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有復活生命的信仰群體

2018/4/28 復活期第二主日

(約翰福音二十章19~31節;使徒行傳五章27~32節;啟示錄一章4~8節)

耶穌基督的復活,是教會歷史的開端;他的復活,帶給教會生命的力量。今主日是復活期第二主日,讓我們一同查考經課中幾段經文,看看初期教會充滿基督復活的生命力的情況。

一,接納信仰差異的群體(約翰福音二十章19~31節)

經文開始的第一句是:「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即是耶穌復活那天的晚上。

那天晚上,耶穌向門徒顯現,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二十19)耶穌又將手和肋旁給門徒看,讓他們知道,他就是那位勝過死亡復活的主。門徒看見了,就從懼怕中走出來,他們「一看見主就喜樂了」。耶穌又向他們吹氣,讓他們領受聖靈,又差遣他們在世上作見證,並授與他們赦罪的權柄(二十21~23)。

門徒中間,惟有一人,就是低土馬的多馬,他剛不在,所以沒有見過復活的主。雖然門徒告訴他,他仍然這樣說:「除非我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他的肋旁,我絕不信。」(二十25)

「過了八天」,即耶穌復活後的七天,也即是今天我們稱為「復活期的第二主日」。當門徒再在一起時,耶穌又向他們顯現,除了向他們問安外,還對多馬說:「把你的指頭伸到這裏來,看看我的手;把你的手伸過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二十27)多馬沒有這樣人做,還立刻對耶穌說:「我的主!我的上帝!」(二十28)他確信耶穌就是那位死而復活的主。不過,耶穌補充了一句:「你因為看見了我才信嗎?那沒有看見郤信的有福了。」(二十29)

我們都沒有像門徒那樣,親眼看見復活的耶穌,但若我們相信,我們便成為了有福的人。但正如昔日門徒那樣,信仰的歷程總有差異。信仰也不是一套不容懷疑的道理,但對於信仰有差異的人,有懷疑,有不同意見的人,我們怎樣看待他們呢?

不少人雖沒有離開教會,但當信仰有懷疑,有差異,有不同意見時,往往不敢說出來。有時候,說出來時,總會遇到教會中有些人會這樣看:有懷疑便是信心軟弱;有差異或不同意見時,便是不順服教會權威。

過去幾年,這種現象常發生在教會中。社會中因政治意見不同而撕裂,教會也是如此。教會中有人支持爭取民主,參與雨傘運動;但也有人認為要順服掌權者,認為社會和諧,經濟發展比民主更重要。面對中國內地的情況,有人不贊成「一黨專政」,更指責內地政權打壓人權和宗教;但也有人認為內地情況已有改善,不要與政權對立。這些不同意見,都是與我們信仰有關:我們的信仰與社會有甚麼關係呢?可惜的是,教會常不善處理這分岐,強調和諧,合一,正統等,使「和諧」,「合一」變成「河蟹」,捆綁教會在傳統和教會領導的長執的教導之中,令一些信徒不滿而離開。

昔日的多馬,他並沒有否定其他門徒所經歷的,但同時他也能勇敢表達自己的懷疑。門徒有自己的立場和經歷,甚至是作領袖的彼得,他們也接納多馬的懷疑。大家仍能同「在一起」(二十26)。今天的教會,也當學習尊重彼此分岐的意見,也能坦白勇敢的分享不同的意見。這是昔日耶穌復活要建立的信仰群體特徵之一。

二,順從上帝,勝於順從人的信仰群體(使徒行傳五章27~32節)

經文記載昔日的門徒,因耶穌的復活,從懼怕中改變過來,剛強壯膽的傳講耶穌復活的信息。但遭到猶太宗教領袖的迫害,禁止他們傳揚耶穌的教導(五28)。他們遭遇被監禁(四3;五18)、威嚇(四21),但仍勇敢的對那些宗教領袖說:「我們必須順從上帝,勝於順從人。」(五29)這些話不是他們第一次說的。在較早前,他們已被禁止傳講耶穌的教訓,他們已這樣對那些宗教領袖說:「聽從你們,不聽從上帝,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四19)現在,他們更堅決更肯定的說:「我們必須順從上帝,勝於順從人。」猶太的宗教領袖,他們得到羅馬政府的認可,不單管理宗教事務,也管理地方的民政,所以他們可以說是一個政府,一個政權。

對於「順服執政掌權者」(羅十三1),教會歷史中,直到今天,都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為「掌權的都是上帝所設立的」,所以對政權持順服的態度,不應抗拒。另一種看法是:當執政者不容許宗教的自由,特別指基督徒去宣講福音時,只有這原因,基督徒才不順服掌權者。昔日門徒就是因為掌權者不容許他們傳講耶穌的教訓,所以「必須順服上帝,勝於順服人」。除此以外,基督徒不應因其他民生問題而不順服掌權者。第三種解釋是:「作官的原不是要使行善的懼怕,而是要使作惡的懼怕。」(羅十三3)政府的責任是賞善罰惡,假若政府失去這功能,怎可叫人,包括基督徒去順服呢?

表面上看來,昔日門徒是因掌權者不容許他們傳講耶穌的教導而不順服,但當我們細心看看,昔日的宗教領袖對門徒的控訴,不只是他們傳講耶穌,「把你們的道理充滿了耶路撒冷」,還有「要叫這人(耶穌)的血歸到我們身上」(路五28)。猶太的宗教領袖,聯同彼拉多,羅馬政權的代表,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將無辜人殺害。門徒宣講的道理,就是要將他們的不義顯明出來。

此外,門徒宣講的耶穌,是「作元帥,作救主」(路五31),這不單是違反當日宗教領袖的說話,也實在是背叛羅馬的政權。

在啟示錄一章4~8節,約翰表明自己寫信給亞細亞的七個教會。他宣稱耶穌是「那位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上帝」,他是「從死人中復活的首生者、世上君王的元首」。但羅馬的政權,正是要普天下的人宣稱凱撒才是主、救主、君王和元首。昔日基督徒對耶穌的宣稱,可以說是挑戰羅馬的政權。門徒所宣講的道理,用今天的術語來說,可以說是「公民抗命」,「公民違命」。

5年前所發生的「雨傘運動」,在教會中也引起不少分岐意見。有贊成,也有反對。但正如「佔中9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在他的「敲鐘者言」中所說的:「身為傳道人,不能對沒有衣服穿、沒有飯吃的人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郤不給他們身體所需要的,這有甚麼益處呢?」(雅二16)多走一步,教會應是散播盼望的群體;多走一步,教會應是擁抱傷痛的群體;多走一步,才是教會存在的真正意義。」但社會中不少沒有衣服穿,沒有飯吃,沒有盼望,只有傷痛的事,乃因社會中很多不公不義的人和制度,教會豈可不理呢?

朱牧師在總結時,引述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所說的:「我們的問題,乃是來自『公民從命』。這種從命,讓世上無數人的屈膝於強權,獨裁者的政權之下,被捲進死傷以百萬計的戰爭。這種從命,讓世上無數的人對貧窮、飢餓,愚昧、戰禍與殘暴無動於衷。這種從命,讓世上的監牢擠滿小奸小惡的罪犯;大奸大惡者,郤成為國家的領袖。」

昔日的門徒說:「我們必須順從上帝,勝於順從人。」明顯的不是公民從命,對於不公不義,很多時候,反要公民的抗命。

有復活生命的信仰群體

有復活生命的信仰群體,對內,能透過彼此聆聽,溝通,在尋道的道路上,無分彼此,一同學習,一同去經歷耶穌復活的生命。對外,行公義,好憐憫,就算是被監禁、威嚇、受刑,但順服上帝,勝於順服人。這是耶穌要建立,有復活生命的信仰群體。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