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or Paul Mok

一個嚴重弱視的牧者,與太太開荒教會,全家服事恩主。 靠 Voice Over 用電腦。 醉心於古典音樂,尤好 Sir Georg Solti &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之演出。 愛彈琴、愛寫歌,愛高達。 確信上帝憐憫人,深信在神凡事都能!

有感而發 — 政治,愛國、無神論和順服掌權者

我是一個失明牧師,我會以這篇文章來闡明我對政治,愛國、無神論和順服掌權者之觀點。

引言

6月30日是我和師母的15週年結婚紀念日,師母病了,又暈又發燒。又因小兒子剛剛病好,不想帶小兒子到診所。師母便堅持自己行去看醫生。不瞭,她行到半路就熱烈地嘔吐起來。感謝主她沒有暈低。還能打到電話回家。小兒子便拖著我去找師母。找到後,師母已經暈得很利害。我便至電在上水的老爸,請他立刻過來天水圍幫手。師母休息了十多分鐘後,她很想回家。我便扶著他,又讓小兒子拖著我們兩個起行。從來都沒有感覺過回家的路是這麼的遠。行了數十步後,師母要再休息。我想過叫白車,但又䁷知道去醫院都是一件煩事。我便把心一橫,把師母背起來行。小兒子就一面拖,一面告訴我行左些或行右些,過馬路,上留級等。師母絕對很輕,但對於一個零運動的我來說,實在極大挑戰。千山萬水才能回到家裏。

老媽whatsapp我說可能是什麼檢閱,老爸上的巴士塞了45分鐘都仍在上水。我在FB問過正實老媽的說法。
到得老爸來到時,疹所的上午疹症時間便宣告結束。只好等到黃昏才可看醫生。

師母身體不太好,都是太疲勞所致。她是全職家庭煮婦,照顧一個盲人,兩個孩子。。負責兩個孩子的所有功課和溫習。在教會負責兒童主日學。清潔整間教會。敬拜喎唱。處理所有文件。做教會的財政給核數師。從清早六時起床煮飯給兩個孩子帶返學校起,然後與我一起返教會開工,下午回家繼續教會未完的工作,幫助兩個孩子的學習,煮晚飯,清潔,等等等等,夜晚12時多才可睡覺。

簡單來說,沒有師母的幫手我們的教會絕對不可能運作。
不是師母的幫手,我也不能夠服事上帝。對於一個盲人牧師來說,我的限制,比一般人想像的大。不信的話,大家可以蒙著雙眼生活半小時體會一下。
然而,為什麼看起來這麼辛苦,我們一家人仍然選擇服侍上帝呢?原因很簡單,耶穌愛我們,為我們捨己。遙望加略山的大愛,叫我們怎能不愛主。

這本來是一樁生活小事,但問題就出現在我的FB交通情況詢問帖文裏。而這帖文的後續討論令我忽然想表達一下我對政治,愛國,無神論與順服掌權者的看法。

只有政治意見,沒有政治立場

對某些基督徒來說,政治是一個極邪惡,極污穢的名詞。然而,我們不得不成認,政治與我們的生活是不能分割的。舉個例來說,假若立法會正在討論一法例—開貞30%的銷售稅。這是政治問題,也是生活問題。又如果某些政黨正在爭取實施租務管理法例,這既是政治,也是生活問題。

既然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生活,我們就不能避免面對政治,在面對政治時,每個人就可能有不同的看發或意見,正所謂鹹魚白菜各有所愛。然而,只要是一個成熟且文明的人,就會懂得尊重別人,就不會因政治意見之不同而不能與對方做朋友,甚至攻擊對方。

有一位太太問其丈夫對她的新髮形之意見,丈夫答道:”我中立。” 有一位女朋友要男朋友給她意見,該買紅色或黃色的裙子。男朋友說:”我中立。” 大家可以猜猜這兩位男士的下場。尤於我想來想去都不明白甚麼叫做意見中立。所以,若你問我對某政治事件的意見時,不要期望我對你說:”我中立。” 中立說穿了就是不回答,就是回避,即是公我贏字你輸。這是不負責任的答案。

我怎對代政治呢?其實很簡單。我不理會甚麼建制,甚麼反建制,我只會以聖經的原則去量度該事件,是合乎聖經,還是遺反聖經。我相信這是每個基督徒應使用之原則。

為何我們不應有政治立場呢?因為政治立場會防礙我們對詤事件的判斷力。舉例,如果我們的政治立場是反建制的,只要某事件是屬建制的,縱然那事件合乎聖經原則,我們都會反對。反之,如果我們的政治立場是建制的,即使由建制提出的某事件是遺反聖經的,我們都會舉手支持。

所以,一個成屬的基督徒不應有政治立場,而應該用聖經原則去量度每一事件,從而建立你個人的意見。

我是甚麼人?

莫牧師,你成認或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嗎?這是一條錯誤的問題,因為中國人是我其中一個身份乃一事實,所以成認或認同皆不識用。那麼,你愛中國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我不是愛中國的歷史、山水、文化、情懷、政權、掘起和經濟等。我愛的是生活在中國的人民。

當我們宣稱自己愛中國的人民時,我們除了關心他們的經濟發展外,必定要關心他們的終極需要 — 靈魂的得救。
耶穌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 4:17)我們要向中國人民以至政府呼籲,盼望他們認識自己在上帝眼中看為惡的行為。從而悔改信耶穌,得到永恒並豐盛的生命。

當我們向人傳福音時,如果只對他們說信耶穌可以上天堂、有平安、喜樂、得到上帝的賜福等等福音帶來的好處,而對於認罪悔改只是草草帶過,甚至不提及的話。這只是”幸福音”,不是整全的福音。正如上文所說。福音是要叫人認罪、悔改信耶穌。假若只是重點宣講福音的好處來吸引人開口決志,基督教就會淪為文間宗教。一大群沒有真正認罪悔改,只盼望得到福音之好處的掛名基督徒就此量產。當逼迫患難臨到時,這些”信徒”就會把耶穌棄如敝屣。這個情況責任在誰?當然在傳”幸福音”的人了。
聖經說,如果我們不警戒罪人,勸他們離開在上帝眼中看為惡的行為,當上帝審判他們時,我們也同讓有罪。反之,若我們警戒了他們,但他們一意孤行,偏要繼續行惡,我們就免責了(結 3:17-21)。
見一個人犯罪而不加以警戒,我們怎可說我們愛他呢?相反,我們是在害他。

有人會說,如果我們叫人認罪悔改信耶穌,他們不會理會我們。如果我們告知人們福音帶來的好處,他們會容易信耶穌。
假若你有以上想法,你就是以自己的”智慧”去限制上帝的能力了。豈不知人信耶穌從來不是因為被引誘、被說服、或在理性上被駁倒嗎?人信耶穌從來都是聖靈的工作,我們只是上帝的管道而已(亞 4:6)。

再者,我希望大家要把愛擴展。不要單單愛中國人,也要愛台灣人、英國人、美國人、巴肋施坦人、菲洲人和印度人等。只因神愛世人(約 3:16)。我們對任何一個種族的人的愛都應該是一樣的,不可偏愛,因為神不偏代人(羅 2:9-11)。

那麼,莫牧師,你是香港人嗎?香港人當然也是我其中的一個身份。我也是新界人、元朗人和天水圍人。
然而,我更盼望大家要知道一個事實,當我們信了耶穌後,我們就是天父的兒女(約 1:11-12),經异移民到天國,成為天國的子民(西 1:12-13)。所以,就算你异經移民到B國,經已發誓效忠B國,你仍是天國人,你要終極校忠的是主耶穌基督。請緊記,我們是天國人的身份是遠超世上所有國藉和身份的。阿們!

無神論的基督教

基督徒可以是無神論者嗎?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應知道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因為我們信聖父、聖子、聖靈是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然而,大家也很清楚,共產黨是無神論的,加上現任總書記上場後,他欲把朱總較開明的宗教政策不斷向左傾。他更下令在內地教會實施五進五化。其中五進之一的”科譜知識進入教會”,教導所有聖經裏的神蹟都不合科學,都是假的。簡單來說,宇宙萬物和人類都不是神創造的,耶穌不是由童精女所生、耶穌沒有施行神蹟醫治、耶穌不能把水變酒、耶穌不能行在水上、耶穌沒有從死裏復活,當然日後耶穌不會再來。五進五化的詳細請參考以下連結。若認為以下連結不可信,也可在Google搜尋”五進五化”的其他解釋來原。
http://www.chinaaid.net/2015/08/blog-post_32.html

五進五化全面實施後,耶穌最多是一位教導人向善的人類,一位好老師。中國的基督教就沒有了神,基督教只是一個教導人做好人,行善事的慈善團體而已。

由於現任總書記推行五進五化,所以溫洲強策十字架和對信徒的大逼迫就展開了。請參考以下連結。同樣,若認為來原不可信,請自行尋找中國教會的現況。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2016.html

這些被逼迫,甚至被殺害的就是我們的骨肉之親,主內的弟兄姊妹,我們的家人。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些甚麼呢?
不要隨便對我說,只要為他們禱告就一定足夠。聖經說信心和行為是並行的。行為就是信心的外顯證據和結果(雅 2:14-23)。請先禱告,求問上帝你應該做些甚麼。然而,求問後,若你領受到的只是單單為他們禱告,Fine。我關心的是你有否曾經問過上帝,還是隨便用禱告作擋箭牌來逃避上帝要你做的事。
我盼望大家是一個有血有肉,信心與行為並行的基督徒。

真的不可責備掌權者嗎?

讓我們回到FB帖文的事情來。一直以來,我已習慣了傳媒對習近平的稱呼,當我用iPhone在FB發出詢問交通情況帖文時,當然就用了傳媒的稱呼。有兩位弟兄甲和乙看了帖文後,告知我對習近平的稱呼,是一句罵人的說話。並說我因罵偉大的領袖,所以失見證。經我問了視力正常的人後,才知道iPhone用了同音異字。

大家都知道我是一個法定失明人士。我從很小的時後就不能書寫中文字。所以我對中文字的寫法知道很少。而我的中文大部份都是從聽金融、梁與生、琼遙等錄音小說學回來的。所以對於中文,我可說是懂用不太懂寫。

感謝主,Steve Jobs 的團隊研發了在iPhone和Mac電腦使用的軟件—Voice Over & Siri。這些軟件讓盲人能夠突破視力的障礙,把熒光幕的文字轉為語音,讓盲人能聽到文字;當盲人向iPhone說話時,又能把語音轉為文字。這些文字和語音的轉換,就讓盲人得到了公平的權利。
然而,這個系統不懂分辨同音異字,我已告知弟兄甲和乙這個情況。

至於,基督徒甚至牧師是否要絕對順服掌權者,並且不能責備他們呢?在(羅 13:1-7) 寫得很清楚,上帝要我們順服的是賞善罰惡的公義掌權者,而不是殘暴不義的掌權者。我們在但以理和他三位朋友的經歷裏就可看到,順服有時,不順服有時的信徒氣節(但 3, 6)。

再者,基督徒是否絕對不能責備掌權者呢?我這裏不多說了,請參考主耶穌的榜樣(路 13:31 – 35),(可 3:1 – 6),(太 23:23 -35)。還有在舊約中的先知是怎樣不給面子地責備不義的君王,大家可以自行查閱聖經。

其實,同一道理。在聖經中不論是主耶穌或其他人對掌權者不徇情面的責備,都是盼望他們能夠知罪,並認罪悔改。當不義掌權者認罪悔改時,就是萬民之福了。

結語

一個基督徒甚至牧者,不應有政治立場,但為了做個有擔帶的信徒,我們無可避免地要以聖經的原則來對政治事件表達意建。我們身為天國人,就不應被地上的國籍限制,要徹實去愛世上任何種族的人。志力叫人認罪悔改信耶穌。對於現時中國,以至世界各地正在受逼迫甚至生命威脅的肢體,我們除了為他們禱告外,也應求主指示我們,可以怎樣幫助他們。那怕只是為他們說一句公度的說話。最後,我呼籲大家,不要盲目順服掌權者,要為不義掌權者禱告,希望他們盡快認罪悔改。

(耶 17:9-10)
9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10 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

證明這事的說,是了.我必快來。阿們。主耶穌阿,我願你來。
(啟 22:2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