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有關「分色牧養」的幾點思考

利申,我都是深黃到金既人,但以我個人而言,也不認同「分色牧養」。

「分色牧養」只會加劇「圍爐取暖」

「分色牧養」原意在於,不同階層有不同的牧養需要,「分色牧養」是最有效避免「同場打大交」的敏感。遺憾地,其實此只是「斬腳趾避沙虫」之舉。難道仲兼社交媒體不夠圍爐取暖嗎?連現實都要咁落去?說到底,所謂「分色牧養」,只是教會用更加迴避的方向處理政見問題,沒有正面面對過政治鉗制與社會公義,更貫切「政教分離」方針—唔講唔講唔使理、或是「分色牧養」、「避得喊交就避」。「政教分離」唔係要人避談政治,而是希望唔好重蹈天主教覆撤,教會在上位者變成政治上舉足輕重的人,或是與政府一同運用公權/神權欺壓人民。

如何「不分色牧養」又能避免「喊大交」?

那,如何「不分色牧養」又能避免「喊大交」?我覺得,關鍵在於「聽」(其實這亦是解決現時社會問題的方法)。

相信大家都有過經驗,當你一斷定對方是「藍/黃」之後,已經再沒有「聽」下去的耐性,心中只想著「點解佢竟然可以是對家陣營?匪疑所思」。其實一個人會成為一個陣營的人,除了「智力」與「知識」問題外(?!),「經歷」也是其中關鍵。因為人有不同「經歷」,才造成現在的自己。大家相處時,不妨嘗試先放下「我要說服你!」的心態,而只是去「聽」,「聽」對方的過往與運動中的「經歷」、想法與感受—即使你不認同也好,也盡力「聽」。

也許有人會覺得,「牧養」本身需要信任,如果不「分色牧養」,根本難以製造彼此信任的氛圍,弟兄姊妹也沒可能毫無顧忌地分享個人需要與看法如果真的害怕不能溝通到,以團契規模,放藍/黃一起,在分小組時再分相近政見的人一組,也是一個選擇。我不認同藍絲,但教會就是一個容納多元的地方,也是社會的縮影。若透過「分色牧養」、加強圍爐取暖,只會更進一步加劇教會撕裂。

傳道人牧師在講台分享政治的迷思

那,傳道人牧師又能不能在講台分享政治呢?我覺得,分享是不要緊,但有明顯立場又慫恿會眾跟就不可以。傳道人牧師講的是「上帝的話語」、而不是「政治話語」,除非傳道人牧師可以證實「支持共產黨者是撒旦」/「反對共產黨者是魔鬼」,否則根本不能下任何定論。但,這的確難,尤其是現今教會往親建制傾斜的時刻,更難做到如此實在地「講上帝話語」。要好好拿掐,到底,也是要當「人」是「人」—人的真實,在於意見就是會不同、會有磨擦。無人是「曱甴」、「搞事」,而是大家都是真真實實的「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