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有的落在泥土不多的石地上:福音派華人教會的佈道工作反思(下)

原刊於嘗言道 Wording the Word,2015年3月29日

「不能分別,無以為聖」:重尋失落了的福音

「大使命」其實已經點出了教會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使命:「使萬民作我(耶穌)的門徒」。而要做到這一步,教會必須「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對教會來說,宣講上帝的道,教訓信徒遵守,才是我們的大使命。

但教會有沒有實行這個大使命呢?今天的教會是忠心使人作門徒,傳使人得救的福音,還是已淪落為社區組織、劇團、電影院、酒吧或心靈慰藉小組等呢?

教會最獨特的,就是她是一個傳使人得救福音的群體,因為這福音,我們「一同受苦,也必照樣…得安慰」(林後 1:7)。沒有福音,教會就不成為教會。

教會最擅長獨特的是傳講福音,這是捨其之外就沒有任何人或組織可以做到的。但今天我們竟然不去傳講福音,反而捨本逐末,和其他社區組織、劇團、電影院、酒吧在它們分別最擅長的範疇上競爭。這是什麼道理呢?

今天教會在做的就是這種「不能分別,無以為聖」的荒謬:「睇波送耶穌」,甚至「看明星送耶穌」。或許因為我們本身的信仰也是乏善足陳,所以我們再也不懂藉宣講純正的福音去佈道,對我們來說,釋經講道是沉悶的,也不能吸引人(因為我們自己也不覺得吸引),所以我們只能追逐末節。

我覺得其中一個今天教會可以學習的功課,就是從初期教會學習如何傳福音。

從初期教會學佈道的功課

徒二和徒三記載了第一個「佈道會」和彼得的講道,彼得引約珥書及詩篇證明神已立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為主為基督,耶穌也是亞伯拉罕和摩西應許的應驗。

徒六,被選上的七個人不但沒有「撇下神的道去管理膳食」,司提反反而講了一篇精彩絕倫的講道/自辯(徒七),腓利也下到撒馬利亞和向埃提阿伯的太監傳道(徒八)。神的道廣傳(甚至到外邦人中間)仍然是經文的中心。

更值得留意的是,民眾是否因為神蹟奇事而信主呢?初讀可能有這錯覺。但在聖殿美門外醫治癱子後,彼得不是說什麼「耶穌是我們生命的腳」或「耶穌會使我們重新得力」,而是藉此證明「神已經榮耀了他的僕人耶穌」(徒三13)。甚至使徒因此被捉拿時,所說的重心仍然是「除他以外,別無拯救」。

彼得特別強調神蹟並不代表「我們是靠着自己的能力或敬虔,使這人行走」,神蹟不是奇事表演大會,彼得也沒有說「凡信主的都不跛腳」等合同信仰的話。

最有趣的是徒八腓利和行法術的西門的故事:撒馬利亞的居民因為西門的法術感到詫異,甚至稱他為「神的能力」和「大能者」,但令我們驚奇的是,雖然腓力有行神蹟,但路加仍然指出,最後征服撒馬利亞居民的,並不是比西門更厲害更眩目的法術,而是「神國的福音和耶穌基督的名字」。

1459818_1027157083961429_9072109314835509549_n

至於保羅,我們沒有時間逐節逐段看他的事工,但我們留意到是他宣教的模式也是「在猶太人的各會堂裏宣講神的道」(徒十三5,13-41;十四1;十七1-4,10,17;十八4,19;十九8),或在集市上(十七17)或推喇奴講堂裏(十九9)與人辯論、或站在亞略巴古中央演講(十七22)。甚至到最後當他被捉拿,上訴至凱撒,仍然是「從早上到傍晚向他們講解,為神的國鄭重地作見證,引用摩西的律法和先知書,要說服他們相信耶穌」(徒二十八23)。

初期教會的佈道方法正是紥實的講解(舊約)聖經,和外邦人辯論,使徒雖然能行神蹟,但從來沒有來個社區神蹟表演大會或社區神蹟醫治服侍,或寫些賺人熱淚的見證,說他們如何用神蹟醫治病人,或藉神蹟「證明」合同信仰。在講道時使徒們甚至不會在訊息中遷就聽眾而迴避聽眾覺得刺耳的信息(例如彼得就直言是他的猶太聽眾釘死耶穌)。

他們傳道的方法看似沉悶,了無新意,來來去去只是一招傳道、辯論,但初期教會就是這樣被建立起來。

今天我們還懂得像使徒一樣以實實在在沒花巧的釋經講道引人歸主嗎?

結語:讓福音重新吸引我們

今天教會佈道的一切問題,某程度根源於我們從來不覺得我們的福音有吸引力,所以我們要不斷加點花巧去吸引觀眾聽眾,為之加一個「悅人眼目」的包裝,令人願意聽我們的福音,所以我們將佈道聚會娛樂化;我們辦福音預工;我們宣講「見證」而非福音;我們扭曲我們的信仰為合同信仰。

因為對很多人來說,單單的傳講福音是行不通的,所以我們必須另覓出路。

我們千方百計的找其他媒介去吸引新朋友踏足教會。最後可能的確有不少新朋友踏足教會,但他們不為正確的原因而來,他們接觸到的是教會的娛樂,教會的社區服務,教會煽情的故事和扭曲的信仰,但卻接觸不到福音。

我們不知道,在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們慢慢已不懂得怎樣傳真正的福音了。若我們同意真正改變人心的除了福音,還是福音,那麼我們也必須承認,任何的代替品的吸引力都總有一個限期,限期以後,人就會離開。

今天是什麼原因令我們無法經歷希伯來書的作者說的「神的道如兩刃的劍剖開人心」(來四12)那種大有活潑和功效,而覺得需要另覓出路呢?

我覺得,真正的佈道會,應該像是保羅所說的那樣:

「但如果大家都宣講神的信息,有個不信的人或不通方言的人進來,他就會得到大家的指正,得到大家的評斷,他心裏的隱情顯露出來,就必俯伏在地上,敬拜神,宣告說:『神真的在你們中間。』」(林前十四24-25)。

這樣,每一個崇拜都是佈道會:如果我們忠心宣講主道的話。

要做到像保羅所說的第一步,就是讓福音重新吸引我們:若我們也視令我們明白福音的查經、主日學、釋經講道為苦差,那麼我們怎能期望新朋友能對此產生興趣呢?

啱睇就 like 埋我個專頁啦

(歡迎網上廣傳)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