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本土關懷、看見香港

不要中了梁振英的計謀,那不是港獨。

是羅恩惠導演刺激我去想這個題目。她磨劍四年,拍出一套「消失的檔案」,那比泛民張文光楊森之流,空講了幾十年民主口號實在得多。

最近我的生活習慣有了少許改變,每清晨海浴前都會經過劉進圖被斬六刀的地方,他所承受的刀傷,是為香港人承受的……對於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老師的經歷,北京木樨地地鐵站外之空地也就是她的歷史現場,她獨子是為中國民主運動而犧牲的。

數月前,一個尼日利亞工友在港珠澳大橋塌了的工作臺跌下来,死了,他的犠牲一方面是制度之惡(structural sin),同樣重要的是,他是為香港而葬身於怒海,遺憾的是,除了家人外,無人會再紀念他默然的付出。

我沒有儘同意梁天琦在新界東立會普選的政綱,然而他嘗闖一條新思路:香港人用香港水(海水化淡….),那同樣也是本土關懷,亦必須具備此面外,我們才會辨別得到,在賣港求榮的政棍們是誰。

慣常我會在沙田第一城出入,在單車徑踏車,往往會見到許多隨處亂放的膠水樽,我會幫忙丟進廢物箱裏。

根據留法政治學博士戴遠雄先生之分析,香港民族論並不能站得住腳,因為自十九世紀以來,居住在此地的英國人及本地人就已經慣了有多重身份,我認識某些長年居港的外國人(美國,加拿大,英國的…),他們對香港郊野徑認識之深,叫我汗顔!要愛香港、認識香港、珍惜香港,不限於本地人,不懂說廣東話也可以。

香港並不需要旅遊協會胡亂找些韓國俊男來推廣什麼什麼,亦不需要大型佈道如主愛臨香冮,香港社會,在其中的教會,需要的是深耕細作的公民教育,此立埸背後有嚴肅的神學思考,個別教會領袖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此處不贅,不過那也是本土關懷。

面對中共之再殖民之洶洶來勢,愛香港不是體育界誰及誰為港増光,那個港人又登了Everest,我們更要在論述和實際行動上建構本土意識@本土關懷,那必須超越獅子山下的濫情,走一個情理兼備的方向….

上面提到的人,大部分都和香港這塊土地結連,他們以不同的形式付出他們的愛,周末晚上在電視再看了一陣「看見台灣」,感受更複雜,鄭柏林以他獨特的方式,闡明他對台灣的愛,廿多歲的黃進拍出「一念無明」,比譚詠麟李克勤接Job式的拍出「我愛香江」要實在得多。

我們要拿回我們的權利,訴說對這塊土地的愛,曾懸掛在獅子山坡「我要真普選」之旗幡,仍然飄揚在眾多香港人的記憶裏,我家當眼處,也以過膠形式放了一份,高放於大㕔,提醒住在此房子裏的人,莫忘初衷,我們也有努力爭取過。

想像一下,我們在拍「看見香港」,也許你已經知道,在舊約聖經希伯來文,「看見」不單是解作visual discernment,而是情意志一齊動員地擁抱著一個地方、一個人。

願我們都「看見」家庭,「看見」一直陪伴著你的spouse,並且「看見」香港!

十年、亂世備忘、消失的檔案的心血,控訴與胸襟,俱是現在進行式的!

許多如雲彩的見證人因為「看見」而愛,愛以致更加「看見」,你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