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最難頂講道

a4a9ed797b42b91c54aa6094334d01f7

早幾天信仰百川的同道拋出疑問:所遇過最難頂的講道是甚麼。聽過最難頂的講道,不是文中所提及的三種:借聖經過橋、人肉錄音機、還完基本步。令人覺得難頂之處,是中途發現整篇講道,是抄襲別人而來的。

幾年前,一位傳道人來到敝堂講道,題目非常生僻,是講十二支派中的但支派。聽了十分鐘左右,內容說不出的古怪,忍不住拿出手機出來查,一查之下,發現整篇講道,原來抄自某網站,連鋪排、次序、圖片等也一模一樣。

當時十分驚訝,儘管我向來不是好學生,讀書時代也抄過不少功課,也深知抄還抄,最少要抄幾份,再將次序內容稍作修改,甚至要刻意抄錯答案,以免被老師發現。整篇講道抄到十足十,最了懶,還十分笨。

事後,向主任牧師報告,對方承諾會在兩星期內回覆。如今已過了幾年,涉嫌抄襲傳道人,亦已按牧成為牧師。

過去有很多人說我太負面太愛埋怨,但現實上我比大家想像得大愛包容,由始至終也沒有在堂會中公開事件,要求問責,以免「絆倒」別人。

這件事令我反覆去思考,究竟講道是甚麼一回事,以下的想法,只算是拋磚引玉,旨在引發思考,我沒有甚麼定論。

事非經過不知難,為了驗證講道的難處,我曾經私下做過一次實驗,由預備經文,查經釋經,做PowerPoint,練習演講;一篇講道由零開始至完成,大約花了十五到十八小時。以全職的工作計,大約是兩天的時間,一個傳道人六天工作的話,預備講道便佔了三份一時間。全港共有一千二百多間教會,不少教會最少有兩堂崇拜,保守估計,一星期最少要產出二千幾篇講道。以正常的語速計算,約為每分鐘二百個字,一篇四十分鐘的講章,要八千字,扣除口語化的部份,最少也不會低於六千字,即使像我喜歡寫作,一星期要寫六千字還是有點吃力。

單純以工作量計,要求傳道人每星期講得精彩,有質素保證,實在十分困難。

令我產生第一個疑問是,講道是否必需新鮮泡制,親身演繹?正所謂好歌不厭百回聽,好書不怕百回讀,好道呢?好道是否歡迎百回聽呢?相信聖言的價值,是永不過時的,信徒會否接受講道循環再用。知道部份教會,會採用三代經課,規定好每星期的經文。既然一道難求,有些公認好的講道,可不可以由不同的傳道人去演繹?這種做法,可否令傳道人在繁重的工作中釋放出來?其實有傳道人抄襲名講員的道,早已是半公開的秘密。

第二,關於聽道者的責任。雖然近年很多人投訴講道不濟,但從這件抄襲事件之中,又反映出大部份信徒根本不會深究講道內容,水過鴨背,聽過就算,令到部份不良份子找到鑽營空間。否則,假如大家崇拜後去飲茶時,不是講股票、講樓市、講旅行、講湊仔,而是「考查聖經,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很容易便會察覺出問題,亦令到傳道人有所警剔,不易蒙混過關。

講道不濟,很大程度因為聽眾沒有要求,兩者互為表裡。

甚麼才算得上一篇好道呢,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恐怕難有定論。但作為信徒,信主多年,聽過的道,我大致可以歸納出幾點。

一,短。

聽過印象較深刻,感動人心的講道,多數比較短,在三十到三十五分鐘左右,很少會超過四十五分鐘,一小時以上的,已經超越人類專注力的極限,難免有壞印象,未必關內容。對於人類的專注力,過去已經有很多科學研究,例如著名的TED Talk,便將演講的長度定限制在十八分鐘內。

所以我認為講道宜短不宜長,雖然我沒有上過台講道,但根據以往預備查經的經驗,要解釋好一段經文,並引伸出教導及實踐,二十到三十分鐘算足夠,再長的只會是例子、時事、笑話、家事之類的榜枝。

二,結構簡單。

最近一次印象非常深刻,是聽到黎永明博士講士師記,結構十分簡單,基本是一次OIA的示範,沒有甚麼深奧的東西,老嫗皆解。

三,看到講者的生命。

這一點可能有點玄。在教會傳統的教導中,事奉並不單純是一件工作,而是與事奉者的生命結連,一個滿有生命力的講員,講道差極有個譜;講道差的傳道人,亦往往不止於講道出問題。

身為一個信徒,漸漸發覺,講道/聽道已經成為傳道人及信徒之間,一個難以負擔的重軛,傳道人身兼多職,難以專心預備,信徒在塵世經過一星期的奮鬥,在崇拜中最重要的環節又得不到牧養,空空而回。

根據魯迅的開窗論:「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個屋子太暗,須在這裏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容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來調和,願意開窗了。沒有更激烈的主張,他們總連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與其談講道的改革、講壇的更新,倒不如全力爭取在崇拜中取消講道,或許大家就願意開窗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