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有幸參與樹仁CCAP,又有一番感受

大學時代認識的好友Alvance,是香港樹仁大學基督徒學生團契詩班(下稱樹仁CC)的指揮。早前應他邀請,跟太太和幾位教友參與他們的週年音樂會《為此而生》。

樹仁CC的週年音樂會以舞台劇的形式進行。故事講述一位少女在大學畢業以後未能在本港找到理想的工作,於是遠到肯亞投靠在當地經營咖啡農場的親戚。在異地旅程上,她看到一個從未想像過的生活環境,並且慢慢深思呼召的意義。

投入職場接近十年,再看大專詩班週年音樂會的主題,甚有感觸。畢竟尋找上帝的召命,正是大專基督徒群體一個歷久常新的課題、亦是每一位基督徒一生的功課(應該係,除非唔係)。那怕走過十年的職場生活,上帝依然鼓勵我們細察當下的每一個片段,感受祂在我們生命上每一個計劃。

有趣的是,以過來人的身份回望這些大學生對那份未知召命的體會,感覺似是進入時間隧道重遇那位幼嫩的自己。劇情裡提到主角好些同學畢業後當上了公務員,不到一年便能夠儲錢買樓;有些大學小情人畢業不久,戀愛便開花結果準備結婚。或許編劇有意用浮誇的方式突出主角畢業等於失業的無奈和迷茫,只是這些毫不踏實的想法,十年前卻真的浮現在每一位步入大學禮堂的學生腦海。

相比故事內容,更值得欣賞的是每一位詩班班員的勇氣。在教會傳統詩班逐漸被敬拜樂隊取代的文化下,他們依然願意在大學校園以詩班的形式服事,殊不簡單。再者,樹仁大學沒有音樂相關的學系backup,樂手的音樂造詣實難與其他大學基督徒詩班相提並論;惟他們都願意為團隊的需要而甘於付出,箇中的付出和毅力相信非外人可以形容。

記得每次跟Alvance吃飯聊天,他多少會分享自己在樹仁CC的事奉感受。對他來說,詩班班員本身的能力並不構成事奉的阻礙。始終歌者的音準、樂手的造詣,都是一些可以透過後天努力改善的事情;至於班員初入大學的時候想法可能較為天真,但經過幾年的大學生活亦會變得愈見成熟。惟有對事奉的熱情,才是推進整個詩班群體的動力、是班員願意突破自已既有框架的來源所在。

當教會經常以一種恐懼的臉色看待大專的基督徒學生事工、害怕這些群體「搶羊」的同時,大家又如何建立這些青少年信徒的生命呢?就是當這些大專基督徒群體願意為塑造學生的信仰生命而提供各種突破的空間和鼓勵的說話,教會又會不會經常以青少年未有足夠的能力和經驗為由,限制他們可能的事奉機會、撲滅他們那份為主作工的熱情呢?若是如此,到教會要求新一代參與事奉時,又何來「成熟」和「經驗」呢?

盼望所謂的「薪火相傳」,並不純粹是今天教會面臨牧者退休潮才跑出來大叫的口號。當我們談到接棒、傳承,我們必有為主建立一代又一代生命的覺悟。建立的背後,需要我們持正面而開放的態度、亦需要我們抱著一種宏觀而長遠的視野。若我們失去以上的胸襟,那怕教會的青少年事工昔日如何輝煌,最後只會步進匈牙利球壇歷史教訓:雖然經歷過戰後黃金一代的光輝,最後卻無以為繼而成為今日歐洲的魚腩部隊。

君不見今天本港教會多有慨嘆青少年導師的缺乏。無他,若教會重視生命的傳承、鼓勵青少年在那段願意發掘恩賜的大專時代不斷嘗試,新一代導師自然可以在上一任導師展開家庭計劃之前開始接棒,相信教會的事奉群體亦只會出現人滿之患。

假如今天貴教會依然苦惱於怎樣牧養大專生、為堂會青少年流失和老化的問題R爆頭。牧者不妨調節自己的胸襟,鼓勵教會僅有的青少年投入大專的基督徒群體,並嘗試了解他們如何在這些事工上得到造就,好讓自身也了解今天大專群體的看法和需要。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