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PLDZqDeuSk

(請一邊播放歌曲一邊觀文)

朋友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緬時時其實還有…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人大了,越發有「識朋友恐懼症」,縱然人圓滑了、世故了,但面對新認識的朋友,已失去年青時的熱情-總想把自己置身在一個角落中、喝杯咖啡、靜靜地就好。

「新朋友」認識不了,但「舊朋友」卻也不容易留住。大家樂有句「名言」-「朋友是要用黎見的。」

不錯,隨年日流逝,那些你曾經在乎的好友,都總為總總原因,漸漸越走越遠,唔「見」就真的可以忘掉對方-也許用以忘掉彼此的最佳方法,就是時間。當彼此的生活變成平衡線,彼此的友誼也暫此劃上句號(當日就以教會中人的友誼尤其薄弱)。回想那一切一切,心中的暖意仍在,那在自修室曾一起奮鬥溫習的時光、那在大學圖書館奮勇衝功課的日子、那在大學舍堂瘋狂而熱血的歲月、那在教會中一起「為主來夢想」的時日…但如今剩下的,連證實那段人生時光存在過的、你的電話號碼,都未必有。然後,彼此在面書追縱、有時勉強給個「讚」,竟成為我倆僅餘唯一的交集。相信各位身邊總有過這樣的朋友,你很想與他/她繼續聯絡、(真的是朋友啦),卻有著不得要領的遺憾。

朋友你試過將我營救
朋友你試過把我批鬥
無法再與你交心聯手
畢竟難得有個最佳損友

今日的你,過得好嗎?總想約你、總想Whatsapp你,盼你回應的不止是一句熱情而禮貌的「多謝喔!」而是真實而爽朗的,那昔日的你。盼你的回應不僅僅是藍剔所顯示的「已讀不回」,而是實在的、有心的回應邀約-也許是我盼得太多、也盼得太累。當掃視手機,發覺我已做了許多許多次主動,我不禁開始懷疑你有多願意維繫一種名為「朋友」-這種可以堅強不已、但又脆弱無比的關係。

我很害怕,害怕你說一句「搵日食飯呀!(然後沒有了下文)」的循例。原來我在你心中,已經是一個「循例」應付的「朋友」。

我累了,我害怕你覺得我煩,嫌棄我的「主動」。

我很害怕,亦不明白為何教會中建立的「關係」與「友誼」,也總是規限於「教會」這個「建築物」之內。當我離開了這幢「建築物」,我們的「關係」,竟也成為了「什麼都不是」。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什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又或是,總有一些人,你很想與對方再有深一層的情感交流,但對方卻因性別、年紀、人生閱歷的界限而把你拒於門外。有時是因為大家身份不同(例如對方有男女朋友之類)而劃下界限,我明白的。但,總有點愀心、有點遺憾-要找到交心的人,終是越來越少、又越來越難…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舊友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那日我沒有沒有遇過某某

我的朋友呀,如果你某日想起我,請不要懷疑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也請你不要猶疑去找我。我一直都期待著與你的重遇與見面呢。如果你找我,我真的會很高興的。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