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 Fat

既是一位醫生,更是一位長期病患者。

本土議題與身份認同

前言:真心,我寫這篇文的時候,預了被各方狂插,這篇左右不是人的文章,正正反映我在這大時代的無奈。我真心的希望,有識之士能夠以聖經的亮光告訴我們應當如何行下一步。

寫這篇文章前,我反覆推敲了多次,生怕這篇文章會得罪不同的新知舊友。我說的是近幾年氣氛愈見熾熱的「本土爭議」。甚麼「中港融合」、「新香港人」等議題,已不再局限於網絡,而成為現實世界中,隨時能夠牽動各方情緒的火藥。

我沒法也無意掩飾自己的軟弱和無助,在這刀光劍影的世代,我實在不知道一個基督徒應該或可以站在怎樣的立場。真的,如果你感受過當中的張力,你就會發現「使我作你和平之子」,或「用愛心互相寬容」這些萬用金句,不足以回應複雜的時代。

教會在這劍拔弩張的世代,究竟作了甚麼回應?無疑聖經教導我們要照顧客旅,但今時今日的中共殖民卻是極有經濟實力的一群;信仰教我們要關懷貧困者,但騙取綜援搶奪福利的個案經大肆報道後,每每教人的愛心變得冷淡。昔日以色列群眾要求跟隨他們的外邦人「入鄉隨俗」,今日這些「文化差異」卻已成為群眾的情緒爆發點。雙方衝突愈演愈烈,由網上走到現實世界,甚麼「左膠」、「大愛膠」、「本土膠」、「歧視膠」的敵我標籤不絕於耳,甚至已經升級至肢體之間的衝撞。

我不會無視中共在香港殖民的事實,更不會相信政府會主動化解市民的矛盾:今日的政府正正想借助群眾間彼此攻擊所造成的撕裂狀態,來轉移市民的視線,掩飾政府的無能而治。我相信「一樣米養百樣人」,但與此同時,身份認同這議題,正把這一代人的心力耗損淨盡。

耶穌當年所經歷的時代,日子絕不會過得較容易:以色利人要求獨立的聲音不絕於耳,羅馬的殖民統治又確實與香港現時處境有點相像。教會此時此刻應該如何取態?教會固然要積極參與支援貧窮新移民的事工,但當討論人口政策時,甚麼才是指「合乎聖經」的立場?教會應繼續其向中共全面靠攏的政策,抑或堅持香港本體的自主性?在天國的視野下這些討論是偽議題,還是被遺忘的議題?

真心,我為此感到困惑。我沒有答案,求各方友好賜教。

西九龍貧民區
原刊於時代論壇一三八一期.二○一四年二月十六日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