向印地安「奧加族」傳福音。到達後第五日,他們在棕樹灘被奧加族戰士用長矛刺殺了。不過故事並沒有完結。

五名殉道宣教士的遺屬,沒有要求美國派兵夷平棕樹灘,也沒有要求任何人為他們討回公道;他們選擇回到奧加族,延續宣教士的使命。因為愛,這班家人的選擇顯然超越了知識的範疇!

總結:不是每件事都是「食拜神燒肉」

其實食拜神燒肉,就如第八節所講:「是不能叫上帝看中我們,因為我們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吃與不吃都無甚關係。對於一些與絕對真理沒有牴觸的做法,如吃祭偶像的食物,跟着各人良心的感受不同,做法亦可有不同。不應勉強別人。

不過不是每件事都是「食拜神燒肉」,我們不可以將這提醒延伸擴大,套用於信仰的所有事情及決定之中。當面對大是大非,對信仰的堅持,公義的伸張,生活的見證,絕對不是「不做無損,做也無益」的事。也不可以因為身邊的人「良心軟弱」而停止不作。

其實,有誰不軟弱?但在邪惡面前,我們就是再軟弱也得站起來!因為我們沒有得選擇,這是每個跟隨基督的人要做的事!我們不可以用「食拜神燒肉」的心態去對待自己生命和這裡的人。

問題從不在擺神枱上的燒肉,而在於食燒肉的人

現在是一個怎樣的世代呢?我們的社會問題是寧願接受,寧願包容一個唔接受自己是沒誠信的上等人,接受她雍容華貴地走法律罅,有禮貌地公開逃避所有責任;卻不願包容一班在不公的考試政策下,苦無對策、好像被趕狗入窮巷一樣,被迫瘋了的大學生。如果那兩位浸大學生就是今日擺上神枱的燒肉,從經文教導,其實問題就不在那燒肉,問題一直在於食燒肉的人。

今日聖經教導我們:「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理或不理,可能對我們的也無傷大雅;又或者我們可以跟其他堅離地人一樣,平面地插學生講粗口攪事大有問題,要停學處分!但重點就在於我們有否以愛心行事,因著愛心的原故去關心守護他們。
更要緊是關乎到大是大非的事情,我們是個怎樣的人。一個高官物業僭建,逃稅,點解特首,政府官員會出來包庇她?為何浸大對學生的紀律處分就只有停學一種?為何可以因為「自決」兩隻字,政府就可以DQ連英國國籍都願意放棄的申請人候選資格?在這威權時代,掌權者以包庇自己人而極權地打壓異見及滋事分子。這些事情不是燒肉,而是糜爛發臭的橙!而且不是你選擇不吃便可,因為現在是被人「質入你把口入邊」!

我們的良心不可以再軟弱!不要成為別人的絆腳石!不要成為緘默的大多數,我們而然,教會更然,願主保我城。

牧羊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