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解?錯解?還是冇(沒有)解⋯⋯經?

-100%+

然傳道人已經用了他自己的方法,形塑了一群自己的聽眾,而這些聽眾不是粉絲,也不會跑掉。不過,問題是:信徒的教育水平提高了,神學院的信徒神學課程和機構的講座,給一些有追求的會友不滿意自己教會講台的理由,而要求有feedback的渠道。而教牧只有做死,要在講台上為會友「加持」,誰去給傳道人「護法」呢?

今天,會眾真的不好欺負。那些傳道人可以在台上拉布,東拉西扯,說笑話,談時事,講個見證就收科的日子不再。台下的人不賣賬就不賣賬。會眾對教會的不滿,是愈來愈忍受不了講台上的低劣解經。

有誰聽夠了教會的「壞鬼講道」?講者沒口才,演說沈悶還可以接受,因為崇拜不是娛樂。但有些娛樂性高,很有屬靈教訓的道,很「埋身貼地」的講道,其實是講員把聖經生吞活剝,勉強經文去說它沒說,甚至是相反意思的話。不懂聽的人給教壞,以為經文作如是解。懂的人給氣死,但無奈。

牧者解錯經,講錯道(用曾思瀚博士的罵法:「信息對經文錯」),可以給他一百個藉口,一個字「忙」開脫。要在前線打衝鋒,在教會裡救急救火,開會,探訪,覆電郵⋯⋯講章只好現炒現賣⋯⋯

從前已有一個體諒的理由:老牧師那一輩,讀書少,神學院的水平又低⋯⋯,新一代的傳道人又怎樣?不是照樣解錯經嗎?

不能罵今天的神學生沒受過教育,神學院的老師不夠資格,圖書館的參考書不夠用吧!難神學院聖經科老師沒有教懂神學生讀經,就讓他畢業、學藝不精就跑出來做傳道人。

今天,潮流作興「敍事講道」,以為「到地」。事實上「敍事講道」只是演譯經文的手法,絶不能繞過釋經的工夫。

曾思瀚博士要謝謝各大神學院教出來,解錯經的傳道人,要不是他們做了那麼「壊鬼釋經」的工夫,他那本《壞鬼釋經》就不會那麼讓人覺得言之有物。

為什麼會解錯經?因為沒做過釋經的工夫。絶大部分的情況是如此。若說做過了釋經而解錯經的,一定是不懂釋經是什麼。

我的看法是,傳道人蒙召去當的「正業」是「按著正意分解上帝的道」,為什麼不好好下點工夫去把聖經讀個通透,弄懂釋經的原理?錯解聖言,該當何罪?大概,不是很多傳道人有人告訴他解錯經,或者能接受別人意見。

更不明白教會請了個人回來傳「道」,要讓他身兼凡百雜務,考勤評效,分配他要講道要帶查經,卻不規定他可用多少時間閉門研經。

神學院對校友和教會又有沒有「售後服務」?到頭來,只有神學院的老師才能替校友「醫」他們的「壞鬼解經」!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D0k1r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