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李艾雲:三則教人謹言的故事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讀畢Snow施諾的文章之後,令我有感,就寫篇文章談談個人見聞。

有一次,我跟朋輩信徒聊起堂會二三事,發覺大家都不會跟自己堂會的教牧傾訴;哪些事該跟誰說,我們年青一輩心中有譜,亦深知道有些事在堂會裡少說為妙。接下來,我要說三個小故事,是我以往生活的堂會中發生過的真人真事。

有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女還未歸信基督時已經結識了一個男朋友,初信時期在堂會生活風平浪靜,無論是跟男友還是堂會生活都過得不錯,開始在該堂會扎根。一段日子之後,少女開始投入事奉,偏偏就給導師得悉其正在跟未信的男友發展,相約了堂主任等高層和事主及其男友會面,結果當然是女生要放棄那段關係,正所謂「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這在福音派圈子不算新鮮事。最令人無言的是那個女生在踏出「黑房」之後,在不同的場合都對人表示「我冇事喎」;但明明大家都目睹事主紅著眼走出來,「黑房」裡的人談了甚麼除了當事人之外就沒有人知道,總之女生在那刻之後就變成了單身。可憐那個男生。

另外有個二十來歲的男生,向同一牧區的人分享近況,提及因私人的原因而退出前線的事奉,本來相安無事,當事人不想說,誰都不會強求。同一時期,有個知情的教牧跟自己的親信開組時,當時正值以律己為題,說有人因為沈溺色情媒體而自願交出自己的手提電腦和網絡線,停止事奉一段時間。在這所恆常聚會人數不到八十人的堂會,這樣的事跡很快就傳了開去,大家自然就不難猜到主角是誰。然後這位弟兄弄得兩邊不是人,一邊又不敢或是不想離開生活多年的堂會,另一邊自我疏遠,怕犯禁而不敢接觸女生,終日找男孩子結伴去做運動。

最後一個故事的主角是女生,跟上一則的主人翁年紀差不多,堂會生活約有十年。在大專界生活時受到啟蒙,為其正在生活的堂會過於保守,又找不到可以傾訴的人而感到悲哀,向一個已經離開的男生訴苦。女生決定去一趟旅行散心,就跟那個男性友人相約,出發之前跟其生活在同一所堂會的密友透露。回到香港之後,女主角被堂會領袖召見,但話不投機半句多,最後還是被「鼓勵」到別的堂會聚會。原來密友(聲稱)祈禱過後覺得有需要向領導告密,而堂會教導不許男女單獨會面,情侶尚且需要導師監察,何況未婚男女外遊?堂主任最後對會友妖魔化事主就草草作結。

好些堂會領導者想要給人一個家的感覺,但有時連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令人不敢談個人的事,真的怪不了誰。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