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教內近日某牧師被篡席一事


陳重鈞 2018年10月31日

Christianity-A-concept-of-love-and-forgiveness-Online-Christian-Teaching

有關這件事,想寫一點個人見解。比較像個人感想、禱告、信仰詮釋、建議程序。

至於這件事是甚麼事,大概不用明白寫了。知道的人就知。唔知的人問下人大概都知了。上晒主流媒體如蘋果日報,好難唔知。
寫少少俾未知的人:有某在該堂會服務廿年的創會牧師,被辭退。這事發生在完全違反程序公義、非正規會友大會,搪塞辭退藉口,加上短訊小圈子和不尊重的語氣態度下。而且與某傳聞因交唔到論文而被崇基炒的教師有關。該教師上年還被這創會牧師作按牧。

個人對這件事的關注,比較是信仰層面和教會層面的。

本來,香港現在的風氣,發生這類事情,也是意料之事。在辦公室、在商界,也會常見這類事情。作為基督徒,在商界若要履行基督價值,基本上也要預左被搶奪、被欺詐。基督信仰的福音價值觀的「基本 DNA」,是一邊持定傳揚福音價值,另一邊預左被人當作「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別人一方面會覺得「小綿羊」著數輕易可攫取,一方面扭橫折曲、污名妖魔化作為回敬。這本來就是基督徒的召命。而還要以禱告、智慧,「靈巧」處理,理性溝通關係,站穩自己的心靈不致變壞,站穩向墮落貪婪的世俗見證福音價值的樣式,還要適當地藉著禱告校正自己心念,常存著純全的愛、清潔的心、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尋明上主心意。

這種傳統,本來就是那召我們的主 — 十字架的呼召。
也是聖靈的大能。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人子要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著眾使者降臨;那時候,他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太16:24-27

若閱讀中的你經歷過這些,恭喜你,你在真道中領過祂的軛,學過祂的蹤跡。
福音是以善勝惡。以自覺的心靈貧窮,以禱告與心靈、甦醒的良知去回應世界與上主。且聽聖經之言:
#新漢語譯本

心靈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正是他們的。
哀傷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土地。
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憐憫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憫。
內心純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看見神。
締造和好關係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為義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正是他們的。

而這件事不是發生在世俗職場,而是發生在教會的公共輿論,筆者個人多了一層關注:若可直接說(若不是太輕妄的話),就是上主的心念。

可能有不少人問:這種事的發生,上主理嗎?上主在哪裡?上主做了甚麼?
對於這問題,筆者是這樣理解的:我們在世,一直都是上主賜予我們,明白生命的奧祕,和與我們分享祂的心意。人類的使命本來就是管理大地,上主是信任我們,甚至認同我們(太18:18)。祂讓我們處理。另外,祂也會干預的。但若太早干預,就分不開麥子與裨子。祂給時間我們做出我們自己的選擇。祂的干預會有祂的時間。

而這件事,筆者的禱告中一直在在的有個感覺:這樣公眾的一件事,上晒輿論,香港教會整體是怎樣處理?
這事公開地、完全違反程序公義地、狡詐手段趕退一個事奉廿年的創會牧師,而連教外人都知道這醜事。香港教會是怎樣處理?做出一個怎樣的見證?
那些平日不理世事的,或許說有些事情不知情,理不到。但今次這事已上到公共輿論,很難再推說不知情。而這事在在與教會的見證、基督教的名譽有關,而那些自掃門前雪的人,尤其是被召來做傳道做牧養的,也還要不理嗎?
這事若不處理,大概大家以後都可以不用再傳福音了。教會家醜屢屢外傳,傷及核心價值,我們還傳甚麼福音?

而筆者敢說,上主在等。在仔細監察香港教會會怎樣處理這件事。這是分辨麥子與裨子的季節。

筆者不是說某個或某些人一定對。但任何事情,程序公義、客觀邏輯、尊重,是必需的。教內事情就更要加上合一、恩慈、互相委身、開誠佈公、真實無偽。

另一層面,就是心靈的月蝕。筆者也經歷過類似的事,心靈的損傷是需要時日、禱告、聖道的醫治。而教會對世界的角色,本來就是「鹽和光」,就是對世界作出安慰、包紮、醫治、領回家的僕人。也就是救恩一字在*舊約*中常有的含義。而今次竟然是教會自己對同袍作出傷害,這種事是「逆向操作救恩」,對教會的名與傳承簡直是無比恥辱

而這件事的處理上,筆者不幸地教外和教內處理過幾件類似案例。若涉及資產利益,筆者建議應直接以法律程序處理。而教內,應以正規程序公義處理。若對方不聽,請問那些在教內資歷久的前輩,教會自命「真理的柱石和根基」這麼多年,還沒有一個各教內為上主的名與榮耀,一同處理的方法嗎?

且聽聖經的話。林前5

//風聞在你們中間有*狡詐趕退牧師*的事。這樣的*狡詐*連教外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狡詐地趕退了牧養了你們廿年的牧師*。你們還是自高自大,並不哀痛,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
我身子雖不在你們那裡,心卻在你們那裡,好像我親自與你們同在,已經判斷了行這事的人。
就是你們聚會的時候,我的心也同在。奉我們主耶穌的名,並用我們主耶穌的權能,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
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麼?
你們既是無酵的麵,應當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
所以,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也不可用惡毒(或作:陰毒)、邪惡的酵,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

我信一聖基督教會。我信聖徒相通。阿們。

p.s. 筆者俗務忙碌,不時工作至深夜。但心靈的敦促這事仍感必需抽時間出來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